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三二章 你们都是特务

第一三二章 你们都是特务

    “嗯,不过见面的事情也不容易,那个日本特务一直跟着你,恐怕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雍婕说道。

    “说的也是,”赵可桢点了点头,低头思索了片刻,才开口道:“要不,我让女儿传个消息?”

    “这...不好吧!”雍婕脸上出现犹豫之色。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赵可桢面色一变,雍婕也快速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

    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雍婕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脸上露出苦恼的神情,回头道:“老赵,是尔笙,她应该听到了。”

    “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赵可桢愁眉苦脸的说道。

    “时间应该不短了,”雍婕的表情同样苦闷,“她是穿着袜子上来的,我听的出来。”

    夫妻两人满脸无奈的对望着,长期以来,他们夫妻间的谈话都会谨慎的避开女儿,没想到,今天竟然被女儿发现了!

    “我去跟她谈谈吧!”雍婕站了起来。

    “不,我去谈。”赵可桢按了按妻子的手臂,走向了门外。

    走到女儿的闺房门外,赵可桢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低声道:“尔笙,睡了没?”

    “我睡了。”房间里传出赵尔笙慌张的声音。

    “尔笙,爸爸想跟你谈谈。”赵尔笙轻轻的说道。

    “不,我想睡觉。”赵尔笙的声音很坚决。

    “尔笙,我知道你听到了,”赵可桢叹息着,“你长这么大了,很多事情,我也该告诉你了。”

    屋子里一片沉默,过了好久,终于传出了女儿的声音:“爸爸,你进来吧!”

    赵可桢推开门,走了进去。

    昏暗的台灯下,身穿睡衣的女儿正抱着膝盖靠在墙角,她的眼睛有点茫然,似乎完全失去了方向。

    赵可桢轻轻的走到女儿的床边,伸出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许久许久,赵尔笙突然“哇”的一声,扑进了父亲的怀里,痛哭起来。

    “女儿啊!”赵可桢轻轻的抚慰着女儿娇弱的脊背,“之前你还小,我本来打算,等你大学毕业了,我就告诉你,没想到,我的女儿很聪明,这么快就知道了。”

    “你骗人,你根本就不想告诉我!”赵尔笙一抽一抽的哭泣着。

    “没有,我真的是想等你长大一点了才告诉你。”赵可桢辩解道。

    “瞎说!”赵尔笙突然抬起头来,一下子跳到了墙角,脸上的泪痕却掩饰不住眼睛里的聪慧,“我知道,你们有纪律,就算是亲生女儿也不能告诉!还有,等我大学毕业了,你就要把我送到国外,你们就是想瞒我一辈子!”

    赵可桢的表情一滞,女儿说的对,他们夫妻俩还就是这么想的。

    “从小到大,你们都在骗我,每个周末,你都会开车带我和妈妈出去玩儿,但一出去,你就丢下我们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现在知道了,你一定是出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赵尔笙毛茸茸的眼睛瞪的像一头小老虎,“还有,经常有人三更半夜的来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赵可桢无言以对。

    “我早就发现你有问题!”赵尔笙叉着腰站在床上,指着赵可桢义正辞严的说道。

    “好,好,好,女儿真聪明,像我。”赵可桢无奈的说道。

    “不,我不像你,你一点都不聪明!”赵尔笙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可桢,接着又看了看屋外,“妈妈才聪明!我一直都觉得你有问题,但从来没觉得妈妈有问题,今天我才知道,你们两个都在骗我!”

    “.......”

    “女儿,”屋门被推开了,雍婕也走了进来,她的脸上既温柔又骄傲,“我的宝贝女儿,你最像妈妈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说,是不是?”

    赵尔笙没有理她,突然抓起床上的枕头,被子,所有能抓的东西都被她抓了起来,一股脑儿的扔向了雍婕,满脸愤怒的吼道:

    “你是特务,我妈是特务,周协理也是特务,我认识的人都是特务,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真的!”

    “闭嘴!”“你小声点!”

    夫妻两人同时怒斥。

    赵尔笙被两个人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嘴一扁,看样子又要哭起来。

    “乖女儿,别闹了,”雍婕轻轻的拨开了赵尔笙扔过来的枕头,走到了床边,低声道:“至少,我们对你的爱是真的。”

    “哼!”赵尔笙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女儿,”赵可桢一把揪住女儿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脚丫,连拖带拉的把她揪了过来,“你也别生气了,你这不已经知道了吗?”

    “知道有什么用,你们以后还会一直骗我,这个家里,只有我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赵尔笙闭上了眼睛。

    赵可桢和雍婕对视了一眼,两人缓缓的点了点头,雍婕这才坐到床边,搂住了女儿的肩膀,低声说道:

    “女儿,现在我告诉你,我们两个,都是红党。”

    “我已经知道了!”赵尔笙气鼓鼓的说道。

    “尔笙啊,你既然知道了,你就应该理解我们,我们的工作有特殊性,很多事情是不能告诉家人的。这不只是出于保密,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赵可桢也在旁边说道。

    赵尔笙没有说话,先是看了看赵可桢,又看了看雍婕,然后很严肃的问了一个问题:

    “你们会不会杀我灭口?”

    “........”

    “你们不回答,就是默认了?”赵尔笙愤怒的盯着眼前的两个大人。

    “怎么可能!”夫妻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还好,算了,我原谅你们了!”赵尔笙挥了挥手。

    “你......”赵可桢无言以对。

    “乖女儿,”雍婕却笑了,她捏了捏女儿的脸,低声道:“女儿,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这件事泄露出去该有多危险,以后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这件事。”

    “我不会。”赵尔笙挤出三个字。

    “对了,”赵可桢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满脸严肃的盯着女儿的眼睛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周协理是特务的?”

    “他告诉我的呀!”赵尔笙满不在乎的说着,“我已经发现他不对劲,他知道骗不了我,就告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