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七一章 计
    ps:有关江州一夫尸体的描述考虑不周,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够准确也过于绝对,已更改。谢谢各位热心书友指出。

    9月28日下午三点半,特高课大院里突然响起了凄厉的集结哨,无论是执勤的,休息的,哪怕是正在上厕所的日本士兵,全都停下了正在进行的工作,整理仪容,收拾武器,快步走向了大院。

    这是川崎中佐就任北平特高课课长以来的第一次紧急集结令,无人敢怠慢,不到五分钟,所有特高课成员,包括一些直属特高课控制指挥的宪兵共计一百多人,全部面色严峻的列队站在了大院里。

    “各位。”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川崎中佐身穿日军制式军长,领口上还难得的佩戴了几枚小小的勋章,一脸严肃的从屋子里走出来,来到了全体特务的面前。

    他用严厉的目光扫过站的整整齐齐的宪兵,微微点了点头,对大家的集合速度表示满意,然后继续开口道:

    “各位,前线战况紧急,察哈尔匪军已经占领了昌平和小汤山,距离我军驻地已是一步之遥,并且已经率先向我军开火,鉴于战况紧急,北平帝国驻军要求,宪兵队和特高课要即刻前往北平郊区侦察敌情,现在,由白目野少佐分配具体任务,诸君听令后即刻出发!”

    顿了一顿,川崎身后走出了一位戴眼镜的军官,正是川崎从热河调来的老部下白目野少佐,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开始传达指令:

    “野战侦察,由宪兵负责警戒,特高课特务人员负责化妆侦查,大家须密切配合,确保情报准确无误!现在我下达具体指令:宪兵队第一小队,前往小汤山附近侦查敌情!第二小队前往昌平附近侦察敌情.......”

    随着一声声命令,众多宪兵和特务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鱼贯走出了特高课大院,转瞬之间,大院里稀稀拉拉的已经剩不下几个人。

    云蔚就在剩余在场的几个人中间——他用余光扫了一下剩余的几个人,绝大部分也都是自己在驻地的老相识,不由得也松了一口气。

    执行外勤任务,多少还是有些风险,要是被“抗日同盟军”打死,那可就太冤了!

    等到众人出去,川崎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剩余人员留守驻地,负责驻地的安全和警戒,现在驻地人手比较少,诸君务必提高警惕,严防不轨之事,解散!”

    交待了几句场面话,川崎背着手,掉转身走进了办公室,一如往常不管闲事的样子。

    院子里几个人看到川崎进去,当即在职衔最高的官佐带领下分成了几个小队,开始布置驻地的防守工作,带领云蔚的是刚从热河到北平的冈田少尉,之前还给他买过一些小玩意儿,算得上认识,那冈田也注意到了云蔚,看了他一眼,微笑道:

    “渡边,跟我去外面巡逻!”

    “嗨依!”云蔚答应了一声,赶紧跟着冈田走了出去。

    两人背着三八大盖,迈着整齐的步子走出了院门,过了一个拐角后,两人的表情都松弛了下来,冈田目光直视前方,头也不动的开口道:

    “渡边啊,特高课的生活还习惯吧?这里和黑龙会那些浪人的环境可不太一样呢!”

    “是的,冈田前辈,特高课确实更严格一些,在上海的时候,我还经常能和手足一起饮酒作乐,可到了特高课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云蔚乖巧的回答。

    “渡边君,你嘴里可没一句老实话啊!”冈本突然板起了脸,“我前些天还听松野说,他和你还有田中三人,到附近的一家居酒屋饮酒呢!松野至今还对那里的艺妓念念不忘呢!”

    “冈本前辈,不好意思!”云蔚赶紧低下头,“我们只是趁着休班小酌,没敢喝醉,请冈本前辈不要见怪!啊里噶多喜以马斯!”

    “嘿嘿,”冈本嘴角突然露出微笑,“渡边君,大家都说你是特高课的“鬼怪桃太郎”,你的口齿还真是伶俐呢!你放心吧,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在这异国他乡,谁又能免得了怀念故乡的美酒美人呢?就连川崎课长,都时不时的哼几句家乡的小调呢!”

    “前辈,您和川崎课长一定很熟吧!我听说川崎课长以前是热河的总领呢!”云蔚乖巧的说道。

    “是的,川崎课长是我的老上司,他也是平民出身,和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可不太一样,”冈本随口说了一句,接着微微侧头看了云蔚一眼,“渡边,你也是平民出身吧?”

    “是的前辈,如果不是平民,谁又会来到遥远的满洲垦荒呢?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在满洲的日子,实在是太辛苦啦!不过比起国内,多少总是能吃饱,也能吃上香甜的大米了!”云蔚侧着头,一副沉湎往事的日子。

    “是啊,昭和四年后,国内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对了,你的父母都过世了吧!”冈本感叹着问道。

    “是的前辈,大正四年就过世了,那时我还小。”云蔚脸上露出几分痛楚。

    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聊,云蔚对这个川崎在热河的老部下也很上心,言语之间颇多恭维,再加上口齿伶俐,没多久两人就熟络了起来。

    “渡边,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走了好一会儿,冈田突然开口道。

    “这个......”云蔚看了看四周,“如果被课长看到了,恐怕会惩罚我们的。”

    “没事,课长不会出来的,再说他们都出去了,不会有人看到的。”冈田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四周。

    “哎呦,总算可以歇歇了!”

    两人找了个隐蔽一点的胡同口,坐了下来——绕着驻地转了好几圈,两人都有些累了。

    “前辈,您抽烟。”云蔚麻利的从帽檐的夹缝里抽出一根烟,递了上去。

    “哈哈,我就知道你偷藏了香烟!”冈本笑嘻嘻的接过烟,云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给他点上,然后自己也点起一根。

    两人一边抽烟,一边闲聊,抽完一根烟后,冈本站了起来,走向对面的墙角,看样子是要小解,云蔚则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

    就在这时,隔墙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一声压低了嗓门的训斥:

    “老实点!”

    云蔚一个激灵,这声音居然是日语!

    爬到墙角偷偷一看,隔壁胡同有三个人走了过来,中间那人双手反绑,嘴里塞着布条,赫然竟是田中!

    三个人越走越近,云蔚赶紧缩回了身子,隔墙又传来了一阵日语的训斥声:

    “田中,你一向老实,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赤色分子!我劝你老老实实的,别再挣扎,去了川崎课长那里好好交待一下,说不定只是回国坐几年牢就能出来,否则,特高课的军法你是知道的!”

    云蔚的头皮突然有点发麻,没想到,田中竟然暴露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