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七零章 见血封喉

第一七零章 见血封喉

    都调查清楚了?”

    特高课办公室,川崎看着眼前的几个老部下,面色严峻的问道。

    “调查清楚了,我们查阅了这半年的情报档案,发现有数份档案离奇失踪,具体为两份从关东厅发到北平的有关苏联枪手的档案,还有一份从南京发到北平的绝密情报,共计三份情报,还有,江州一夫的调查笔记也已经离奇失踪,情报失窃之事绝无可疑!”一名戴着圆框眼镜的日本军人回答道。

    “也就是说,江州的死和武藤大佐的死应该是同一件事情?”川崎眉头一皱。

    “不错,属下也是如此判断!”眼镜军官回答。

    “你呢?仓库内部调查的怎么样了?”川崎又把视线转向了另一名军官。

    “报告中佐,经过我的暗地排查,发现仓库里遗失了一份文物,是之前田中从故宫得到的那份《牧马图》,库房保管人员声称,武藤大佐殉国前三天,他清点物资时,还见到过那份文物。但武藤大佐死的当晚,田中曾经受您的命令进入过仓库,还拿走了一些东西,他以为是您的意思,所以就没有过问!”另一名军人回答。

    “这个田中,胆子不小啊!”川崎冷笑一声。

    “你呢?”川崎再次看向一名特务。

    “中佐,我在岛城详细调查了江州一夫的死因,经过大半个月的搜寻,尸体已经找到,是被抛尸入海后冲到岸边,早已全身腐烂。但经过我们鉴别,尸体颈骨折断,显然是被人用重手扼死,绝非一般岛城军警所为!”又有一名面容精干的特务回答。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川崎止不住的冷笑起来。

    “中佐,根据我们的综合分析,北平特高课内部,必然有两到三名内鬼,除了田中可以确定以外,跟随江州一夫去岛城的渡边太郎也有重大嫌疑!”那名戴眼镜的军官开口道。

    “这个渡边的身份查清楚了吗?”川崎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查清楚了,此人在大正年间跟随‘拓荒团’来到满洲,后去上海,参加了一二八侨民暴动,后加入黑龙会,来北平后因为调查赵可桢身份立功,被武藤大佐特招入特高课。身份应无可疑,重点是,他是否和田中有联系,两人是否是同党!”眼镜军官回答。

    “看来,武藤君的死果然另有蹊跷!”川崎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特高课混入了这么多内鬼,那武藤的死就根本不是大意,完全就是一场处心积虑的谋杀!

    “中佐,要不要抓人?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田中和渡边两人过从甚密,还曾经数次前往同一家居酒屋喝酒,我觉得,两人是同党的可能性极高!”眼镜军官薄薄的镜片后闪着寒光。

    “还有没有别的嫌疑人?”川崎沉思了一下,开口问道。

    “还有几个人,一个是田中以前的上司松野,还有渡边在特高课内部的几位好友。不过这个渡边为人活泼,在特高课内部人缘很好,和他关系好的人不在少数,很难确定有多少人牵连在内!”眼镜军官回答。

    “嗯,”川崎点点头,“白目,事关我们特高课的内部稳定,一定要调查清楚再动手,绝不能引起太大的混乱,一旦牵连太广,对我们北平特高课的力量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这点,你能明白吗?”

    “嗨依,属下明白!属下已经制定好了计划,请您参详!”

    叫白目的眼镜军官呈上一份文件,递交给了川崎。

    川崎接过行动计划,仔细观看,而站在他身前的几名军官则不发一言的静静等待,整个办公室陷入了一片沉默。

    半小时后,川崎终于抬起头来,看上去温和的眼睛蓦然射出一道精光,低声道:“白目,对情报失窃的情况,你怎么看?”

    “事情很明显,”白目显然早已成竹在胸,“偷窃情报,显然是为了隐藏一个真相,而江州一夫前往岛城也正是为了查明这个真相,所以无论是江州的死,还是武藤大佐的死,应该都跟这个真相有关,这是绝无疑问的!”

    “那你能否查清楚,武藤君和江州一直在调查的真相是什么?”川崎追问道。

    “查不清楚,关键的情报早已被销毁,剩余的几分情报杂乱无章,很难找到有指向性的线索。并且我已经联系了南京和关东厅,对方声称,由于调查对象已经是死人,所以档案只有一份并无备案。”白目摇摇头。

    “那你的意思,我们只有抓人审讯逼供,才能得到真相了?”川崎问道。

    “是的,暂时只能有这一个办法,”白目点头道,“不过,我们还可以继续跟踪那个渡边太郎和田中,看看具体有什么人和他们联系,这也是一个比较有效的方法,不过耗时可能会很长。”

    川崎点点头。

    这种潜伏在内部的鼹鼠,如果不是上级命令,几年不进行任何行动也不出奇,想要找到他们的接头对象,恐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并且,这么漫长的跟踪,难保不会引起对方怀疑,到时候恐怕还得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如果抓了人,却不能肯定田中一定会交待,万一审不下来,那这个田中和渡边极力隐藏的真相很可能依然无法得到。

    这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啊!

    “不抓人的情况下,能否通过别的途径查明真相?比如,从关东厅找一下档案的原始记录人?”川崎突然开口问道。

    “有可能,”白目眼睛也是一亮,“不过,就算关东厅那边的情报可以复原,但从南京来的那份情报是我们的内线从党调处偷窃所得,恐怕无法另行复制一份。”

    “哦........”川崎再次陷入了沉思。

    又思索了半个多小时,川崎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手一挥,命令道:

    “好了,此事不宜再拖,时间越久,变数越大,白目,我给你手令,从今天开始,特高课内部的一切人员调动暂时由你节制,务必将潜伏在我们内部的赤色分子一网打尽!”

    “嗨依,属下得令!”白目大声回答。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