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八零章 抓捕

第一八零章 抓捕

    ps:本章没写完,暂时不用看,12点半以后补足。

    黑木庆清有一种危机感。

    他是明治十六年出生,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在上海也呆了足足有十几年,算得上是一个“中国通”,迄今为止,还从来没被中国的情报机关注意过。

    说实在的,上海的日本侨民太多了,光是经商的就足足有几万人,中国政府没有精力也根本不可能对这些人一一甄别,再说,自己这么多年来搜集的也主要是经济情报为主,而经济情报和商业活动紧密相连,也很难惹起别人的注意。

    但这回,似乎确实是被盯上了。

    什么原因?是因为“红叶”的缘故吗?

    黑木皱了皱眉头——从一年前自己接手“红叶”的联络工作以来,从始至终,两人会面的次数最多只有四五次,算得上是屈指可数,并且也从没有被人注意过,按道理不会是这方面出的问题。

    到底是哪方面出了问题?

    “有人来了。”一旁的仲下直人提醒了一句。

    过道里传来了皮鞋的踏踏声,包厢的门被敲响了,门口传来乘务员的声音:“要热水吗?”

    “不要,谢谢。”仲下直人回答道。

    脚步声逐渐远去了。

    “义父,他们会不会在这里动手?”仲下直人有点担心。

    “不会,火车上很安全,”黑木摇了摇头,“他们不敢在火车上抓人的,我已经跟领事馆提前打了招呼,只要我凌晨3点半没给领事馆打电话,他们就会派人追究。放心,中国人没这个胆子。我们所要担心的,是下了车以后。”

    “义父,我明白了。”仲下直人答道。

    黑木没有再说话,他和衣躺在了卧铺上,开始闭目假寐——距离3点钟到苏州还有六个多小时时间,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也不错。

    .........

    笛~~~

    凌晨3点左右,随着列车的减速,黑木一下子警醒过来,看了看窗外,已经有站台的灯火在闪烁,旁边的仲下直人提醒道:

    “义父,苏州到了。”

    “收拾一下,准备下车。”黑木挺直了身子。

    车停了,陆陆续续有乘客下车,不过黑木却依然不动声色的呆在车厢里,侧耳倾听着窗外的动静。

    列车在苏州大约驻站5分钟,两人并没有立即下车,直到过了4分半钟,汽笛声再次响起,乘务员提醒未下车的旅客抓紧下车的时候,黑木才站起来,猛地推开包厢,沉声道:

    “走!”

    两人站起身,快步走到了车门口,列车员正要关门,看到两人提着箱子走过来,一把伸出手臂挡住了车门道:

    “干什么?!要关门了!”

    “忘带东西了,我们要回南京,不好意思。”仲下直人陪着笑脸,轻轻的推搡着列车员。

    “不行,到点了,下一站再下!”列车员作势要关上车门。

    “车门不是还没关吗?你看,别处还有人在下。”仲下直人指了指别处的车门。

    那列车员无言,一愣神间,仲下直人肩膀用力一挤,跳下了火车,紧接着,黑木也跟着跳了下去。

    两人提着手提箱,一路往下走,很快就出了站台,那列车员心急如焚,拉过旁边一个人,快速吩咐了几句,咬咬牙,也跟着跳了下去。

    叮铃铃!

    上海站值班室的电话响了,守在旁边的值班人员一把拿起电话,问道:“什么情况?”

    “目标从苏州站下了车!刘醒在跟着他们!”话筒里传来焦急的声音。

    “日!果然有鬼!”那值班人员骂骂咧咧的放下电话,连跑带跳的跑出了值班室。

    ....................

    ps:今天写不完了,后半夜补足,以下是废稿,不用看。

    “从苏州站下车了?”王天木

    1934年春,王天木同天津行动队队员胡大虎,在北平前门逛八大胡同。不想在妓院与人发生了冲突。胡大虎是黑道出身,将人打死。尸体放在一个装衣服的箱子里,从妓院后门带出街外,用黄包车拉走。不知是什么原因事态暴露了,一时“箱尸案“轰动北平,大报小报均刊登了消息,最后这件事竟传到蒋介石耳中。蒋介石大怒,下令严办。结果,胡大虎被捕正法,王天木被判处无期徒刑,关在南京老虎桥陆军监狱中。后军统天津站进行大规模改组,改由王子襄担任站长。王天木实际上只服刑两年,到了抗战开始,军统急于用人,才放了王天木,这与王天木与戴笠交情有关。

    傅作义偷袭西柏坡1、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系统,得到傅作义已经下达了这个命令。傅冬菊系统在35军被歼灭后不久就成功策反傅作义的近身卫队。那时的傅作义,连手枪都是没子弹的。2、北平铁路局系统,执行此次任务的国民党军部队和所需补给大部分是通过铁路集结运输的,而北平铁路局调度室的十几个人中只有一个不是中.共系统的,再加上另外一些铁路员工的协助,国民党军集结部队的大致番号、人数装备和到达日期就搞清楚了。3、北平联勤总部的一个早已是中.共党员的少校参谋,由于联勤总部负责对参与此次任务的部队的补给,此公为了工作不辞辛劳,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跑遍了预定参战部队团一级以上的单位,掌握了所有部队的人数装备和补给情况,详细上报。鉴于他的出色工作,此公在国共双方的上级都加以表扬。4、傅作义司令部里面有个刻蜡板的人叫甘霖,凡是不发电报的文件都由他刻印下发。他刻完偷袭石家庄的命令后,就搭车到徐水县政府,直接打电话到华北军区,接电话的是作战部长唐永健。然后他改名换姓去了天津。解放后,甘霖曾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5、北平《益世报》(胡注:《益世报》是天津与《大公报》比肩齐名的报纸)采访部主任刘时平从鄂友三那里听说到这个消息,然后和《平明日报》(胡注:《平明日报》是傅作义的喉舌)采编部主任李炳泉共同向崔月犁(胡注:他是北平地下党学工委秘书长,他也是经常见得到傅冬菊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