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八五章 深谋远虑

第一八五章 深谋远虑

    众人一拥而上,没几下就将吴侃的手下缴了械,全部控制了起来。

    “等等,吴侃先别动他,一会儿我亲自审讯。”处座挥了挥手。

    吴侃脸上露出几分惊喜之色,听处座这意思,好像自己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转念一想,接着又变成了惊吓——处座这几年越来越喜怒无常,谁也摸不准这个亲自审讯是什么意思。

    “好!”

    王天木答应了一声,吩咐几个手下各自准备,几个人一阵忙活,没多久,方丈室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天木,消息放出去了吧?”代老板坐回了原位,自己倒了一杯茶,悠闲的品起来。

    “放出去了,黑木一死,这个袁丽香必然有所动作,只要盯住了她,不愁将日本人在我们内部安排的眼线连根拔起!”王天木眼里露出几分厉色。

    “报刊媒体有什么看法?日本领事馆那边呢?”处座眉头微微一凝。

    他所担心的,还是黑木之死引发的后果——毕竟黑木在南京上海两地也算知名商人,如果留下什么破绽,一旦日本人追查起来,麻烦可不小。

    “处座放心,我做的天衣无缝,凶仆弑主,人证物证俱在,再加上又是他们日本人狗咬狗,相信日本领事馆无话可说。”王天木得意一笑。

    “嗯,很好,这件事情你处理的很妥当。”处座微微颔首,甚为满意。

    这件事也就是王天木,换个人处理,闹不好就搞出一场轩然大波,王天木的处理方式可谓是深得代江山心意。

    “属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处座解惑。”王天木开口道。

    “说罢!”处座摆了摆手,不以为意。

    “那个袁丽香,在上海声名鹊起已经好几年,权贵豪绅趋之如骛,裙下之臣也不少,从没有人发现问题,处座是如何知道她是日本间谍的?”王天木脸上露出好奇之色。

    “呵呵,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方途那小子的功劳了。”处座嘴唇微微一翘。

    “方途?他什么时候做的这件事?”王天木挠了挠光头。

    “还记得两年前那个日本谍案吧!”处座看了王天木一眼。

    “记得,有个老鬼子利用慈济院搞特务活动,方途费了不少功夫才将他们一网打尽。”王天木想起了往事。

    “就是那个案子得到的线索,党调处情报科科长马大麻子,你认识吧?”处座开口道。

    “认识。”王天木点了点头。

    党调处情报科长马绍武,真名史集美,是党调处在上海的主要话事人,党调处和特务处明争暗斗,王天木又岂能不知?

    “他是日本人。”处座嘴角一歪。

    “马大麻子是日本人?!”王天木一惊。

    这马大麻子青帮出身,混迹上海滩多年,四一二后因屠杀红党有功,加入了党调处,一路扶摇直上,做到了党调处的情报科长,但没想到竟然是日本人!

    这个消息,王天木还从未听处座提起过,方途那边也是守口如瓶,保密工作做到这份上,也算是到家了!

    “知道他的身份后,我没有声张,一直派人暗地里注意他,最近这一年我发现,他与这个袁丽香过从甚密,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他狂嫖滥赌,没当回事,一个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他与这个袁丽香早在三年前就有过交往,再仔细一查,这袁丽香在上海滩从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舞女成为著名的‘甜歌皇后’,竟然就是马大麻子一手捧红!”处座冷冷的陈述着事情经过。

    “明白了,这马大麻子也算心机深沉,竟然想到利用舞女来搜集情报,也算煞费苦心了!”王天木恍然大悟。

    “再后来事情就简单了,我让沈醉扮成一个花花公子,追求这个袁丽香,发现这袁丽香数次轻装便服去南京,与这个黑木庆清过从甚密,如此一来,马大麻子——袁丽香——黑木庆清,这个盘踞在上海和南京的日本间谍组织自然就呼之欲出了。”处座得意的笑道。

    “原来如此,处座让我跟踪这个黑木竟然有这番情由,此案绵延三年之久,现在终于真相大白,处座深谋远虑,天木佩服。”王天木满脸赞叹之色。

    “不容易啊!”代江山感叹一声,“对了,那个‘红叶’呢?日本人也算神通广大,我们特务处成立才多久?这么快就在我们内部安插了奸细,如果不是发现了这个黑木的异动,我们内部恐怕早就被渗透成筛子了!”

    “这个红叶十分神秘,不过从现有的线索可以了解到,日本人对他的工作很不满意,这说明他现阶段对我们的损害比较有限,如此倒可以从长计议。我已经吩咐下面根据他的行动规律和体态特征做了一些排查,相信不日就可以有结果。”王天木躬身回答。

    “嗯,‘红叶’,这个代号倒挺有意思.......”处座微微一笑。

    “处座有目标了?”王天木目光一闪。

    “没有,不过他跑不掉,”处座凝神思索,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片刻后,才开口道:

    “袁丽香那边,暂时有沈醉负责,现在吴侃落马,上海这边又不知道被那个日本女人渗透了多少,这一摊子就暂时交给你,务必做好内部保密工作,有关袁丽香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准提起,明白了吗?”

    “明白,”王天木点了点头,“刘站长呢,这件事要不要通知他?”

    刘站长名叫刘健一,是上海站的现任站长,但因为是一个月前空降,具体事物一直都是这个吴侃来负责。

    “先不用了,”处座摇摇头,“刘健一在上海呆不久,只是过渡一下,他岳父那边........”

    “属下明白,我先做事,完事后再通知刘站长。”王天木答应道。

    这刘健一后台甚硬,来特务处只是镀金,迟早是要调入国防部的,代江山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做个顺水人情,给刘健一个功劳,让他风光走人。

    这里面牵涉到很多利益勾兑和权力交换,王天木心知肚明,也不愿意多过问。

    “好了,跟我去见见这个吴侃,跟他好好聊聊,说不定,袁丽香的事情还得着落在他身上。”

    处座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