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五六章 大嘴巴

第一五六章 大嘴巴

    “日本人?”王天木满脸讶色。

    党调处抓红党,消息竟然是日本人泄露——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组织是怎么勾扯到一块的?

    “不错,日本人,”处座对王天木的表情似乎很得意,“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方途在南京查过一个伪装成慈善机构的日本敌特组织?”

    “记得,”王天木点点头,“案子闹得很大,方途还因为这事上了报纸,他私底下还抱怨了您很久。”

    “就是那个案子,”处座脸上尴尬一笑——当时他为了在校长面前表功,同时也为了和党调处的徐恩曾抢风头,把方途小小的出卖了一把,现在想起来脸上还微微有点发烧,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

    “当时方途审出了两个潜伏在党国内部的间谍,其中一人就潜伏在党调处名叫史集美,日本名字叫史宏集美,当然了,这家伙现在对外用的名字是马绍武,这人,你认识吧!”

    “马大麻子,怎么不认识!”王天木脱口而出。

    马绍武,是党调处的得力干将,青帮出身,从26年开始就在上海活动,27年“四一二”政变的时候被党调处的徐恩曾收编,数年来积功升为党调处在上海的行动科长,绝对算是党调处位高权重的一员干将,此人身量不高,满脸麻子,以心狠手辣闻名上海滩,只是王天木怎么也想不到,此人竟然是日本人!

    “就是他!”处座接过话头,“我当时掌握他的情况后,没有声张,这两年一直派人盯住了他,不过此人很狡猾,一直都没露出任何破绽,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三个月前,他终于露出了马脚,在上海秘密会见了另一名日本人,而他会见的这名日本人,现在就在南京!”

    “有这种事?”

    王天木兴奋起来——原来处座把自己叫回南京,确实有着一个天大的任务等着自己完成,不过这案子查到这里,已经算是唾手可得,处座把这份功劳给自己,那根本就是把煮熟了的鸭子递到了自己嘴边,万万没有吃不到的道理!

    不过王天木也明白,就算万无一失的机会,那也得万分谨慎,这是一个资深特务人员的自觉——低头思忖了片刻之后,王天木才又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处座,您两年前就知道了这个马绍武的身份,却一直等到现在才动手,恐怕还有别的用意吧?”

    “当然,”处座得意的摸了摸下巴,“查到就抓,那是莽夫之所为,我之所以当时不揭穿马绍武的身份,原因有二:第一,这马绍武是徐恩曾的得力干将,出了事徐恩曾一定会死保,我们只有口供的情况下,根本动不了他,倒不如放长线慢慢查,将证据做实做密,到时候就可以给徐恩曾和党调处来一个致命一击。至于这第二点呢,”处座顿了顿,看向王天木:“天木你猜猜?”

    “当然是因为校长,”王天木也笑了,“校长最不乐意看到的是我们和党调处内斗,就算我们知道马绍武是日本间谍,但只要我们把手伸到党调处,校长也绝不会同意,倒不如从外线着手,由外而内的查到党调处,这样校长和徐恩曾都无话可说。”

    “哈哈!”处座仰天大笑,“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天木,我这点心思,也就你能看的明白了!当时方途还问过我,为什么不直接抓人,让徐恩曾出个大丑,他哪里知道我的心思?!”

    “处座英明!”王天木拜了一拜,笑道:“那我这就动手?”

    处座却摇摇头,面色凝重的说道:

    “不急,这个和马绍武接头的日本人住在使馆街,名字叫黑木庆清,年纪已经五十多岁了,对外的身份是日本三菱株式会社的商人,和日本大使馆的往来密切,我们想要抓他,恐怕得有切实证据,否则容易闹出外交纠纷。”

    “这倒有点麻烦,”王天木的表情也凝重起来,“要不,暗地里动手?”

    “不太好办,我已经托人在日本对他进行了调查,此人身份履历清晰,用的也是他真实姓名,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太好动手.....“处座抿了抿嘴唇。

    “嗯.....”王天木也沉吟起来。

    其实,暗地里潜伏的特务好处理,无非就是抓和杀,并且事后不会有太大纠纷,毕竟化名潜伏本身就代表心里有鬼,双方谁都不会闹到台面上来。

    但另一种间谍就比较难处理,比如大使馆的武官,敌国的新闻记者,这种人就不太好在明面上动手,抓了也很难处理,往往就是驱逐出境了事。但相应的,这种人行迹相对透明,也比较好管控。

    这个黑木庆清就是这类特务,要抓他,必须人赃并获证据确凿,否则很容易酿成国际纠纷。

    看王天木沉吟不决,处座也不催促,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天木,此事棘手,之所以叫你回来,是因为你老成持重,换成别人,弄不好就能引起国际纠纷,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筹谋,既要顾全大局,又要行事缜密,多考虑一段时间没有关系,反正此人就住在使馆街,短时间内也没有逃跑迹象。”

    “嗯。”

    王天木点了点头,这件事确实需要从长计议。

    “对了,北平新上任的这个特高课课长,详细资料你调查清楚了没有?”处座话锋一转,换了话题。

    “川崎近卫,武藤以前的下属,平民出身,”王天木思索着搜集来的信息,“不过日本军队内部的情况您也很清楚,一把手独掌大权,他以前没什么权利,武藤的事情参与的也不多。至于性格嘛,现在还看不出来,至少这半个月没什么动静,我寻思着,他应该是在忙于巩固权力。”

    “会咬人的狗不叫,”处座撇了撇嘴,“越没动静,越说明有大动静,你发个电报给方途,让他小心着点,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

    “嗯,我会提醒方途,”王天木赶紧点头,“还有,方途最近好像勾搭上了一个小姑娘,平日里打得火热。”

    “真的?”处座眼睛一亮,面带笑意,“千年老树开花了啊!特务处里那么多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他都看不上眼,怎么一去北平就动了花心?”

    “处座,”王天木赔着笑,说话却更加小心了,“那个小姑娘,是赵可桢的女儿。”

    “啊?”处座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