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四三章 救人

第一四三章 救人

    纳尼?!

    田中是红党?!

    耿朝忠的心里几乎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初见田中时候的一幕幕出现在他的眼前。

    猥琐,贪生怕死,愚蠢不堪,这个一点都没有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前日本陆军上士,竟然是一个红党?!

    如果他真的是红党,那么之前那些贱贱的表现,似乎就有了顺理成章的解释,因为他根本就不愿意为日本****卖命,那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为帝国殉葬的觉悟了!

    耿朝忠呆呆的看着火光熊熊的屋子,听着里面壮怀激烈的歌声,这种濒临死亡时所发出的呐喊,绝不可能有假!

    他抬了抬手,嘴唇略微动了动,想要命令救火。

    可接着,他又犹豫了。

    虽然田中是红党,但他是日共的人,救他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但这个念头只是微微一刹那在脑海闪过,很快,耿朝忠就下了决定,他单手猛地一挥,厉声道:

    “听我命令,救火!”

    “救火?”云蔚和罗永乾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费了这么大劲毁尸灭迹,现在又要救火,六哥不是吃错药了吧?

    再说了,火势越来越大,虽然暂时还没有烧透,但此时的屋子都是木制结构,一旦房梁被烧塌,进去毫无疑问是在送死!

    扑通一声,旁边的耿朝忠跳进了院子里接雨水的水瓮,紧接着,浑身湿透的他一跃而起,像一头猎豹一样冲入了火场——已经不可能再拖了!

    浓烟滚滚,目不视物,但屋子里的歌声依然在继续,虽然越来越低,还伴随着不间断的咳嗽,但毫无疑问的为耿朝忠指明了方向,他穿过浓烟,迎着炙热的火焰,敏捷的躲过几个从天而降的砖瓦,一把揪住了缩在角落里的田中。

    “干什么?!”

    田中下意识的低吼了一声——此时的田中早已失去了听觉和嗅觉,浓烈的烟雾已经让他五感皆无。

    “别动!”

    耿朝忠将他揪起——田中的裤腿和衣角已经开始冒火,但耿朝忠根本不管不顾,一把将田中背在了身上,几个箭步就冲出了屋子。

    一盆冷水迎面扑来,瞬间将满身是火的耿朝忠和田中浇了个透心凉,耿朝忠抖了抖湿漉漉的头发,这才把田中放了下来。

    “六哥,您救他干什么?”云蔚端着手里的水盆,有点发愣。

    耿朝忠回头看了看屋子,只见屋顶已经被烧的通红,紧接着一声巨响,整个屋顶轰然落地。

    “一会儿再说,火这么大,很快就有人过来,咱们赶紧走!”耿朝忠命令道。

    “好!”

    三人不敢迟疑,耿朝忠力气大,背着田中率先跑出了屋子。

    远处,传来了零零星星的呐喊声和枪声,埋伏在附近的王天木开始对特高课进行阻击,为耿朝忠的出逃提供方便,三人沿着早已计划好的路线,转眼间消失在了夜色中。

    ........

    “六哥,武藤一死,估计整个北平城都要乱了,我们要不先撤吧!”附近的一处民居里,云蔚劝解着旁边的耿朝忠。

    “不急。”耿朝忠摇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田中,田中被烟熏了不短时间,有点一氧化碳中毒和窒息的症状,不过经过简单的治疗,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

    “你先和罗永乾出去,一会儿我叫你再进来。”耿朝忠吩咐道。

    云蔚答应了一声,和罗永乾走了出去。

    田中的眼皮在微微颤动,紧跟着,手指头也开始下意识的抓挠,耿朝忠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脸,低声呼唤:“田中,醒醒!”

    终于,田中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屋顶,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还有一个人,过了好久,他的视线终于开始聚焦,意识也终于恢复,接着,他把目光投射到了耿朝忠的脸上。

    “你.......”

    田中有些迷茫,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

    “别急,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红党?”耿朝忠开口道。

    田中闭口不言,眼睛却骨碌碌的转了几圈,脸上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呆滞憨厚的神态,气质上仿佛换了一个人。

    “我听到你在唱国际歌。”耿朝忠注视着田中的眼睛。

    “我随便唱的,根本不知道那首歌的名字。”田中否认道。

    “临死前唱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歌,你还真有闲情雅致,”耿朝忠微笑着摇了摇头,“田中,我知道你是日共的人,别否认了。”

    田中的眼睛里露出几分疑惑,他看了耿朝忠一眼,低声道:“你为什么救我?”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大村卓一的人,他是奉天满铁株式会社的副总经理,以前曾经救过我一命。”耿朝忠开口道。

    田中看着耿朝忠的神态,似乎在辨别他说的是真是假,片刻后,田中终于低沉着声音开口道:

    “大村是我们满洲分部的书记,你怎么认识他的?”

    “我在满洲执行任务的时候,承蒙他照顾,这才逃过一劫,”耿朝忠微笑着看着田中,“所以,我听到你唱那首歌的时候,决定救你一命。”

    “你破坏了我的计划。”田中瞪了耿朝忠一眼。

    “不是我,你根本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加入特高课,更不用说得到武藤的信任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耿朝忠笑道。

    “你根本不懂潜伏,升级太快很容易惹人怀疑。”田中摇了摇头,神色很是执拗。

    “我们为什么要谈这些?”耿朝忠无语道。

    “你救我的原因不是这么单纯,”田中的脸上透着从所未见的精明,“说罢,你有什么条件。”

    “好,确实有条件。”

    耿朝忠点了点头,其实他救田中的原因还就是这么单纯,但明显田中不信,他也乐的如此。

    “本来,我以为云蔚——就是渡边太郎,”耿朝忠斟酌着言辞,“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但既然你是日共,那我们就有了合作空间。”

    “你想让我掩护渡边,让他继续潜伏下去?”田中挣扎着坐了起来。

    经过这么一会儿的休息,他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

    “不错,你的目的是潜伏,我的目的也是潜伏,你们完全可以互相配合一下。”耿朝忠说道。

    “嗯......”田中沉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片刻后,他好像下定了决心,开口道:

    “可以,不过我不会帮你们杀日本人,他们也是这场不人道战争的受害者,我可以提供帮助,但绝不会杀死自己的同胞。”

    “当然,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情,我们只是合作,一切都是等价交换。”耿朝忠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