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八三章 手段

第一八三章 手段

    “王站长,不行啊!”几个特务没急,仲下直人先急了。

    这要是黑木回去,哪有自己的活路?

    “少废话!”王天木没有理会仲下直人,几个手下见状,乖乖的将黑木送到了门口,在踏出门口的一瞬间,黑木庆清不由得回头看了王天木一眼。

    这王天木,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怎么完全摸不准他的套路?

    “王站长!”仲下直人看着逐渐走远的黑木庆清,不由得哀求道。

    “别急嘛!”王天木笑着看了仲下直人一眼,“我说我不杀他,可没说你不杀他啊?”

    “您的意思是?”仲下直人眼睛一亮。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去吧,有我保你!”王天木瞪了仲下直人一眼。

    仲下直人大喜,那边王天木又指了指床上的一把刀,仲下直人恍然大悟,一把捡起刀,快步冲了出去。

    真要是被黑木跑了,他可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王天木看着仲下直人跑出去的身影,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然后叫过罗永乾,低头吩咐了几句,罗永乾顿时恍然大悟,满脸喜色的冲了出去。

    ........

    大街上,黑木拖着受伤的手臂快步疾行,虽然不知道王天木什么用意,但是人皆有求生本能,哪怕有一丝机会也要争取。

    走了几十米,身后并没有传来枪声,黑木的心略略放松了一下,也不顾路人惊诧的眼光——毕竟一个断了一只手的老人在大街上狂奔,这场面实在有点惊悚。

    但黑木却不以为意,只要回去,就有机会,到时候.........

    正盘算着回去以后怎么报复王天木,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黑木回头一看,仲下直人正满脸戾气的从背后冲了过来,黑木大惊失色,迈开老迈的双腿奋力前冲,可他的速度又怎么能赶上正当壮年的仲下直人?

    三两步间,仲下直人已经冲到了黑木背后,黑木知道末日来临,不由得绝望的疾呼:

    “仲下,不要!”

    噗嗤!

    仲下直人手起刀落,利刃直入黑木后心,黑木身子向前冲了几步,轰然倒地——在临死的一瞬间,黑木心中如电光火石一般,刹那间就明白了王天木的用意。

    王天木,你好狠!

    仲下直人杀出了性子,生怕黑木不死,蹲下身子接连又是几刀,眼看着黑木断了气,这才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声怒喝:

    “凶徒住手!”

    仲下直人抬起头,却见一个身穿持枪男子迎面冲来,正是刚才羁押自己的那个复兴社特务,仲下直人心下顿时一松,举手道:

    “误会,误会!”

    砰!

    枪响了,仲下直人满脸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对面罗永乾冷笑着开口道:

    “对不起,这不是误会.......”

    .........

    “办妥了?”

    附近的一处民居,王天木翘着二郎腿看着回来报信的罗永乾。

    “办妥了。”罗永乾低头恭敬的回答。

    “好!”王天木一拍大腿,“案情很简单,沪上日商黑木庆清被仆人谋财害命,在苏州大饭店拷问财物不果,当街追杀主人,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幸遇来苏州公干之警务人员罗永乾,果断开枪将凶徒击毙,有力维持了法制正义,实乃民国警探佳话,妙哉,妙哉!”

    “噗......”

    罗永乾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从来没想到,一个人可以这样无耻,无耻到一套接一套的连环套让人目不暇接,这,就是复兴社特务处大佬的手段吗?

    “哈哈!”王天木大笑了数声,看罗永乾脸上有几分疑惑之色,不由得笑问:

    “你一定在想,审讯还没出什么结果,为什么就要这么快杀死这个老鬼子?”

    “是的,卑职觉得,抓到人犯应该细细审问,确保掌握每一个细节才对。”罗永乾直言不讳的说道。

    “我知道,你以前在北平警所,也算是个干才,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是只知其一不知二了.......”王天木感叹一声。

    “请站长指教,卑职洗耳恭听。”罗永乾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

    他出身警队,对破案审讯一向有些心得,王天木设计的审讯虽然精妙,但仔细一想还是能摸着点套路,但最后为什么非要杀死黑木,却是他一时想不明白的了。

    “没办法,你也听这老鬼子说了,他在上海呆了十几年,三教九流和政府的高层人物认识不少,跟日本使馆的关系也很密切,这种人,哪能随便拘捕?你想想,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早就把他抓起来了,还用费这么大精神?!”王天木冷笑。

    “原来如此,您是怕后果不好收拾?”罗永乾恍然大悟。

    “是啊,”王天木叹了口气,“我国正和日本休战,这种情况下拘捕审讯日本商人,弄不好是要搞出外交事件的!处座之前就吩咐过,这件事一定要小心处理,更何况,就算我抓了他,只要他抵死不认,过不了多久日本领事馆就会过问,闹到最后还是得放人。与其如此,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先搞一点线索出来再说。”

    “卑职明白了,不过,就凭仲下直人说的那点东西,能抓到内鬼吗?”罗永乾满脸遗憾的说道。

    “你以为,就算仔细审,就能审的出什么结果?”王天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实话告诉你,以前我们不是没抓到过日本特务,但开口的,一个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罗永乾张大了嘴。

    “是啊,一个都没有,”王天木叹了口气,“这些日本特务深受武士道熏陶,意志极为坚定,想要让他们开口,几乎是不可能。”

    顿了顿,王天木像是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

    “但要说完全没办法也不对,至少,你们方站长就成功过一次,不过也跟我这次一样是用骗的,不用骗,很难.......”

    “兵不厌诈,对付日本人,没什么不能用的手段。”罗永乾笑道。

    “嗯,”王天木点了点头,目露思索之色,“说到线索,日本人竟然在我们特务处里安插了内线,这倒是个大事。看来,处座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不过怎么甄别,却有点费脑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