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八十七章 赵利君

第八十七章 赵利君

    北平特高课驻地。

    刺耳的刹车声中,一辆军用卡车停在了驻地门口,伴随着凶狠的呼喝声,四个双手反绑,满脸血污的家伙被一队荷枪实弹的宪兵从车上推了下来,正是赵利君四人。

    赵利君脸色惨白,幽幽的瞳孔犹如一潭鬼火在燃烧,汽车开到丰台,眼看着就要驶出北郊,哪想到竟然半途抛锚!

    时也命也,夫復何言!

    “妈的,要不是车被鬼子撞了一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旁边的小吴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恨恨的说道。

    “八嘎!不准说话!”

    小吴话音刚落,一柄枪托就砸在了他的后背上,将小吴砸的一个趔趄。

    赵利君没有说话,这时候,还能说什么?

    与日本人战斗的时候,他们曾经用汽车挡路,当时汽车应该就有了问题,但赵利君还是存了一丝侥幸,没想到,还是没能逃得了!

    四个人被宪兵押着,踉踉跄跄的走进了驻地,赵利君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寻找着任何一丝逃脱的可能,但他很快就绝望了。

    三轮摩托,军用卡车,周围还有星罗棋布的铁丝网和高台岗哨,就凭他们这几个半死不活的疲兵,根本没有任何逃出去的希望。

    赵利君一步步的走向了宪兵队那个半圆形的大门,里面黑暗幽深,赵利君知道,也许那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宿了。

    但是,就在赵利君跨入大门的一瞬间,门口一名执勤的卫兵突然看了他一眼,赵利君顺着目光看过去,却发现此人隐隐有点面熟。

    幻觉?

    特高课里怎么会有熟人?

    赵利君摇了摇嘴唇,刚才被鬼子重击过的头颅依然有点晕眩,但刚刚那个卫兵的面容却依然清晰的出现在了赵利君的脑海。

    见过,一定见过。

    赵利君不算是特务处最杰出的人才,王天木,萧洒,陈恭树,耿朝忠,沈醉,特务处的六个行动组长里,他算是能力最差的那个。

    但赵利君却对自己的记忆力有着十万分的自信,只要被他见过一眼,哪怕相隔几年,自己也一定认识!

    刚才那个人,一定见过,并且,绝不是日本人!

    啪嗒!

    思索之间,囚室到了,凶狠的宪兵从背后一推,赵利君就不由自主的跌进了囚室,但囚室的阴冷让赵利君一下子变得清醒。

    想起来了!

    刚才那个人,自己在上海的时候曾经见过,具体的日子,应该是一二八沪松抗战的时候,自己从上海接送从南京来的兄弟执行任务。

    那个人,就在自己接送的人其中,并且,当时六组的方途也在其中。

    没错,那个人,至少有五成可能是方途的人——不,是九成,方途在北平,此人也在北平,不是方途派的,还能是何人?!

    赵利君的心里燃起一团希望的火焰,方途这鬼子六,不声不响之间,竟然在日本特高课里安插了人手!

    他才从老虎桥出来多长时间?

    一个月?两个月?

    赵利君的心里涌起一阵嫉妒,但他很快哑然失笑,都这时候了,还想什么谁比谁强?!

    得想个办法,和方途取得联系,这家伙,一定有办法!

    ......

    门外站岗的卫兵正是云蔚。

    武藤赏识他,但也不可能凭空将他提拔到特高课的核心,现在的他,只是特高课驻地的一名执勤卫兵。

    现在的云蔚同样焦急万分。

    赵利君,他是认识的,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他不知道赵利君认出他没有,也不知道赵利君会不会叛变,或者到底能坚持多久,但云蔚明白,无论如何,必须尽快把这个消息传回去,为六哥尽可能的争取时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是下午3点钟,距离晚上换班还有至少两个小时时间,云蔚如木桩一样站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太阳,脑子里冥思苦想着走出驻地的方法。

    就在这时,驻地的大门打开了,武藤和江州一夫快步走了进来,两人迈着轻快的步子快步走到了门口,刚要进去,武藤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满面笑容的拍了拍云蔚的肩膀道:

    “渡边,站了半天也累了吧!”

    “不累,属下还可以站一天一夜!”云蔚朗声说道。

    “好,好,”武藤欣慰的点点头,“这回你是有功的,走吧,跟我进去,看看今天抓到的这几个家伙!”

    “嗨依!”

    云蔚暗暗叫苦,却只能点头答应。

    这武藤发什么神经,自己审讯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叫上自己!

    武藤在前,江州和云蔚在后,三个人一前两后的走进了审讯室,武藤看了看守在门口的卫兵,问道:

    “谁是头,看出来了吗?”

    “报告大佐,还没有看出来!”卫兵回答。

    武藤点点头,缓缓的沿着走廊走了进去,赵利君和三个兄弟被分别关入了一间囚室,武藤每到一间囚室,就从门口看看里面的人,在走到赵利君的囚室门口后,武藤很快就确定了目标,喝令道:

    “把门打开!”

    屋里这人神情稳定,眼神沉着,即便坐在囚室,也有一种颐指气使的味道,武藤可以断定,此人就是四人中的领头者。

    坐在囚室里的人正是赵利君,他看了武藤一眼,只是冷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方站长,我对你日思夜想,只是一直无缘一见,今天能见到你,我可是开心的很啊!”武藤呵呵笑道。

    赵利君眼光微微一闪,看来这武藤是把自己认成了方途,这样也好,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他的余光扫向了站在武藤身后的云蔚,再次见面,他已经可以完全确定,眼前的这个日本人,必定就是自己在上海见过的那个中国人。

    看赵利君没有说话,武藤继续开口道:

    “方站长,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你我都是聪明人,那些蛊惑人心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应该明白,生命只有一次,为了所谓的理想抛弃自己的生命,这是何其的愚蠢!”

    武藤满脸的“诚恳”,赵利君却只是冷笑一声,开口道:

    “这句话,你应该跟你的天皇陛下说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