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七九章 鸡肋

第一七九章 鸡肋

    当然要杀,现在红党既然派兵进攻北平,还提前对我们特务处北平站动手,我们自然要以牙还牙!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窃取情报这么简单,这是我们和红党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委员长在江西剿匪,我们也要在后方做一点成绩给大家看,这个赵可桢既然养不熟,留着他也没什么用了!”戴老板面目阴沉的说道。

    “好,我这就通知方途,让他动手!”唐纵也是精神一振。

    “嗯,估计方途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这次就给他个机会,你告诉他,这次不仅要杀了赵可桢,还要趁此机会,把红党在平津热河一带的残余势力一网打尽!”处座厉声道。

    “好!”唐纵敬了个礼,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处座叫住了唐纵,“抗日同盟军的事情,也让方途小心在意,方振武和吉hc撑不了太久,事败之后,他们一定会逃窜,你通知方途,密切注意抗日联军的动向,一旦贼寇有潜逃迹象,立即将他们一体擒拿,押回南京受审!”

    “明白了!”唐纵连连点头。

    看来处座这回的目的不仅仅是赵可桢,而是连抗日同盟军都算计在内,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手笔!

    唐纵急匆匆的走了出去,处座却似乎意犹未尽,他拿起电话,很快拨了出去,不久后,电话里传来了王天木的声音:

    “处座,什么事?”

    “那个黑木庆清的案子,跟的怎么样了?”处座不紧不慢的问道。

    “一直在跟,此人跟日本驻南京大使馆往来频繁,一直不太好下手,不过我们的人今天得到一个消息,他的佣人去了火车站,看样子好像是要出门。”王天木的声音传来。

    “查一下,他要去哪里。”处座吩咐道。

    “正在查,等等,有消息了处座,”电话暂时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电话再次响起,“处座,查到了,他的佣人买了两张去上海的火车票!就在今天晚上!”

    “去上海?”处座的眼睛一亮。

    “对,是去上海!”话筒里王天木的声音也很兴奋,“处座,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我建议,我们趁着他去上海的路上动手!”

    “好!”处座很快也下定了决心,这个黑木庆清王天木已经跟了半个月,但一直没找到机会,这次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绝对不容错过。

    “处座,我去安排了,您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那边王天木挂了电话。

    ........

    深夜八点半,一辆黑色轿车驶出了南京使馆街的一家日本商社,车上坐的正是耿朝忠在南京的日本上线,黑木庆清。

    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带在身边的仆人仲下直人。

    “义父大人,这回我们去上海待几天?”仲下直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两人名虽主仆,但实际上,仲下直人从小跟随黑木,早已经拜了黑木为义父,两人之间的关系绝非是寻常主仆那么简单。

    “说不好,可能是三天,也可能是三年。”黑木笑着回答,看样子心情不错。

    “义父,怎么能差这么多?”仲下直人张大了嘴。

    “事情办不成,那就最多呆三天,如果办成了,那就是三年。谁让南京这边生意不好做呢?三年了,一点钱都没赚到,再呆下去,怕是要蚀本了!还不如把南京这边的生意出清,专攻上海!”

    黑木笑笑,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似乎意有所指。

    “您的意思,商社要放弃‘红参’买卖了?”仲下直人兴趣也是大增。

    “放不放弃不好说,总之商路不畅,运气也不佳,先把货存仓库,说不定风水轮流转,过段时间销路又好了呢?”黑木庆清冷笑一声。

    “义父高见。”

    仲下直人看义父心情似乎有点不佳,回了一句后就不再说话,车厢里顿时陷入了沉默。

    黑木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刚才两人之间似乎谈的是一桩买卖,但其实谈的是一个人。

    红叶!

    这个家伙,在南京潜伏了三年,送回来的却总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情报,不仅如此,为了让“红叶”能够在特务处和代江山那里受到赏识,帝国甚至动用了各种资源,目地就是为了让“红叶”的潜伏之路更顺畅,哪知道,连续数次,不仅没有帮助到红叶,反而搞得鸡飞狗跳,还差点暴露了潜伏在党调处内部的内线。

    如果不是红叶以前曾经在对苏情报工作中立下大功,帝国又在他身上倾注了不少资源,黑木恐怕早就忍不住上报土肥原机关长,将这个红叶召回特高课了!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鸡肋啊!”

    车厢里的黑木突然叹了一口气。

    .......

    “王站长,目标已经抵达火车站!”南京火车站值班室里,一个打扮成车站工作人员的特务正在给王天木打电话。

    “盯好了,一定要确定他上车的车次,防止这家伙搞鬼!”话筒里传来了王天木的声音。

    “不会,他们已经向第214号列车走过去了,不用半小时列车就要启程!”值班人员盯着黑木和仲下直人的背影回答。

    “别掉以轻心,这老小子狡猾的很,之前我们的人就跟丢了很多次!”话筒里王天木的声音分外严厉。

    “站长放心,小的明白!”值班人员回答。

    笛~~~~

    汽笛声响起,火车车头的烟囱里开始冒起黑烟,紧接着,黑木和仲下直人两人走入了列车,那个盯梢的值班人员终于松了一口气,汇报道:

    “上车了!”

    ........

    “苏州那边的火车票买好了吗?”

    车厢里,黑木庆清看了自己的仆人一眼——半夜坐车,两人又是坐的包厢,现在谈话终于可以放心点。

    “买好了,到苏州我们就下车,然后直接换乘去北平的火车。”仲下直人回答。

    “嗯,后面那帮鬼是真的烦,跟了我们快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嗅到了什么味道!”黑木抽了抽鼻子。

    “不应该吧?我们在南京几乎什么事都没做,这都能被他们盯上?”仲下直人怀疑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也许是别的事情。”黑木看了看窗外,陷入了沉思。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