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八十九章 扯皮

第八十九章 扯皮

    耿朝忠出了校门,快步来到了背水胡同黑龙会会馆附近的那家小酒馆,坐在那里自斟自饮,直到太阳落山后,一个人影终于闪进了酒馆,坐到了耿朝忠对面。

    “六哥,那个田中秀树非要和我一起,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云蔚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赵利君的状态如何?”

    “还可以,武藤没有对他用刑,只是限期他在明天日落之前交待,赵利君也同意了。我看得出,他是在拖时间,想等待六哥您救他出去。”云蔚说道。

    “救他是不可能的,”耿朝忠低声道,“我已经给处座发电报请求指示,你这边最好提前做一些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准备?”云蔚略微疑惑了一下,马上醒悟过来,“您的意思是?”

    “不错,赵利君知道的太多了,如果他一旦有背叛迹象,我们就得做好除掉他的准备。”耿朝忠的眼睛里闪烁着幽幽的冷光。

    “处座会杀他吗?他跟处座的时间可不短了。”云蔚开口道。

    “纪律是第一位的,再说,我也只是假设,我相信,赵利君忠于党国,一定不会背叛,但你也必须做好准备!”耿朝忠面容严肃,看了一眼云蔚后又说道:

    “再说,如果他选择了背叛,恐怕第一个出卖的就是你,你为了自保,必须提前让他死!”

    云蔚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其实这件事他早就想到了,但死自己的同僚兼长官,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

    略微沉吟了片刻后,云蔚才再次开口道:

    “好,不过如果杀了赵利君,我的身份恐怕也就暴露了,您的这番心血也就白费了。”

    耿朝忠没回答,只是看着云蔚一言不发。

    云蔚皱着眉头,他有点明白耿朝忠的意思了,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赵利君必须死!

    “如果,如果我们能救他出来呢?”过了好半晌,云蔚才再次开口道。

    “怎么救?”耿朝忠撇了撇嘴。

    “武藤进去的时候,一口咬定赵利君姓方,赵利君也默认了,并且武藤给赵利君许下了十分优厚的条件,甚至承诺让赵理君去东北,并且将他的家人运到日本,这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条件,东北那么多汉奸,充其量也就是给根金条了不起了!”云蔚说道。

    “你的意思是,武藤把赵利君认成了我?”耿朝忠微微一惊。

    “不错,正是如此,看得出来,您在武藤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云蔚嘴角微微一翘。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估计赵利君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如果他能扛得久一点,说不定我们能想到什么办法。”

    “六哥,我觉得,这件事您还是等处座的指令,我看赵利君不会是那种轻易屈服的人,如果您一旦杀了他,恐怕处座那边会对您不满。”云蔚诚恳的说道。

    “你说的我早就考虑过了,”耿朝忠摇摇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赵利君叛变,死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再说了,即使赵利君死了,处座最多也就是骂我几句,我牢都坐过了,还怕他骂?!”

    “六哥,不是这样的,”云蔚脸上露出感激之色,“赵利君既然在等您救他,那么短时间内他就一定不会背叛,所以我的安全暂时没有问题,我们还是等处座那边有了指示在动手比较好。”

    耿朝忠沉吟了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了过去,开口道:

    “这个东西你拿着,有机会的话递给赵利君。”

    云蔚接过纸包捏了捏,低声道:“氰化物?”

    “不错,这是我们上回从杀死的日本特务手里得到的,你把它交给赵利君,告诉他,我会尽力营救他,但如果不成功,也希望他不要辱没我们特务处的威名。”耿朝忠冷声道。

    “好,我明白了。”云蔚点了点头。

    “去吧,我会在特高课附近找一间屋子,你没事出来逛逛,我会主动联系你。”耿朝忠挥了挥手。

    等到云蔚离开后,耿朝忠也站了起来,叫了辆黄包车,迅速来到了仇越的住处。

    仇越的住址在北平市区和城郊的交界处,是一片外地人聚集的贫民区,也是北平著名的三不管地带,耿朝忠趁着夜色跳进了院子,敲了敲门。

    “谁?”屋子里的人明显被吓了一跳。

    “是我。”

    门被打开了,仇越把耿朝忠迎进去,边走边说道:“已经发了电报,每隔十五分钟我还会再发一次,应该快有来信了。”

    耿朝忠点点头,钻进了里屋,木桌上,正摆着一件深绿色的发报机,正闪烁着红绿色的光芒。

    “来了!”仇越兴奋的喊了一声,快步走了过去,开始接收信号。

    “你来打,我来翻,今天任务很重,估计得忙很晚。”耿朝忠也坐了下来。

    .........

    南京,鸡鹅巷。

    电讯室里人满为患,处长代江山,秘书处书记唐纵,六科科长沈醉,情报科杜子辰,电讯科的刘健一,特务处南京的几个头头脑脑几乎都到齐了。

    “赵利君被捕,这可是我们特务处成立以来的最大挫折!诸位,方途那边还在等着消息,大家集思广益,尽快下个决定。”代江山用指头敲了敲桌子。

    “救,一定要救,哪怕付出再多牺牲也再所不惜!”沈醉率先表了态。

    “救是肯定要救的,只是这个难度可不小啊!”唐纵扶了扶眼镜。

    “赵科长身份很重要,兹事体大,一定要努力营救,不过,一旦营救失败,如果出了其他变故,我们也得做好万全之策,起码,上海和南京的很多交通站和据点都得做好调整准备。”杜子辰面色阴沉的说道。

    “别遮遮掩掩的了,老杜,你不就是怕赵利君说出点什么嘛!”电讯科长刘健一冷笑了一声。

    “未虑胜,先屡败,我有什么错?”杜子辰面色胀的通红。

    “好了!”处座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今天的事情我们就摊开来讲,如果救,怎么救,如果怕赵利君背叛,那就得提前下手,今天晚上十一点之前,必须有个章程出来,方途那边可等不起,弄不好,北平站又得全军覆没!”

    “不错,”听到处座表了态,沈醉像吃了个定心丸,马上开口道:“我建议,通知东北军驻扎在北平附近的几个旅,直接抢人!”

    “滚你妈的蛋!”旁边的杜子辰大怒,“沈醉,平日你说些不着调的话也就罢了,今天这是什么场合?再说,东北军是你我能调动得了的?要是能调动得了,东北现在还能有日本人?!”

    “沈醉,你闭嘴!”处座也冷冷的瞪了沈醉一眼,“今天,言者无罪,能有什么章程都说出来,谁再说空话,我直接毙了谁!”

    众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久,唐纵才战战兢兢的开口道:

    “处座,我们在南京,也不熟悉北平情况,不如还是全权委托给方代站长,让他便宜行事比较好。”

    这个提议一出,众人都连连叫好,只有处座面露冷笑,底下这帮人的心思他明白的很,谁都不想说出“解决赵利君”这五个字,万一赵利君回来了,说这句话的人那就是往死里得罪了赵利君,平白树敌。

    “都很聪明是吧?都不得罪人是吧?”处座冷笑着看了众人一眼,“就连那个方途,现在也学会这套了,你们看看他发来的电报!”

    啪的一声,处座把电报甩到了桌子上。

    众人低头传看了一遍,只见电报上写了几个字:

    “赵科长被捕,卑职决意已死相救,请处座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