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四七章官上任

第一四七章官上任

    “报告中佐,那名给武藤大佐提供王天木情报的复兴社叛徒已经失踪!”

    “报告中佐,燕京大学警所所长罗永乾全家十二口人,已经在事发前被人接走,现在下落不明!”

    “报告中佐,燕大警所的所有巡警已经被押回特高课,他们招供说,罗永乾事前安排他们去查找一个形貌和王天木一模一样的人,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要抓的人具体是谁!”

    已经是凌晨3点钟了,特高课依然是灯火通明,川崎满面疲惫的坐在原本武藤坐的位置上,耐着性子听着众多下属收集回来的消息。

    以前总觉得武藤平时也不是很忙,也就是开开会,骂骂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回当家做主才知道,特高课课长这个职位真的不轻松,尤其是各种情报和线索千头万绪,要从中抽丝剥茧的分析出真实的有价值的东西,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当然,以前武藤也不是一个人做,绝大部分脑力活动都交给了副官武藤,可自己现在却没有一个得力助手,所有的事情都得自己动手,如果真的这么干下去,累死半条命也不够看。

    “报告中佐,大佐生前的遗物和所有资料已经全部整理完毕,正在等待您查阅!”

    川崎正在沉思,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川崎疲惫的挥了挥手,下意识的示意对方离去。

    不过马上,他就又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浑身被火烧的破破烂烂,但眼神依然倔强的黑脸汉子,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叫田中秀树?”

    “是的,属下特高课上士行动队员,田中秀树。”田中连忙敬了个礼。

    “你只是上士军衔?”川崎诧异道。

    “是的,属下几个月前刚刚从冈田联队调进宪兵科,以前是冈田联队的情报细作。”田中秀树回答。

    “哦?”川崎又看了田中两眼,“宪兵队里还有两个少佐和不少尉级军官,怎么我看都是你在忙活?”

    “报告联队长,诸位长官都在北平的各个片区负责,这几天恰好都是我在大佐身边,对今天的事情比较熟悉一点,所以今天我做的比较多一些。”

    “嗯,你很不错,”川崎若有所思的看着田中,“今天你也辛苦了,早点下去休息吧!”

    “多谢联队长!不过卑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今天晚上恐怕是不能休息了,如果联队长没什么事的话,卑职先行告退了。”田中勤勤恳恳的回答。

    “你要去忙什么?”川崎饶有兴味的开口。

    “去抓那两个逃跑的内线,如果不是他们,大佐也不会遇害,还有,他们的行动明显是经过周密布置,我怀疑,王天木就在附近,我打算到各个可疑的地点排查一下。”田中回答。

    “嗯,你去吧。”川崎挥了挥手。

    他对这个任劳任怨,看上去非常忠厚耿直的上士很有兴趣。

    自己刚刚接手特高课,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还很不好说,自己有必要从低阶军官中提拔一些人,巩固自己的势力。

    接下来的大半夜,川崎几乎彻夜未眠,一方面他把武藤的所有权力迅速接管过来,另一方把这边发生的所有事情报告给了关东厅特高课总部。忙到后半夜凌晨五点多钟,终于算是把所有事情理出了一个眉目。

    事情很明显,前段时间抓获的那个复兴社叛徒和燕大警所的罗永乾两人提供了虚假的情报,利用武藤大佐急于抓住王天木的心理,诱使武藤做出了错误判断,最终导致了武藤身中剧毒,命丧火场。

    这其中,王天木应该起了关键作用,或者,那个姓方的也有功劳。

    ..........

    “东西都销毁了?”

    秘密据点里,耿朝忠正在和云蔚会面。

    “有田中帮忙,关键的几份材料都销毁了,仅凭剩下的那几份材料,是查不出什么东西来的。”云蔚回答。

    耿朝忠问的是武藤和江州之前搜集的有关自己身份的情报,这些东西落在别人手里,难保还会让人查出什么东西,所以趁着这个时机,销毁掉关键材料才是耿朝忠的最终目的。

    “那就好,新任的那个川崎怎么样?他知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耿朝忠又问道。

    “暂时应该不知道,武藤知道您身份也才几天,再说,武藤嘴严的很,就连田中都是任务开始前才知道的,还有就是警所里那五个宪兵,不过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云蔚回答道。

    “那就好。”耿朝忠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武藤那个司机怎么回事?他知不知道?”耿朝忠突然想到了什么。

    “田中已经探过他的口风了,他只是负责驾车到警所附近,根本不清楚具体任务。”云蔚摇头道。

    耿朝忠微微颔首——如果没什么意外情况,他还不想舍弃燕大图书馆长这个职位,毕竟在燕大呆了那么久,认识自己的人不少,再找个掩护身份也很麻烦。

    “对了六哥,那个田中是怎么回事?我敢保证,您之前是真的要杀死他,怎么一眨眼他就成了您安排的内线了?”云蔚终于提出了一个他早就想问的问题。

    在警所放火的时候,六哥明显就是要把田中和武藤烧死在里面,但自从田中在里面唱了那首歌以后,六哥就改变了主意,这点确实有点奇怪。

    “他是日共的人。”耿朝忠回答。

    “日共?”云蔚诧异。

    “对,日共,”耿朝忠点了点头,“他临死前唱的那首歌,就是日语版的国际歌。”

    “原来如此。”云蔚恍然大悟。

    “日共以推翻天皇,建立无产阶级政权为奋斗目标,这点,和我们是一致的,实际上,我们红党的成立和在日留学生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早期的很多党员,都有日本留学经历。”

    “没想到,没想到,”云蔚连连感叹,“那日共人数多不多,有没有自己的军队?”

    “军队是没有,不过人可不少,日共是22年成立,不比中共晚多少。日本的各个阶层都有他们的人,只不过现在受天皇压制,基本都处在地下活动。”耿朝忠笑道。

    “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和他们联合起来?”云蔚突发奇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