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七二章 互相试探

第一七二章 互相试探

    两个人押着田中慢慢走远,身后则传来了冈本的脚步声,云蔚连忙矮下身子回过头,看到冈本正提着裤子走过来,连忙笑道:

    “冈本前辈,咱们继续?”

    “继续,再走一圈咱们就换班!”冈本拿起了靠在墙边的三八大盖。

    两人起身继续巡逻,冈本依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云蔚闲聊,云蔚嘴上敷衍,但心思却早就不在冈本上面——田中居然暴露了!

    这个消息实在是有点震撼,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后果却是显而易见的,只要田中交待,那自己一定插翅难逃!

    云蔚余光微微扫了冈本一眼——现在干掉冈本逃跑还来得及,如果回去,能不能再走出特高课的大门就不一定了!

    冈本却显然没有意识到云蔚的心思,依然笑眯眯回味着刚才那根烟,笑着说道:“渡边啊,你脑子好,中国话也好,在特高课里升迁一定很快,虽然现在只是个下士,但估计用不了多少年你的职位就比我高啦!”

    “前辈您过奖了,我只是平民出身,到退役能达到您现在的职位就很满足啦!”云蔚谦逊着,慢慢打量着地形。

    前面有一个小土坡,现在是五点多钟,天色昏暗,那里又是个视觉盲点,到那里搞死冈本逃跑,应该有不小的把握。

    “渡边,你太谦逊了,干宪兵特务这行,不怕死是没用的,关键还是头脑灵活,我们宪兵科的成员都是由陆军选拔,虽然勇敢,但行事往往太僵硬,比如我,到现在也不能执行特种任务,只能带带新兵,你就不一样,我很看好你。”冈本说着话,逐渐走到了土坡背后。

    “渡边感谢前辈赏识。”

    云蔚一面笑着回答,一面和冈本错开了半个身位,同时手慢慢的伸进了皮带——那里有一把步枪适配的刺刀,用来干掉冈本真是再合适没有了。

    余光打量着四周,右手捏紧了刀柄,云蔚的目光落在了冈本脖颈的要害上,但就在他抽出军刺的一刹那,冈本太阳穴附近的青筋突然轻轻一抖——云蔚的心一沉,刚要掏出军刺的手瞬间松开,接着就顺势蹲了下去。

    “渡边,怎么啦?”冈本回过头。

    “绑腿有点松,我紧紧。”云蔚抬头笑道。

    “哦。”冈本哦了一声,站在一旁等候。

    云蔚低下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六哥在南京培训自己时候的话语仿佛又回响在耳边:

    “高明的特务,可以将神态和语言掩饰的天衣无缝,但有一点他是掩饰不了的,那就是生理反应——汗珠,体温,脉搏,这些细微的变化,往往更能反映一个人的心理活动。”

    刚才冈本太阳穴附近那一抖,让他突然意识到,冈本绝非一个普通的宪兵队长!

    陷阱?阴谋?

    云蔚的脑海如电光火石一般运转,他飞快的推测着冈本的用意,揣摩着刚刚看到的一切。

    钓鱼?

    云蔚突然明白了冈本的意图.......

    对方一定还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身份,所以通过这个方式来求证,更有可能,对方还会通过这个方式来跟踪自己,从而找到自己可能的上线!

    “前辈,我没当过兵,绑腿打得不好,让您见笑了。”云蔚笑着站起身来。

    “哈哈,没关系,都有一个过程,”冈本呵呵笑着,“其实如果你身上的军人气息要是太浓,当时武藤大佐可能就不让你加入特高课啦!”

    “前辈金玉良言,渡边受教了。”

    云蔚面容一肃,快步向前走了几步,继续和冈本并肩而行,顿了顿,才又开口道:“前辈,我看到一件事,心里很不安,想请您指点一下。”

    “什么事?”冈本侧头看了云蔚一眼。

    “我刚才看到两个宪兵押着田中,我还听到,他们说田中是赤色分子,当时我心里就有点慌,您说这是真的吗?”云蔚的脸上露出几分惶恐。

    “什么?!田中是赤色分子?!你从哪里看到的?!”冈本也是一惊,那七情上面的表情,让云蔚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就刚才,您小解的时候我看到的,”云蔚忐忑的说着,声音都有点颤抖,“我平时和田中一起的时候不少,会不会受到牵连?”

    “这......”

    冈本满脸惊色,似乎还在消化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过了好久才开口道:“没想到,没想到,这古板木讷的田中竟然是赤色分子!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大家都知道你朋友多,不会因为这个就怀疑你的。”

    “希望如此吧!”云蔚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个消息让气氛顿时沉默起来,两人都不再说话,各怀心事的走回了特高课院里,院子里众人的面色似乎也都有点严肃,云蔚敏锐的观察到,田中平时几个关系较近的同僚的表情似乎都有点不自然。

    “好了,回去休息吧!”冈本挥了挥手,显然也不想跟云蔚多说话。

    云蔚连忙走回了自己宿舍。

    躺在床上,云蔚的表情一下子松弛下来——刚才那一刀没有刺下,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对是错,因为冈本后来的表现实在是太正常了——从得知田中是赤色分子的惊异,到后来对自己这个田中好友的嫌弃,都表现的恰如其分,自己实在不能肯定,当初那个通过细节的判断是否准确。

    如果判断错误,那自己这次回来,就和羊入虎口没什么两样了!

    ..........

    这边云蔚心事重重,那边的冈本也面带异色的走进了川崎的办公室。

    “中佐,具体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个渡边没有动手也没有逃跑,还把他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我,这似乎?”冈本的脸上露出困惑之意。

    “哦?”川崎的脸上也有点惊异之色。

    难道白目的判断错了,这个渡边根本没有问题,那个江州一夫也不是他杀的?

    说实在的,江州一夫是否是渡边所杀根本没有什么确切证据,甚至就连找到的那具尸体是否是江州本人也不能肯定,整件事上,确实也存在误会渡边的可能性。

    沉思片刻,川崎挥挥手道:

    “这个渡边先不要管他,最近几天不要放他外出就可以了,还有,在外面准备跟踪渡边的人也撤回来吧!”

    “嗨依,”冈本答应了一声,“中佐的意思是,这个渡边的怀疑暂时可以解除了?”

    “我也希望他不是,”川崎笑笑,“说实在的,我还挺喜欢这小子的,但,如果他是的话,那说明他的能力更强,也更难对付!”

    说到最后几个字,川崎的脸色突然变得更加阴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