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四零章 最后的晚餐(一)

第一四零章 最后的晚餐(一)

    “田中,布置的怎么样了?”

    武藤坐在开往燕大的轿车上,慢条斯理的问坐在旁边的田中秀树——为了这次的任务,他几乎动用了手头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就连一直在赵可桢身边监视的田中都被他带了出来。

    “按照您的吩咐,燕京大学周边要道,都有我们的人埋伏,三轮摩托车也都已经准备好,就算负责在燕大内部抓捕的同僚失手,他两条腿也跑不了多远。只要大佐您一声令下,他插翅难逃!”田中回答道。

    “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武藤却摇了摇头,“上回抓王天木就是个教训,对方一定在燕大周围有暗哨,我们宪兵队的人,军队气质太浓,那是掩盖都掩盖不住的,所以除非目标已经明确,绝不能轻举妄动!”

    “嗨依!大佐英明!”田中回答道。

    武藤没有再说话,透过被遮蔽的严严实实的车窗向外望。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钟,天色已经开始逐渐变黑,屋外的景色也越来越模糊,武藤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整件事,好像进行的有点太顺利了?

    这方途身兼红党和特务处科长的双重身份,潜伏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暴露,难道会意识不到自己在麻痹他?

    武藤的眉头微微抖动了一下,他闭上眼睛,开始仔细的回想着前因后果,揣摩着每一个可能的疑点。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江州的死有点蹊跷。

    可是江州去岛城调查的事情,除了自己和渡边以外,根本就没人知道,这个方站长就是再神通广大,也绝不会意识到自己在调查他。

    更何况,江州的死因自己也已经让岛城方面进行了查询,江州死的当晚,确实当地的警察局进行了一次缉查走私贩毒的行动。

    应该是自己多心了。

    武藤摇了摇头,哑然失笑——常年的特务生涯,难免有时候让人有点疑神疑鬼。

    “大佐,距离警所不远了。”前面的司机提示。

    “下车,从警所后门进去。”武藤下令。

    汽车停在了路边,几个人鱼贯走下,快步向着特别警所走去。

    燕大特别警所正面对着的是燕京大学正门,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武藤安排的一小队宪兵就住在这里。

    几个人来到后门,田中走上前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化名“渡边太郎”的云蔚端着一个碗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的武藤众人,不由得面露喜色,开口道:

    “大佐,请进,我们正在吃饭,为一会儿的行动做准备。”

    武藤“嗯”了一声,迈步走进了院子。

    小小的四合院里空无一人,云蔚一边走一边把武藤迎进了屋子,武藤走进去,里面五个便衣打扮的宪兵正端着碗吃饭,看到武藤进来,纷纷放下碗站起来行礼。

    “免了,”武藤挥了挥手,“大家抓紧时间吃饭,一会儿说不定就有行动!”

    几个人不敢多话,一个个都抓起碗使劲往肚子里刨食。

    “渡边,今天下午有没有查到王天木的行踪?”武藤打量着这个小小的四合院问道。

    “报告大佐,罗永乾已经把所有警察都放了出去,不过没什么发现。”云蔚回答道。

    “那个龚盛呢?”武藤看了看东面的一扇窄门,通过这个窄门,可以走到前面的警所。

    “他不敢露面,很早就回去了。”云蔚答道。

    “你怎么不吃饭?”武藤突然看了云蔚手里的碗一眼。

    “我已经吃过一碗了,这是第二碗,有点吃不动了。”云蔚放下碗笑道。

    “嗯,平时你的肚子不小啊,今天是怎么了,才吃了一碗就吃不动了。”武藤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快要行动了,有点紧张,吃不下。”云蔚羞赧的笑了笑。

    “嗯,你把罗永乾给我叫过来,我有话问他。”武藤挥了挥手。

    云蔚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戴着大檐帽的罗永乾搓着手走了进来,看到武藤连忙立正行礼,大声道:“卑职罗永乾见过大佐!”

    “嗯,你辛苦了,有没有看到王天木的下落?”武藤扫了罗永乾一眼。

    “报告大佐,我已经派人四处查看了,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罗永乾满脸忐忑的回答。

    “罢了,”武藤不置可否的挥了挥手,“那个周协理呢?今天有没有看到他的踪迹。”

    “看到了,”罗永乾精神一振,“刚才他还进来跟我打招呼,说是要出去吃饭,刚才已经回去了。”

    “回燕大了?”武藤眼睛一亮。

    “是的,不过按您的吩咐,我没敢动手。”罗永乾回答。

    “不需要你动手,你只要能大概掌握他的行踪就行。”

    武藤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渐渐擦黑,再有半个小时,天差不多就该完全黑了,屋子里同样是一片黑暗,除了几名宪兵叽里咕噜吃饭的声音,几乎没了别的动静。

    “大佐,要不要动手?这方途每天晚上都会呆在图书馆,燕大后山我们也看住了,只要领几个人过去,抓住他的机会一定很大!”云蔚满脸兴奋的说道。

    “不急,燕大动手不太方便,学生很多,弄出事来很麻烦,”武藤摇了摇头,又看向了罗永乾,低声道:“罗所长,你有没有办法把这个周协理骗出来?”

    “刚刚他吃饭倒是个好机会,不过现在”罗永乾为难的摇了摇头。

    “那算了,还是按照原计划,等他睡觉以后,我们摸进去,来个瓮中捉鳖!”武藤挥了挥手。

    不知怎么的,他今天总有点心绪不宁的感觉,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驱使他尽快行动,抓住这个自己梦寐以求的对手。

    冷静,一定要冷静。

    武藤摸了摸下巴,今天这个功劳实在是太大,只要将这个方途抓住,那么身在北平的王天木一定也会落在自己手中,一石二鸟,一网成擒,一劳永逸无数个中国成语出现在武藤的脑海,只要这一次的计划成功,不啻将代江山的左膀右臂全部斩断,从此以后,华北地区,就是特高课一家的天下!

    当啷!

    突然之间,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屋子里的众人都是一惊,抬眼一看,却是一名日本宪兵手持的碗掉在了地下。

    “怎么搞的?!吃个饭都拿不住碗!”云蔚厉声斥责。

    “算了,可能我今天太严厉了,搞得大家有点紧张。”

    武藤脸上挤出几分笑容——刚才这当啷一声,着实也把自己吓了一跳,不过身为主官,自然要显得镇定自若一些。

    当啷!

    武藤话音刚落,又是一声脆响,另一名宪兵手持的碗竟然也掉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武藤一下子站了起来。

    虽然天色已经很晚,但他还是清晰的看到,这名宪兵满面乌黑,嘴角正渗出一缕缕鲜血,这个症状他很清楚,中毒,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