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八二章 股掌之间

第一八二章 股掌之间

    “上海?”王天木微微一愣。

    他早已查清楚,这黑木在买去往上海的车票之前,已经提前在苏州站买好了去北平的车票,但王天木却不敢大意——因为王天木本身也经常在上海,南京和北平三地奔波,对线路十分熟悉,早就提前做好了各种预案。

    “不错,我们的目的地本来就是上海,在苏州下车买北平的车票,目的就是故布疑阵,出了上海我们还会返回去!”仲下直人不住口的回答。

    “见谁?”王天木定下神问道。

    “不知道,我只是个小保镖,很多事根本不清楚,求王站长放我一条生路!”仲下直人跪在地上恳求道。

    “你刚才说的鸡肋是怎么回事?”王天木目露思索之色。

    “那是一个早已潜伏进特务处的内应,不过他这么多年来都没立下什么功劳,上面已经对他失去耐心了,所以才重新安插了一个内应进去,那个人就在上海!我们这回去上海,就是和他见面的!”仲下直人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

    “知道的,都详细说说。”王天木眼睛一亮。

    竟然真的有大鱼!日本人不仅在特务处里安插了鼹鼠,并且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这可是一件大功劳!

    “王站长,我都说了......”仲下直人的眼神一下黯淡下来,“我只是个保镖,只是因为跟黑木跟的久了才知道这些,具体的情况我真的不知道。”

    “不急,你知道的要比你想象的多,”王天木微微一笑,“比如,那个‘鸡肋’叫什么名字,他长什么样子,黑木具体在哪里见过他,我想你一定知道这些。”

    “那个人名叫‘红叶’,小半年前黑木在南京见过他,后来又见了两次,至于长什么样子.......”仲下直人的眼睛露出思索的神色,“每回他去都是晚上,戴着墨镜,面目遮得很严实,实在看不清,不过他个子不低,大约有这么高。”

    仲下直人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哦,跟我差不多,”王天木一笑,“你们日本人长这么高还真是少见,还有别的特征吗?”

    王天木是河北人闯关东过去,个子算高的,能跟他身高相若的日本人,确实难得一见。

    “这.......”

    仲下直人凝神思索,过了好久才说道:“有一回,我听那个‘红叶’说,他之前被派往江西调查过红党,大约去了大半年时间。”

    “放屁!”王天木勃然大怒,“我们特务处怎么会派人去江西?老子怎么不知道?!”

    代老板的特务处主管对日情报工作,红党那边主要是党调处负责,后来也就多了个庐山别动队,但那是康泽和邓文仪负责,和代老板的特务处根本是两条线——换句话说,特务处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江西!

    “真的,那个人自己说的!”仲下直人大急,生怕这王天木一言不合就下狠手。

    “哦......”王天木略一沉吟,看向被棉被压着的黑木庆清的“尸体”,“黑木,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棉被掀开了,黑木庆清的脑袋露了出来,居然还在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脖子上有一条细线还留着血,但仔细一看就发现,那道伤痕甚浅,根本就无法致命!

    仲下直人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这个“死而复活”的义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王天木所谓的杀死黑木根本就是一个障眼法,目地就是杀鸡给猴看,用黑木来吓唬仲下直人!

    “八嘎!”黑木终于缓过气来,恶狠狠的盯着仲下直人,怒喝道:“仲下,你这个叛徒!”

    “看到没,他说你是叛徒,”王天木无奈的耸了耸肩,看了仲下直人一眼,“就算我放你回去,恐怕你也难逃一死。”

    “王站长,我真心投诚!”仲下直人哭丧着脸说道。

    王天木说的没错,现在的他是真的回不去了!

    “王天木,你这个阴险小人!”黑木怒极反笑,活到这把年纪,他还是第一次在阴沟里翻船!

    到现在他哪还不明白,这王天木简直就是狡猾到了极点,完全将两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彼此彼此,”王天木哈哈大笑,状甚得意,“只是一些小手段罢了,比不上你们特高课花样繁多,不过很有效,不是吗?”

    “杀了我吧!”黑木庆清颓丧着脸。

    今天可谓是一败涂地,从出行路线到审讯,完全被这个王天木拿捏的死死的,可笑自己之前还以为这个光头恶汉只会地痞手段,却没想到,“盛名之下,必无虚士”这八个字!

    “急什么,黑木先生如此重要,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王天木笑笑,“刚才这位仲下仁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正好需要黑木先生做个详细解答,我想您一定不会反对吧?”

    “王天木,到此为止了,你别再枉费心机了!”黑木冷静下来,冷冷的看着王天木。

    “不错,不错,”王天木啧啧赞叹,“这个仲下仁兄我之前调查过,平日里喜欢留恋花街柳巷,还在中国娶妻生子,这种人,恐怕不会甘心为帝国卖命。不过你黑木先生就不同了,到中国十五年,依然是孓然一身,当然是不怕死也不怕威胁。不过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把你们两个剥光了,挂在上海闹市街头,就说你俩是龙阳之好,被人捉奸羞愤自尽,会不会很有新闻效果?”

    “人死如灯灭,我死之后,随便你王先生怎么做了。”黑木丝毫不为所动。

    “啧啧,”王天木对着黑木竖起了大拇指,“黑木先生果然无耻,算得上只顾身前事,不留身后名,看来我是拿你没有办法的了,这样吧,我把你放回去,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何?”

    “呵呵。”黑木冷笑一声,显然并不相信。

    “黑木先生,等下你就知道了,”王天木示意手下放开黑木,同时挥手道:“放人!送黑木先生回家!”

    “站长,真要放他回去?”罗永乾一愣,这王站长该不会是说真的吧?

    “废话,我王天木一向言必行,行必果,当然是真的!”王天木一脸正色,再次猛地一挥手,“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