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九十七章 纯子(求订阅)

第九十七章 纯子(求订阅)

    处座,赵利君到底是怎么死的?”等众人出去,王天木这才低声问道。

    “电报上说是坚贞不屈,被日本人枪杀,具体的情况,方途那边还在调查,据说是三天前就死了。”处座摆了摆手。

    “赵利君带过去的那几个人呢?”王天木又问。

    “六个人,被抓了四个,还有两个现在在方途那里,”代江山拿起桌上的电报,扔给了王天木,“自己看。”

    王天木接过电报仔细看了一遍,这才低声道:“赵利君一死,杨杏佛遇刺的案子就成了无头案,您这边其实也轻松好多。”

    “是归是,不过还是太可惜了。”代江山的表情还是很遗憾。

    赵利君虽然能力差了点,可是一直都忠心耿耿任劳任怨,脏活累活都不挑,实在是难得的忠犬,代江山说不心疼可都是假的。

    “对了,我带回来的那两个人怎么办?”王天木说道。

    “杀了呗,还留着干什么,”代江山抬起头看了王天木一眼,“怎么,你留着还有用?”

    “嗯,”王天木点了点头,“我想,这两个人还有用,他们偷了张敬尧的300万大洋,日本人也一直在寻找他们,如果我们把这两个人放到北平搅搅混水,说不定能抓出什么大鱼。”

    “你呀,还是对北平的事不甘心,”代江山伸出指头点了点王天木,“不过这样也好,钱我们已经到手,这两个人就废物利用一下,反正他们也是死不足惜。”

    “好,那我就安排那两个人去北平,看能不能坑他们一把。”王天木诡笑道。

    代江山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

    燕京大学,图书馆。

    耿朝忠正把头埋在书堆里。

    因为对面有个女孩在看着他,并且已经看了好长时间了。

    耿朝忠的脑袋有点痛——今天上午刚开馆没多久,就有一个女生走进了图书馆,虽然刚开始耿朝忠并没有在意,对方也没有在意耿朝忠,可是不久后,耿朝忠就发现,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有点眼熟。

    没错,这个女孩他认识。

    小泉纯子。

    那个婴儿肥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变成了大姑娘,尖尖的下巴大大的双眼,额前一抹刘海顾盼生辉,现在,她正时不时的用疑惑的目光扫向耿朝忠,显然,坐在管理位的这个管理员实在是太眼熟了。

    “怎么看上去有点像伊达大哥哥?是我看错了吗?”纯子的脑袋里有好多的问号。

    “你没看错。”耿朝忠趴在书堆里喃喃自语,“我就是你认识的那个伊达之助,可是你怎么也来了燕大啊!”

    “一定是我看错了,中国这么大,长的像的人太多了。再说,伊达大哥哥从来不戴眼镜的。”纯子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然后低下了头。

    耿朝忠终于松了口气。

    现在他明白日本领事小泉敬二前几天为什么要来燕京大学参观了,这是在为女儿找一所合适的大学啊!

    自己从青岛离开的时候,小姑娘大约只有十四五岁,现在四年多时间过去,也到了该上大学的年龄,小泉敬二来到北平任职,他的首要任务,就是给女儿找一所好的大学!

    但北平现在的气氛,可不适合日本人上学,所以小泉敬二才把女儿偷偷摸摸的安顿在了黑龙会馆,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女儿能以中国人的身份,在一个合适的大学念书!

    最好的学校,距离市区比较远,又是美国人开的,无论从哪方面讲,这都是小泉敬二的第一选择!

    “妈的,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图书馆管理员的身份是好是坏了!”耿朝忠懊恼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

    他需要到外面透透风。

    里面太压抑了。

    “等等,管理员先生!”

    身后响起了一个柔糯好听的声音。

    “什么事?!”耿朝忠凶巴巴的掉过头来。

    “管理员先生,我想借这几本书,可以吗?”纯子挥舞着手中几本薄薄的册子,怯生生的说道。

    “可以,学生证拿过来。”耿朝忠干巴巴的说着,走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下。

    纯子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学生证,怯声道:“管理员先生,这是我的学生证,请您查看。”

    “借读生啊!”耿朝忠接过学生证看了一下,“借读生需要办阅览证,你得到教务处办个证明,办好证明再回来找我。”

    耿朝忠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

    “好的,谢谢管理员先生。”纯子赶紧拿回学生证往外跑。

    这个管理员先生太粗鲁了,一定不可能是伊达大哥哥。

    “以后叫我周协理,别叫我管理员先生,真啰嗦!”身后传来了管理员先生的声音。

    “对不起,周协理先生!”

    纯子掉过头,飞快的给耿朝忠鞠了一躬,跑远了。

    “小泉敬二倒挺聪明的......”耿朝忠摸了摸下巴。

    纯子身上的日本人特征太明显了,那无处不在的谦词,啰哩啰嗦的礼仪,到了哪儿都很容易被人发现,也就是学校里的学生比较单纯,不会想那么多。

    不过,自己这副样子,纯子应该不会怀疑自己了吧!

    算了,这图书馆还是少待为妙,有那几个学生看着,就足够了。

    耿朝忠迈开步子就往东面的福利院走——来北平有段时间了,一直比较忙,都没顾得上看耿老头,那家伙在慈济院里不会憋疯了吧!

    绕过松柏森森的后山,耿朝忠来到了济慈院那一串茅草屋旁边,院子里,二十几个老头老太正眯着眼睛晒太阳,还有几个老头正在院子里一板一眼的打拳,其中一个老头背着双手,嘴里面念念有词的喊着:

    “腰挺直!腿抬高!腿都踢不过腰,还练个屁!快点,用力点!”

    还有几个老太太在旁边拍手助威,高喊着“耿师傅,加油!”

    耿朝忠又是惊奇又是好笑,这一副师傅派头的家伙,正是耿老头。

    “耿老头,我来看你了!”耿朝忠远远的打招呼。

    耿老头一看耿朝忠来了,古板的脸上顿时露出微笑,挥手吩咐几个老头道:“好好练,不准偷懒!”

    记住手机版网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