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六四章 鸿门宴(二)

第一六四章 鸿门宴(二)

    “你们不了解他,”王剑秋摇摇头,“他对危险有一种近乎野兽般的直觉,我跟了他这么久,已经见识过无数回了。其实,这也是我反对这次行动的原因之一,万一惹恼了他,那我们恐怕承受不起这种损失。老赵,我劝你还是再好好想想。”

    赵可桢闻言,狠狠的瞪了王剑秋一眼,怒道:

    “计划要周密,行动要坚决,我们地工的培训口诀你忘了吗?!都这时候了,还三心二意,这是大忌!”

    王剑秋摇摇头,不再说话。

    赵可桢一拂袖,冷颜道:“事情就这么定了,地点就在法国‘路易餐厅’,你提前潜伏在附近,等到枪响再出来,明白了吗?”

    “明白!”王剑秋回答的倒很是痛快。

    赵可桢点点头,站起身向外走——其实他何尝不知道王剑秋说的有道理,但还是那句老话:开弓没有回头箭!

    看到赵可桢要走,王剑秋连忙站起来送了几步,想了想,又停下了脚步,目送赵可桢推门离开。

    “杀六哥?”

    王剑秋看着赵可桢的背影,喃喃自语。

    .......

    “丫头,你怎么想起请我吃饭?怎么,你老爸‘又’给你零花钱了?”耿朝忠悠悠哉哉的看着面前的赵尔笙,特意强调着那个“又”字。

    今天一大早,这小丫头就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图书馆,先是说看书,看了一会儿就溜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说是要中午请自己吃饭。

    “你少管,”赵尔笙白了耿朝忠一眼,“西交民巷的法国路易餐厅,你去不去?”

    “哦?法国大餐?”耿朝忠眼睛一亮。

    “对啊,法国大餐,火腿、奶酪,沙拉、起司,还有白兰地和葡萄酒,你想不想去?”赵尔笙弯着月牙一般的眼睛,蛊惑着耿朝忠。

    “去!错过金错过银也不能错过吃白食的机会啊!”耿朝忠哈哈一笑,站了起来。

    这段时间在图书馆里呆的也确实够闷的,如果不是尔笙隔三差五的来陪自己说话,这日子还真不知道怎么过下去,今天陪她出去吃吃饭也好。

    两个人出了校门,各自叫了一辆黄包车,没多久就来到了“路易餐厅”门前。

    这个路易餐厅就是前些天自己和王天木去的那个餐厅,没想到赵尔笙也要在这个地方吃饭,看来这地方是跟自己有缘了。

    时值中午,路易餐厅里已经稀稀拉拉有了不少客人,绝大部分是在北平经商或者从事外事活动的使馆工作人员,还有一些是各个大学的外籍老师,耿朝忠和赵尔笙两人找了个座位坐下,一个法国侍应生走了过来,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致意道:“尊贵的绅士和美丽的小姐,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吗?”

    “hors-d‘oeuvrefroid用水果沙拉,汤要洋葱汤,主菜要法式烩土豆和煎鹅肝,各来四份,牛排也各来一份,白兰地和甜酒各来一份,其余的不用了,谢谢。”耿朝忠熟练的点着菜。

    “你很懂啊?”坐在对面的赵尔笙眨了眨眼睛。

    “一般吧,这法国菜种类不少,不过适合我们中国人吃的也就这几样,至少那几个海鲜做法很不符合我的口味。比如说,他们的龙虾都喜欢配上红酒什么的,搞个十几道工序,麻烦的很。要我说,不如直接倒进锅里炒,然后倒点醋和白糖一搅,那滋味,啧啧。”耿朝忠滔滔不绝的说道。

    “嘻嘻,你这叫牛嚼牡丹,焚琴煮鹤。”赵尔笙娇笑道。

    “屁,洋鬼子都喜欢这套,总把自己搞的很有仪式感,但骨子里还不是海盗劫匪那点东西,穿个紧身裤戴个假发套就真当自己是绅士了?”耿朝忠哈哈一笑。

    “这些话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虽然很粗俗但是好像很有道理,”赵尔笙好奇的看了耿朝忠一眼,“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不过我想你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

    耿朝忠没说话,只是“呵呵”笑了一声,他在外人面前从来不谈论什么时事,平时和赵尔笙交谈,也主要是一些风土人情和奇技淫巧之类的小玩意,评价外国人,还是第一次。

    “喂,周协理,你以前是在哪里上学?我听你刚才的法语说的很标准,你应该留过洋吧?”赵尔笙又问。

    “没有,在上海洋人很多,无论什么东西总得学一点。”耿朝忠摇摇头,看了一眼赵尔笙。

    他发现这赵尔笙目光似乎有点若有若无的看着窗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还有人要来?”耿朝忠开口道。

    “没有,我只是随便看看。”赵尔笙很快若无其事的转过了眼睛——父亲说好要过来,怎么还不见踪影?

    片刻后,各类美食源源不断的端了上来,赵尔笙心下嘀咕了一句“爱来不来”,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刚刚端上来的沙拉上。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谈谈说说,转眼间已经是一个小时过去,赵可桢始终没有出现,桌上的菜却早已如风卷残云般消失了大半。

    “饱了!”

    耿朝忠一摸肚皮,靠在了椅背上。

    “我早就饱了。”赵尔笙早已托着腮看了耿朝忠好久,看到耿朝忠放下碗筷,这才眨了眨眼睛说道。

    “我们回去吧!”耿朝忠伸手打了个响指,服务生走了过来。

    “先生,一共17美元,您也可支付同等价值的大洋,法币,英镑。”服务生恭恭敬敬的说道。

    “我来!”对面的赵尔笙连忙从怀里拿出一个绣花钱包。

    但那服务生只是看了赵尔笙一眼,却没有理会,依然站在耿朝忠面前。

    “诺,拿去,”耿朝忠早已从皮夹子里数好钱递了过去,接着又递过一张一元的美钞说道:“这是你的小费。”

    “谢谢先生,祝您好运!”服务生躬身答谢,然后转身离开了。

    “说好是我请的,怎么成你请客了.......”赵尔笙不好意思的看了耿朝忠一眼,埋怨道:“这服务生怎么不收我钱!”

    “法国文化,让女人付钱是很无礼的,你看茶花女里面,男主角阿芒即使穷的叮当响,也要硬撑着付账。”耿朝忠笑嘻嘻的站了起来。

    “那好,下次我再请你吧!”赵尔笙摸了摸滚烫的脸颊。

    “希望有下次吧!”耿朝忠看了看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