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三五章 武藤必须死

第一三五章 武藤必须死

    <div>潜行1933第一三五章 武藤必须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干掉武藤?”王天木一愣,但马上摇头道:“武藤不好杀,再说,江西那边委员长指挥五路兵马已经包围了红匪,处座也绝不会同意在这节骨眼时候惹恼日本人。”

    “如果武藤不是我们杀的呢?”耿朝忠问道。

    “你什么意思?下毒?暗杀?”王天木眉头一皱,紧接着摇头道:“不行,这么一来,我们打进特高课的棋子就废了,你培养这么一个人不容易,不能就这么浪费掉。”

    “这两点肯定不行,”耿朝忠表示赞同,“但我们是否可以制造一个机会,让武藤

    死的明明白白?”

    “你是不是已经有什么鬼主意了?”王天木看了耿朝忠一眼。

    “有就好了,”耿朝忠摊了摊手,“这武藤胆子很小,只要出去,总有人在周围保护,杀了人也很难逃的掉,要不得话,我前段时间就动手了。正因为好几天都想不到办法,这才拿出来和王大哥商量一下。”

    “车祸?”王天木嘴里蹦出两个字,“让云蔚破坏武藤轿车的制动装置。”

    “不行,这种对付一般人还可以,对付不了武藤。”耿朝忠摇头。

    王天木问缓缓点头,确实,一般的手段只能对付一般人,对身经百战而又训练有素的特务,恐怕很难成功。

    “算了,等等吧!”王天木摆了摆手,“大局为重,等灭了红党,我们再和日本人撕破脸不迟。”

    “王大哥,等灭了红党,恐怕我们就再也杀不了武藤了!”耿朝忠突然站了起来,在地上走了几步后,才继续说道:

    “王大哥,实不相瞒,我杀武藤,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武藤恐怕很快就会离开北平!”

    “他要离开北平?”王天木惊道。

    “不错,云蔚告诉我,武藤已经受到了日本特高课上面的嘉奖,估计很快就会调往上海。”耿朝忠正色道。

    “有这种事?”王天木皱了一下眉头。

    “不错,”耿朝忠看了看窗外,“消息不会有假,一旦武藤调动,再想杀他恐怕很难。大哥你也知道,上海特高课的力量该有多强大。”

    “嗯……”王天木陷入了沉思。

    武藤,几乎让王天木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上次的失败,令王天木在特务处的威望也受到一定冲击,如果能一雪前耻,他不介意干掉武藤,关键是,能否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完成此时。

    过了好久后,他才双目直视耿朝忠问道:“你想怎么办?”

    “十面埋伏。”耿朝忠胸有成竹的说道。

    ……

    两人足足商量了两个多小时,王天木才心满意足的离开,而耿朝忠的脸上不由得也露出微笑。

    杀武藤,是他在岛城的时候就定下的策略。

    原因很简单,江州一夫的死,必然会给武藤敲响警钟,尤其是云蔚提供的消息表明,武藤有极大可能已经怀疑自己是红党,况且,江州一夫留下的资料还在武藤手里,只要武藤肯下功夫,再次查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根本不是难事,这种情况下,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所以,自己才索性让云蔚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武藤,这样一来,至少可以暂时把武藤稳住。

    说穿了,这是一个骄敌之计,目的就是让武藤对自己放下心来。

    但即便如此,自己也绝不可能容忍武藤继续活下去,谁也不知道武藤什么时候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土肥原,一旦告诉土肥原,那自己的身份必将暴露!

    换句话说,现在的自己,其实一直都在于时间赛跑!

    所以,武藤必须死,越快越好!

    这是一步险棋,但也是耿朝忠能想到的最快的办法……

    其实,在六国饭店与武藤见面的时候,耿朝忠就已经忍不住杀心,但武藤非常谨慎,选择的地点非常安全,况且在自己不出面的情况下,武藤也根本不会露面,这才有了之前的那次见面。

    低头继续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计划,耿朝忠这才站起身来,他需要利用所有的有利因素完成这次绝杀!

    ……

    “还没有先生的消息?我有重要情况需要禀报!好,先生回来的时候,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

    北平特高课里,武藤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可惜,土肥原先生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能见到他就好了。

    自己策反利用方途的计划,一直都没来得及汇报给土肥原先生,关键就是,土肥原先生太忙了,并且也决不允许任何人探查他的下落。

    武藤叹了口气……

    没有了江州一夫的第九天,武藤仍然无法适应。

    耿朝忠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是个因人成事之徒,但武藤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耻辱,相反,他还很自豪。

    熟读三国演义的他很明白,刘备之所以能成就大业,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大本事,而是因为他善于用人,武藤对自己这方面的能力一向很自信。

    所以,他叫来了自己现阶段最信任的人。

    “渡边,你觉得,这个方站长,能否真正的为我所用?”武藤的手指头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看着面前的云蔚。

    “大佐,属下的内心深处,其实一直不赞成您这么做,”云蔚谨慎的开口了,“此人极度危险,我必须提醒您,如果他狗急跳墙想要杀人灭口,我不排除他向您动手的可能。这种人,是绝不允许有把柄落在别人手上的!”

    “你说的没错,我何尝不知道这点,”武藤点了点头,“只是,他所处的位置太诱人了,他活着能提供给我们的东西,远远要超过他死去所能提供的。”

    “但我还是担心您的安全…”云蔚担忧的说道。

    “我不会给他机会,”武藤冷笑了一声,“如无必要,我不会跟他见面,还有,只要他接受了我抛去的诱饵,那他只会越陷越深!”

    “嗨依,属下明白。”云蔚低声答应道。

    武藤点点头,站起身来,背着手在房间里踱了几步,抬头道:

    “渡边,你安排几个人,安插到燕大警所的罗永乾那边,做好监视方途的工作,方途如有异动,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