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六零章 战略特工

第一六零章 战略特工

    耿朝忠回去以后也一直在嘀咕。

    事出反常必为妖。

    这赵可桢跟自己见面的对话着实有点奇怪——就算他知道赵尔笙与自己过从甚密,甚至对两人的关系也乐见其成,但作为一个父亲,该有的矜持总该有的吧?

    难道自己就那么优秀,优秀到赵可桢迫不及待,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要把女儿上赶着嫁给自己?

    不过也不对啊!赵可桢自己都说了,他堂堂北平教育公署家的千金,只要一放出话,登门求婚的估计得从西交民巷排到东直门,难道还怕女儿嫁不出去?

    不对,不对,有鬼,有鬼。

    耿朝忠皱了皱眉头,再次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有鬼是肯定的,但具体是什么鬼不清楚,不过像赵可桢这种老奸巨猾的资深情报人员,他的行为必然有着他自己的逻辑,如果自己觉得奇怪,那一定是没有找到其中的关键。

    关键是什么?

    利益,情感,还是政治因素?

    任何一个人的任何动机都逃不过以上三点,这是耿朝忠所完全明了的。

    利益方面,是因为自己杀死了武藤?

    有一定可能性,赵可桢在北平的威胁有两个,一个是日本人,一个是复兴社特务处,武藤一死,威胁就只剩下了自己,那他的意思是想干掉自己?

    不对,耿朝忠很快否认了这个判断,武藤死了还有川崎,自己死了还有王天木,杀死自己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必要性。

    那就是情感了?也许因为赵可桢不满自己勾搭他女儿,索性来个将计就计,干掉自己这个会毁掉女儿一生的复兴社狗特务?

    有可能!

    耿朝忠的脊背一阵发凉,没错了,肯定是情杀!

    等等——耿朝忠突然想到,自己在跟赵可桢谈话的时候,提到过“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的事情,当时赵可桢的表情好像有一点细微的变化——耿朝忠不能确定,因为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务在跟人谈话的时候,任凭脑袋里翻江倒海,面部表情都几乎不会有任何变化——但耿朝忠就是觉得,当时赵可桢的表情似乎有点异常。

    “唔........”

    耿朝忠沉吟了一下,如果是政治因素的话,那可能就是出于大局考虑或者上司指示了——这种行为是最难判断的,很多情况下也是无法预测的——因为庙堂之上任何风吹草动,折射到底层,却都不啻轩然大波,而底层因为信息受限,很多情况下并不能预测到危机来临。

    比如,一个精明强干的特工,可以洞悉人心,精妙设计行动,但却并不代表他可以洞悉政治局势和台面人物的想法,这也是很多特工折戟沉沙的原因之一,因为这种特工只是战术特工,并不是战略特工。

    但这不包括自己。

    自己知道未来会怎样发展——虽然个人的命运在世间洪流中如一粒微不足道的尘沙,但无论如何,知道大势所趋的人必定是具有优势的。

    耿朝忠闭上了眼睛,南京,苏区,东北,热河,察哈尔,北平——全国各地正在发生或者将要发生的事情都在他脑海中运转,各种大逻辑背后隐藏的小逻辑在逐步的组合,推演......

    嗯.......

    耿朝忠长出了一口气——第五次反围剿,是苏区面临的最严重,最凶险的一次围剿,说是危急存亡之秋也并不为过,在这种严峻的局势下,身在苏区的人会怎么想,怎么做?

    当然是利用全国任何可能的棋子来延缓南京的进攻,无论能起到多大效果,甚至是否有效,都会试一试,只要能保存苏区的火种,那对整个大局来说,就都是值得的。

    是啊,耿朝忠突然笑了。

    道理其实很简单——为了尽可能的吸引南京布置在北平附近的兵力,不让他们有机会进入苏区参与围剿,那么在北平搞一件大事出来就是必要的,进一步说,就算消灭掉自己也同样是必要的。

    赵可桢要干掉自己?

    这个推理出来的想法让耿朝忠的心瞬间警惕起来。

    会吗?

    也许很快就会有答案。

    .........

    “周馆长,有辆轿车停在我们门口了!”

    翌日一大早,就有一个学生助理提醒耿朝忠。

    无需提醒,耿朝忠早已看到一辆车牌号为“35279”的小轿车停在了图书馆门口,正是赵可桢教育公署的座驾。

    “周老弟,好久不见,恭喜荣升!”

    说话间,赵可桢已经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对着耿朝忠抱拳恭贺。

    “赵署长光临本馆,鄙人正是受宠若惊,请进请进!”耿朝忠也熟练的客套着,将赵可桢迎了进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是找几本关于介绍教育体制改革的书,以作北平教育改革参考之用,周馆长,叨扰了!”赵可桢微笑着说明来意。

    “原来如此,”耿朝忠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赵署长里面请,鄙人一孔之见,我国进行教育改革,最重要的还是要参考德国17世纪以来之教育改革,德皇可以说乃是全世界第一个采用义务制学校教育的国家,这也是德国从18世纪开始一跃而成欧陆强国的最重要因素,我这有几本书,请您跟我来!”

    一边说话,耿朝忠一边将赵可桢带上了图书馆二楼,赵可桢听着耿朝忠的介绍,面上不由露出几分敬佩之色——自己只是随意找个借口,没想到这方站长竟然真的对教育制度如此了解,这绝对已经超脱了一般特务的范畴,说是学者型特务也不为过了!

    在耿朝忠指引下,赵可桢挑选了几本译著,两人一边探讨,一边走进了耿朝忠的办公室。

    “赵署长,今天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找书这件小事吧?”刚一进门,耿朝忠就双目直视赵可桢问道。

    “还真是这件事,日本人要求的,说要参考德国日本的教育制度对北平进行改革,虽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过多少也有几分道理。”赵可桢说道。

    “哦,德式教育和日式教育确实值得借鉴,”耿朝忠点点头,“对了赵先生,最近政府集合百万之众围剿匪区,未知赵先生看胜负如何?”

    耿朝忠这一先声夺人,倒让赵可桢表情一愣,心中准备好的话顿时不知从何说起,他顿了顿道:“同室操戈,吾不忍言。”

    “不忍言也得言啊,现实如此,我今天想听听赵先生的高见。”耿朝忠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