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四九章 穷根究底

第一四九章 穷根究底

    <div>潜行1933第一四九章 穷根究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处座说的是,对日本人不用太客气,”唐纵连忙附和,“只是,通电嘉奖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稍微延后?”

    “唔.......”

    处座微微沉吟——唐纵说的是,一旦通电嘉奖,这事情可就算闹大了,风声传出去,恐怕还真的会给外交部带来很大压力。

    “算了,”处座挥了挥手,“嘉奖的事情暂且押后,过段时间再说。”

    “卑职遵命。”唐纵连忙点头。

    “对了,上海那边党调处查获红党的案子怎么样了?”处座突然话锋一转。

    前几天在上海发生了一件大案,红党十几个人在上海滩外崇明岛附近训练,不知道怎么的被党调处听到了风声,不过派人抓捕的时候却出了岔子,闹到最后只抓了两个人,派去的党调处特工却被炸死了十几个,搞了个鸡飞蛋打得不偿失,在南京的特工系统里已经传为笑谈。

    “十几个人就抓了两个,自己倒死了十几个,抓到的那两个也抵死不认,徐恩曾一怒之下,直接就地枪决了。”唐纵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错,不错,”处座的脸上也挂着微笑,“我还以为能审出什么东西,没想到这回抓到的几个红党倒挺硬气。”

    “确实硬气,”唐纵的脸上有点严肃起来,“听说这回是红队的武装分子,不是以前那些书生,被抓的时候当场拉响炸弹,这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的。我听说党调处的人现在都申请去外地,不敢留在上海了。现在这些红党,都是亡命徒啊!”

    “嗯,看来上海的红队又要重建了.....”处座沉吟起来。

    红队,是四一二之后,红党成立的锄奸队,主要是处置叛徒为主,也是当时整个中国最早的特工行动队,领头者正是大名鼎鼎的古顺章,不过古顺章叛变之后,红队就有点销声匿迹的意思。

    不过看现在这几个人的胆魄,这红队又死灰复燃了。

    “对了,发电报让王天木回来呆几天,就说我有急事问他。”处座目光闪动。

    “好,我这就去办。”唐纵点点头,走了出去。

    等唐纵走出去,处座不由得摸了摸下巴——王天木的性格他很了解,为人粗中有细,也足够精明,但有个缺点,就是容易“得志便猖狂”,这次干掉武藤,别让他兴奋之下弄出什么岔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与其如此,不如让他回上海呆两天,一方面查查红党,一方面自己也能看着他点。

    至于北平,就留方途先看着就好了,他做事头尾处理的比较好,应该能解决后续事宜。

    ........

    “报告中佐,《益世报》刊登声明,有满洲的所谓抗日义勇军司令‘老北风’发了声明,说是武藤是他们派人干掉的,声称对此事负完全之责任,这是报纸。”

    北平宪兵队驻地里,一名特高课的情报人员正在向新任北平特高课代理课长川崎报告情况,同时把一张报纸递给了武藤。

    “放屁!”川崎看都不看,一把将报纸扔在了一边。

    “老北风”是东北悍匪,“九一八”之后就拉了一杆人马在满洲抗日,声势闹得挺大,不过这是哪里?这是北平!

    与满洲相隔千里,这臭胡子倒是什么账都敢认!

    “还有,南京复兴社特务处否认了此事是他们所为,声称王天木一直在上海,并未来到北平,建议我们详加调查,不要血口喷人。”情报官又拿过一份电报。

    “屁话,又是屁话。”川崎无奈摇了摇头。

    这件事如果不是王天木干的,他川崎两个字倒过来写!

    “对了,土肥原机关长已经联系上了,他说‘知道了’。”情报官又说道。

    “知道了?就这三个字?”川崎皱了皱眉头。

    土肥原机关长总领满洲和华北的情报大局,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自己虽然现在总领宪兵队和特高课大权,但能不能扶正还要看土肥原机关长的意思,自己满以为北平发生了这么大事,土肥原机关长一定会很快过来,哪知道等了一个星期,等来的却是“知道了”这三个字。

    “好了,你下去吧!”川崎挥了挥手。

    那名情报官“嗨”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不过他前脚刚出去,后脚就退了回来,满脸紧张的汇报道:

    “中佐,快点准备一下,土肥原机关长来了!”

    “什么?!机关长来了?!你没有认错?!”川崎一下站了起来。

    “已经进院门了,前段时间我跟随武藤大佐接待过机关长,绝不会认错!”那名情报官语气很是坚定。

    川崎没时间再回答,赶紧开始整理军容军姿,手忙脚乱之际,办公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一名身穿便装的五十岁老年男子迈着八字步走进了屋里,打量了川崎和情报官一眼,斜着三角眼问道:

    “你就是川崎近卫?”

    “嗨依,卑职见过机关长!”川崎早就如木桩一样站直了身体,笔直的敬了一个军礼。

    “武藤怎么死的?!”土肥原厉声问道。

    “报告机关长!”川崎额头上冷汗直冒,“武藤大佐是在抓捕王天木的时候中伏身亡的!王天木利用投降我们的一个复兴社特务和一个中国警所所长设计了圈套,谋害了武藤大佐!”

    “材料呢?拿来我看!”

    土肥原圆滚滚的脸上肌肉颤动——很少有人知道,武藤是自己军部一位恩师的儿子,若非如此,武藤也不会在不到四十岁年纪就做到北平特高课课长的高位,现在他死了,自己回京都后,根本无面目面对自己的恩师!

    一旁的川崎早已把这几天搜集的所有材料都递了过去,土肥原没有坐下,而是就那么站在原地查阅,看完一份,就往地上仍一份,不到半个小时,地上就七零八乱的洒满了各种文件。

    “这么说,武藤是因为中了王天木的反间计和苦肉计,这才殒命?”土肥原终于抬起头来,用阴鸷的目光盯着川崎。

    “现有的情报显示确实如此,那个警所所长罗永乾事发前半天紧急转移了他在北平的家属,显然早有预谋,还有那个报信的前复兴社叛徒,事发后也已经不知所踪。”川崎硬着头皮回答。

    “听起来很简单,”土肥原阴冷的笑了笑,“不过,武藤不是一般的小兵,他是特高课的情报主官!在这之前,他曾经潜伏西伯利亚和海参崴多年,情报工作经验极为丰富,能这么轻松的中计?他连基本的情报甄别能力都没有了嘛?!如此轻易的信任两个中国人,他难道连一个情报人员最基本的警惕心理都没有吗?!”

    “这......”

    川崎张口结舌,不过这话应该问的是武藤,他可没法回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