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一六章 无故发笑

第一一六章 无故发笑

    <div>潜行1933第一一六章 无故发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漫漫星空,海风猎猎,耿朝忠和吴泽成行走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滩,身后留下的是一串串清晰的足印。

    云蔚跑了,并且很难抓到。

    耿朝忠不是不相信自己,他是相信云蔚——云蔚,一直都是六组里面最出色的那个,无论是枪法,日语,还是潜形匿迹的能力。

    况且,人早已跑了一个多钟头,不说他已经登上了半个小时前的火车,就算没上火车,岛城人口一百多万,道路四通八达,随便找个地方藏起来,就凭现在的科技条件,怎么找?

    “耿,跑掉的那个人很重要?”吴泽成有点担心。

    数年不见,这个老友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耿朝忠,多了一些沉稳,少了一些跳脱,比以前可谓是成熟了不少,尤其那双眼睛,深邃如潭,吴泽成现在也摸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

    “重要,也不重要,关键是他怎么想。”耿朝忠笑了一下。

    “那怎么办?”吴泽成还是有点担心——耿朝忠越如此说,他越觉得事态严重,因为他还从没见过耿朝忠如此沉默。

    “很多事情,我需要好好理一理......”耿朝忠又笑了一下,“对了老吴,你现在在警察局负责哪一方面?”

    “我是挂职副局长,同时兼任四方路警所所长,还有,”吴泽成顿了一下,“我还是党调处青岛站情报科长。”

    “哦?那你在南京能不能调动一些人手,可靠的人手?”耿朝忠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盯住了吴泽成的眼睛。

    “南京?”吴泽成犹豫了一下,“可以,不过都是党调处情报科的,他们搜集情报还行,行动起来恐怕就.....”

    “那算了。”耿朝忠摇了摇头。

    如果能在南京火车站堵住云蔚,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毕竟人心难测,万一云蔚跑到南京告发自己,那自己这几年的辛苦可就白费了!

    红党的身份,特务处的身份,甚至日本高级间谍“红叶”的身份,都会暴露!

    可以说,这次遇到的局面,是自己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大危机,一旦所有身份暴露,除了跑回苏区,中国之大,更无半分容身之处!

    看到耿朝忠时不时的发笑,吴泽成知道,这个老朋友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因为,这家伙只有遇到难解的事情的时候,才会神经质的发笑!

    “要不?我帮你联系上面?”吴泽成终于迟疑着开了口。

    按照纪律,他不应该问东问西,所以自从耿朝忠来了这里,他除了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耿朝忠现在何处,什么身份,几乎是绝口不问,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不是耿朝忠自己能解决得了的了。

    “不行!”耿朝忠摇了摇头。

    吴泽成隶属华东局,和耿朝忠根本是两个系统,按照组织纪律,两者之间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任何横向联系,这次自己来见吴泽成,已经算是破了规矩,再要利用华东局的力量,那自己的身份在组织内部就不再是秘密,这种潜在的风险,不比利用党调处的人动手小多少。

    场面再次陷入了沉默。

    吴泽成明白耿朝忠的想法,事实上,除了报告上级,他现在能帮耿朝忠的并不多,冥思苦想了片刻,吴泽成突然眼睛一亮,再次开口道:

    “要不,我用岛城警察局的身份发一个海捕公文,就说有逃犯乘坐列车开往南京,逼停列车,将人抓住!”

    “不行的.....”耿朝忠摇了摇头,“常规的方法我早就想过了,可这个人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你想用几个火车站的乘警抓住他,根本毫无可能。再说了,万一他没上火车怎么办?你搞这么大动静,一旦日后追究起来,你自己的身份都有暴露的可能!”

    吴泽成顿时哑口无言。

    耿朝忠说的没错,如此大张旗鼓,如果抓到人还好说,如果抓不到,那一定是会遭到反噬的!

    “算了,”耿朝忠摇了摇头,脸上忽然露出几分微笑,“这行当就这样,即使千算万算,也不可能算到全部,有时候,真的就是在碰运气了!”

    “嗯。”吴泽成点了点头,显然深有同感,其实很多同志暴露,根本不是出了什么纪律问题,只是一个小小的偶然,就能让所有心血毁于一旦。

    若非如此,情报工作也不会称之为最危险的工作了。

    “对了,你刚才说你是党调处青岛站的情报科长,这党调处的手伸的挺长啊?都把人员安插到警察局了!”耿朝忠呵呵一笑,换了个话题。

    “不,特务处的手才长,”吴泽成摇了摇头,“现在警察学校其实都是为复兴社培养人才的,优秀分子第一时间就会选拔到特务处,党调处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往警察局上层安插一点人手,这才能稍微平衡一下。”

    “嗯,这样。”耿朝忠点了点头。

    其实特务处早就开始从警察学校网罗人才了,因为黄埔学生人数毕竟有限,每年毕业人数最多也只有一千多人,大部分还都去了军队,能分到特务处的,也就寥寥数十人。所以特务处想要扩大规模,就非得从警察学校着手不可。

    当然,黄埔毕业的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最起码一出来就是少尉,起点就比别的杂牌特务高很多。

    “唉,你也别瞎扯了,还是想想你的问题吧!”吴泽成知道耿朝忠在转换话题,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耿朝忠脸上的已经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自若,“走吧,我们回百花居,刚才的酒还没喝完呢!”

    “真拿你没办法!”

    吴泽成无语,不过心里也多少有点佩服,发生这么大的事,这家伙竟然还能想到喝酒,这心,也太大了吧!

    “其实也不用想的那么严重,”耿朝忠抬腿往回走,“这行有个说法,叫永远都不要考验人性,但话说回来,如果人性得不到考验,又怎么能知道这个人是可靠的呢?我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眼光。”

    “行,希望你没有看错。”吴泽成也笑了。

    潜行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