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六八章 危机潜伏

第一六八章 危机潜伏

    “这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不是在多伦吗?怎么跑到北平来了?!”一个兄弟诧异道。

    “你那是老黄历了!同盟军在多伦早就呆不下去了,日本人调集大量军队围追堵截,他们就几万人,能撑多久?”另外一个兄弟说道。

    “这是公然造反!以前在热河打日本人还能算是抗日,现在攻打北平算怎么回事?”又有人说。

    北平现在相当于中日两国共管,但名义上还是南京政府的地盘,抗日同盟军这一打北平,摆明了是要和南京政府作对,这确实和造反无异了,众人一时之间都是议论纷纷。

    “好了!”耿朝忠挥了挥手,沉吟道:

    “军事未动,情报先行,同盟军占领北平之前,必定要对北平城内的情报机构进行清洗,很明显,这次红党对我动手的原因就在这里了!”

    “没错,这是提前剪除耳目的手段,六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王剑秋看着耿朝忠问道。

    “怎么做?什么都不做!”耿朝忠满脸冷笑,“同盟军攻打北平,日本人比我们还急,看看吧,我就不信,这个川崎近卫还能稳坐钓鱼台!”

    ..........

    “八嘎,狗胆包天!”川崎猛地一拍桌子。

    身在特高课的川崎也收到了消息——“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离开多伦的消息他是知道的,可是谁都没想到,这帮残兵败将竟然没有逃亡腹地,反而直奔北平而来!

    就凭那三五万人,就想攻下有中日两国共同驻守的北平城,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课长,驻军刚刚发来电报,让我们提前对北平城内的国民党情报机构和红党情报机构进行监控,防止他们趁机捣乱。”一名收报员走了进来。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川崎挥了挥手。

    等所有人走出去,川崎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郁的笑容,紧接着,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龟田君,你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川崎桑,我刚想给您打电话!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我们初步确定了怀疑对象,我需要当面向您汇报!”话筒里的声音明显有点兴奋。

    “好,老地方,一会儿见。”川崎放下了话筒。

    半小时后,化妆成一个普通职员打扮的川崎出现在了北平一座名叫“岩井株式会社”的日本商社前面,川崎敲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西服职员迎上前来,躬身问候道:“川崎桑,您来了!”

    “嗯,龟田君你幸苦了,”川崎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丝希冀道:“有眉目了?”

    “有了,”名叫龟田的职员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已经查明,有日共分子潜伏在陆军内部,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我们发现有人通过冈田军团的途径加入了北平特高课,这是此人的照片。”

    说完,递过一张两寸的黑白照片,川崎接过照片仔细一看,脸上顿时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是他?”

    川崎看着照片里的人——二十多岁,带着日本国内常见的黑色学生帽,眼睛不大,肤色在黑白照片上竟然也显出深色,显然此人皮肤颜色较深。

    “是的,川崎桑,此人名叫田中秀树,在日本国内的时候就参加过反战团体,他的老师是著名的日共分子德田,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加入了帝国陆军,在满洲哈尔滨附近驻扎了三年,怀疑期间与苏俄人有过接触,32年跟随关东军冈田部南下,我们追踪到冈田部才发现,他竟然在半年前加入了北平特高课!”龟田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呵呵......”川崎也笑了起来,“这些赤色分子真是无孔不入,竟然能潜入特高课内部,好在天皇护佑,这些叛国分子总归有暴露的一天!”

    “川崎桑,这次的案子是大案,事情不仅牵涉到外务省、陆军,特高课,就连满铁株式会社里也有赤色分子潜伏——鉴于此,我建议您不要轻举妄动,等我们‘赤色分子调查科’完全调查清楚后,再统一行动,希望您这边能配合。”龟田开口道。

    “没问题,”川崎爽快的答应下来,“此人在特高课潜伏已有数月,不知道是否在特高课内部发展有别的下线,还有,他的详细情况你给我一份,审讯的时候我用得着。”

    “可以,”龟田点了点头,“资料我稍后就会给您,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嗯......”川崎略微沉吟了片刻,“这个田中秀树,是否和今年3月份在满洲发生的赤色分子通共案有关?”

    “您猜的没错,正是这个案子让他们露了蛛丝马迹。”龟田点点头。

    今年3月份,身在满洲关东军后勤部的一名陆军上尉私自驾驶一辆载有大量武器弹药的卡车外出,最后不知所终。事后查明,此人将一车军火赠予了东北抗日联军,并且在事发后自杀身亡,此事在关东军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也让军部震怒,这才成立了由关东厅直接负责的“赤色分子调查科“。

    “哦,龟田君你辛苦了!我代表北平特高课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谢!”川崎向龟田鞠了一躬。

    “您太客气了!为帝国服务,是我们最崇高的义务!”龟田回答道。

    ..........

    “来了........”

    身在北平教育公署的赵可桢站在窗口,倾听着城外隆隆的炮声,喃喃自语。

    “赵同志,您对‘同盟军’的这次行动怎么看?他们可是只有区区三万多人,而北平城附近驻扎的中日两国军队合计就有八万多人,况且,他们还没有重武器,难道真的能攻下北平吗?”一旁的田中也在侧耳倾听。

    “攻不下,”赵可桢摇了摇头,“但是攻不下也要攻,起码要让他们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屈服。”

    “我明白了,”田中点了点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些****分子残暴不仁,不仅在国内欺压日本民众,甚至把手伸到了善良的中国人民头上,他们简直是罪恶滔天!”

    “是啊!”赵可桢也感叹了一声,“可惜的是,贵国像您这样的人太少了!”

    “不,我们的事业也在蓬勃发展,”田中摇头,“29年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越来越严重,我们日本国内的民众生活已经非常艰苦,关东地区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据我们国内的同志讲,现在很多人都对我们的思想和理念感兴趣,我们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相信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推翻天皇的统治,实现我们的理想!”

    “田中同志,我相信,我们的事业一定会成功!”赵可桢掉转头,用热情的目光看向田中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