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一四章 吴泽成

第一一四章 吴泽成

    江州一夫呼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耿朝忠刚好从北平到岛城的火车上跳下来。

    潮湿的海风吹过,一股略带着咸味的空气涌入耳鼻,耿朝忠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他紧了紧头顶的礼帽,一招手,一辆黄包车就停在了火车站门口。

    “先生,要坐车吗?”黄包车夫殷勤的问道。

    耿朝忠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指了指四方路的方向,出口就是地道的胶澳官话:“去四方路。”

    坐在黄包车上的耿朝忠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北平的黄包车夫,出口的第一句是:“这位爷,您去哪儿?”

    上海的则是:“阿拉老板,何处去?”

    只有岛城的黄包车夫比较特殊,往往口称“先生”。

    这不奇怪,北平的文化偏狗腿,上海的文化偏商业,而岛城的文化,则比较偏向中立的“先生“。

    黄包车跑的又快又稳,不用半小时,就停在了熟悉的四方路十字路口,耿朝忠笑眯眯的甩给车夫一块大洋,在车夫千恩万谢的惊喜声中,跳下了车子。

    耿朝忠站在十字路口中央,左边是以前的新盛泰鞋店,现在的新盛洗浴会所,右边一直走,就是熟悉的四方路派出所,耿朝忠略微犹豫了一下,迈步向右边走去。

    走了大约三五百米,一座低矮的欧式建筑出现在面前——四方路派出所。

    耿朝忠没有进去,而是走到旁边的一座公用电话亭里面,开始拨打电话。

    “喂,给我接岛城警察局.......对,我找你们吴副局长,对对对,吴泽成,现在不在龙口路?那好,我打到四方路试试,谢谢!”

    接着,对面四方路派出所里的电话铃响了起来,耿朝忠一边打电话,一边关注着二楼办公室的人影。

    “对,我找你们吴所长,我是他老朋友了,对对对,我姓白,你叫我白老板就行,好好好,谢谢。”

    话筒里出现了短暂的平静,片刻后,话筒里出现了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白老板吗?”

    “吴兄,是我,白展堂。”耿朝忠回答道。

    “果然是白兄啊!”话筒里传来爽朗的笑声,“听说你去了南洋,什么时候回来的?有空,一起吃个饭?”

    “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不如就今日吧!”耿朝忠也笑了。

    “好,那就老地方,百花居,海棠阁,怎么样?”吴泽成说道。

    “没问题,一会儿见。”耿朝忠挂断了电话。

    片刻之间,一个人穿着便衣走出了对面的四方路派出所,正是吴泽成。耿朝忠也没多话,远远的跟在后面。

    吴泽成出了派出所,一路不紧不慢,没多久就来到了不远处的百花居,时值傍晚,百花居正是最热绕的时候,大门外熙熙攘攘,门里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一派热闹景象。

    看着吴泽成走进百花居,耿朝忠却没有进去,站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后,这才慢慢的走了进去,径直来到了二楼海棠阁的门外。

    “吴兄?”耿朝忠敲了敲门。

    门拉开了,吴泽成笑容满面的出现在耿朝忠面前,两人先是握了个手,然后又是紧紧的一个拥抱,这才扶着手走到了里面。

    “耿兄弟啊,这地方还熟悉吧?”吴泽成指了指房间。

    “熟悉。”耿朝忠环顾四周,不由得笑道。

    就在这海棠阁里,自己亲手击毙了张好古和刘一班,然后把他们炸成了碎片,没想到现在竟然恢复如初。

    “你不知道,这地方被炸了以后,老板请来和尚道士连做了三个星期法事才重新开张,又加上死了三个人,晦气的很,搞得百花居一直门开罗雀,前年换了老板才好了不少,耿兄弟,你有罪啊!”吴泽成笑道。

    “哈哈,法官才管判案,你也就是个狗腿子,给我定不了罪。”耿朝忠也笑了。

    两人对视一笑,这才分头坐下。

    “来,喝喝这德国人酿的啤酒,”吴泽成随手给耿朝忠倒了一杯,这才开口道:“消失了三年多,是哪阵妖风邪气把你吹回来了?”

    “实不相瞒,有事相求。”耿朝忠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哦?让我猜猜?”吴泽成小眼睛眨了一下。

    “好啊!”耿朝忠突然来了兴趣。

    “身份出了问题,有人在调查你?”吴泽成看了耿朝忠一眼。

    “聪明!这都能被你猜到,看来你这几年没少下功夫。”耿朝忠眼睛里微微露出惊异之色。

    没想到,吴泽成竟然一口道破自己的来意,看这意思,说不定已经知道了什么。

    “这岛城的一亩三分地上,我吴泽成还是有几分份量的,”吴泽成得意的笑了笑,“放心,调查你的人已经被我搞定了。”

    “哦?这么快?都杀了?!”耿朝忠两眼一瞪,又喜又怕。

    喜的是没出什么大乱子,怕的是,这吴泽成心狠手辣,不会连云蔚也一起干掉了吧?!

    “咳,那倒没有,不过你再来迟一步,我说不定就真动手了!”吴泽成笑道。

    “嗯,那就好,具体是怎么回事?”耿朝忠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也是巧了,我在局里偶然听到,有个人在四处打听你的消息,还从档案科买了有关你的内部文件,我当时就留了个心眼,赶紧调查,这才发现有两个号称是北平来的商人,在这边查你已经有段时间了。后来我就抽了个空,带了一帮兄弟把这两人给逮喽!现在就关在一处僻静地方,正愁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先别处理,”耿朝忠赶紧摆了摆手,“找个由头,把他们放了。”

    “放了?”吴泽成一愣,不过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笑道:“你小子,又在搞鬼了是不是?”

    耿朝忠一笑,也不回答。

    云蔚是他安排在日本人里面的内线,如果这江州一夫没查到什么,倒也不好贸然灭口,否则自己的一番苦心可就白费了。

    “算了,我不问了,”吴泽成摇摇手,“不过这两个家伙鬼话连篇,说你在河北还有个堂兄叫耿朝辉,来岛城认亲来了,我一听就不对劲,赶紧关了起来,具体怎么处理,你说个章程,我这就吩咐下去。”

    “关在哪里?”耿朝忠问道。

    “就在东边海滩附近,那里有个小监狱,平时弄点私活啥的,除了我的几个兄弟,没人知道,你放心。”吴泽成说道。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这吴泽成办事还是比较谨慎靠谱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敲响了,吴泽成拉开门,一个精干汉子满脸焦急之色,趴在吴泽成耳边说了几句话,吴泽成脸色顿时一变,简单吩咐了几句后,快步走回了耿朝忠身边,低声道:

    “耿兄弟不好意思,那两个人,出事了!”

    旅行蛤蟆说

    感谢生魂大佬打赏,感谢甜甜糖果果老朋友千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