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零八章 雄辩滔滔(求月票!)

第一零八章 雄辩滔滔(求月票!)

    这件事情,自己并不是没想到,之前也一直安排了云蔚负责这件事情,但云蔚好巧不巧的去了外地,再加上最近一直在和王天木商议追回赃款的事情,疏忽之下,竟然把这件事情丢在了脑后。

    不可原谅!

    耿朝忠自责了一句,说到底,自己还是对赵可桢太信任了,一个潜伏如此之久的资深地下党,决策之前肯定是经过多种考虑的,自己也只是恰逢其会,存了个能帮就帮的态度,并没有真正把心思用在保护赵可桢的身份上。

    说到底,人的本性还是自私的,只要不牵扯到自身的安危,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忽略一些事情。

    好在,赵可桢那边直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这就说明,日本人并没有发现他红党的身份,不过还是尽快找个机会通知一下他,让他对此事有所准备也好。

    耿朝忠沉下心来,正要抬脚往屋里迈,突然之间灵光一闪。

    不对!

    赵可桢投靠日本人,怎么会考虑不到南京可能向日本人指出他红党的身份,借刀杀人的可能?

    要知道,复兴社当时可是把赵可桢列为刺杀目标的,只要顺水推舟的把赵可桢的身份向日本人一说,岂不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干掉赵可桢?

    难道这赵可桢就这么神,能提前想到复兴社会放他一马?

    不会,赵可桢一定有着他自己的把握,这种老地下,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正沉思间,王剑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开口道:“六哥,有什么事?”

    “哦,”耿朝忠笑了一下,“我突然想到,赵利君的那三个手下,是知道赵可桢是红党的,万一他们叛变投敌,那赵可桢的身份不就暴露了?”

    王剑秋的脸色一变,皱起了眉头道:“是啊,这倒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们也没办法,特高课那边的情况,我们可控制不了。”

    “是啊,所以这事想想也就算了,”耿朝忠呵呵一笑,“处座虽然吩咐我们,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控制一下赵可桢,不过这个事情可不是我们控制范围之内,如果赵可桢真的被日本人发现了,那也只能怨他命歹。”

    “六哥说的是,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好了。”王剑秋笑道。

    .........

    北平教育公署,武藤正大马金刀的坐在赵可桢办公室的沙发上。

    赵可桢对武藤的拜访略显意外,不过他的脸色依然很镇定,他笑眯眯的为武藤斟了一杯茶,开口道:

    “武藤先生,今天怎么有空光临鄙处?这几天北平可不太平啊!”

    “几个土匪打家劫舍而已,不足为奇,”武藤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然后看了赵可桢一眼,笑问道:

    “我听说赵先生2年的时候就在北平工作了,想必对这北平的风土人情很了解吧?”

    “了解,当然了解,不过武藤先生记错了,我23年才来的北平,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在教育署当个普通的干事,做些打杂的营生,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赵可桢笑道。

    “23年?我听说,那个时候北平的红党闹得很厉害啊!”武藤似乎对那个年代蛮有兴趣。

    “当然了,满大街的撒传单,四处拉人入伙,当时还有一个叫李xx的,是红党北方的领袖,就在北大,那可是.....啧啧......”赵可桢笑道。

    “是,‘南陈北李’嘛!我在日本都听说过,那时候日本闹红党也闹得厉害,我们京都帝国大学的很多教授和学生也都加入了红党,厉害的很呐!”武藤也露出回忆往事的表情。

    “咳,都是少年意气罢了,学生们懂什么?”赵可桢摇了摇头。

    “是啊,他们都太幼稚了,”武藤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赵可桢一眼,笑道:“所以,赵先生就在那时候加入了红党?”

    话音刚落,武藤就满脸冷笑的盯住了赵可桢的面孔。

    “我?加入红党?哈哈,武藤先生可真会开玩笑。”赵可桢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更没有任何惊慌,他张嘴哈哈大笑起来,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

    “这么多年,我被人说成是保皇派,改良派,假洋鬼子,就是从没人说过我是红党,武藤先生是从哪里听到的传言,这可太荒谬了!”

    赵可桢一边说话,一边连连摇头,显然对武藤的话感到无比荒唐。

    “哦?”武藤被赵可桢的表情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狠狠的瞪住了赵可桢的眼睛,厉声道:

    “赵先生,事到如今,你再抵赖也没用了,我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你就是红党,复兴社特务处为此,还对你下了绝杀令,整件事情清清楚楚,人证俱在,你没有任何抵赖的余地!”

    “笑话,笑话,”赵可桢连连摇头,“武藤先生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情?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您恐怕不知道吧?南京那边想要杀任何一个文化界和政界的人士,都会给他们扣上一个红党的罪名,这么多年来,这样的事情还少吗?要不要我给您举几个例子?”

    “这......”

    武藤顿时哑口无言,确实,党调处和特务处抓人的时候找不到罪名,往往就会给人扣上个“红党”的帽子,从27年四一二清共以来,这种事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很多人都被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看武藤言辞踌躇,赵可桢更是理直气壮,雄辩滔滔的说道:

    “武藤先生啊,您可千万不要听风就是雨,我的背景您很清楚,汪填海副总裁是左派,他的手下有多少人被扣上了‘红党’的帽子死于非命,这种事情,随便到大街上拉一个人一问就知道,您居然会相信如此流言,这让我对武藤先生的智慧感到无比的失望呐!”

    “这.......这........”武藤被赵可桢夹枪带棒的一番话弄得无言以对,过了好半晌才开口道:“赵先生真的不是红党?”

    “笑话!”赵可桢拂袖而立,“赵某一向醉心教育事业,从不过问政治,更不会牵扯进什么党派之争,正因为如此,才会被别人扣上了红党的帽子,前段时间刚刚被特务处刺杀的杨杏佛杨先生,不也被人诬称红党?如果武藤先生不相信我的话,我大可辞官归去,从此不过问政事,这下武藤先生总该满意了吧!”

    武藤被赵可桢一番讥刺,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心里暗暗后悔,不该贸然来此自讨没趣,其实赵可桢说的还真都是实情,这几年南京刺杀的进步人士,谁不是被扣个“红党“的帽子,真要按南京的“甄别标准”来抓人,那恐怕全国的人都要被抓一大半!

    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武藤终于一揖到地,给赵可桢来了个弯腰九十度鞠躬,嘴里诚恳的说道:

    “赵先生,这回是武藤多事了!武藤在此向赵先生表示万分的歉意,赵先生,斯米马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