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八十六章 试探

第八十六章 试探

    “武藤先生太客气了!”耿朝忠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武藤满脸微笑,似乎就是一个来参观图书馆的普通日本人。

    “里边请,里边请。”

    耿朝忠一边将武藤迎到里面,一面暗暗盘算。

    这武藤竟然行此大礼,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

    云蔚要出了漏子,那武藤就绝对不会跟自己废话,更不会在这种场合下与自己见面。

    至于在燕大后山杀死日本特务的事情,更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耿朝忠绝不相信武藤能确认自己的身份。

    那,就只是偶遇了?

    那边的武藤却丝毫没有异常,他打量了耿朝忠一眼,笑道:

    “周先生年纪不大啊!”

    “不大,还不到30。”耿朝忠微笑道。

    “年少有为,年少有为。”武藤随口恭维几句,似乎丝毫没有怀疑到耿朝忠的身份。

    “不敢,不敢。”耿朝忠连连谦逊。

    “周先生,听你口音,似乎不是北平人?”武藤一边参观书籍,一边闲话家常。

    “不是,不过离得也不远,我是河北正定县人。”耿朝忠笑道。

    “哦,原来也是河北人,来北平多久了?”武藤看了耿朝忠一眼。

    “没多久,3月份来的,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上个月才有幸谋到了这个差事,说起来,还得多谢洪馆长和司徒校长。”耿朝忠说道。

    “我看这图书馆管理的井井有条,防火,防盗,书籍分类都很有章法,就算比起我们帝国京都大学也不逊色,可见周先生也是才干出众之辈,怎会找不到工作?”武藤笑眯眯的问道。

    “武藤先生,说来惭愧,本人虽然粗通文墨,学历却不高,所以高不成低不就的,这才蹉跎至今。”耿朝忠脸微微一红。

    “哈哈,周先生谦虚了,想我国‘摄政关白’丰臣秀吉,也不过是贫贱出身,可最后却统一九州,立下偌大功业。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周协理何必妄自菲薄?”

    “哦?”耿朝忠一愣,“统一九州?是统一日本吧?”

    “我们日本国古代也称九州。”武藤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不过这个九州实在是太小了点。”耿朝忠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武藤表情一滞,摇头道:“丰臣秀吉雄才伟略,可惜在征伐朝鲜时出师未捷身先死,殊为遗憾。”

    “哦?朝鲜竟然如此厉害?我竟然没想到。”耿朝忠脸上依然是一副懵懂的神色。

    “不是,朝鲜何足挂齿,现在早已成为我大日本帝国版图的一部分。”武藤无奈的解释了一句,看向耿朝忠的眼神却不由得多了几分鄙视。

    “原来如此,可惜我学识浅薄,尤其是对贵国历史更是所知不多,只是不知道,丰臣秀吉因何死亡?”耿朝忠好奇的问道。

    “得病死的。”武藤挤出四个字。

    “我怎么听说,他是被气死的?”耿朝忠摸了摸脑袋。

    武藤脸色一变,这个时候,他就是再傻也听得出耿朝忠是在讥刺自己,不由的脸色一变,恚怒道:

    “这是误传,不足为信!”

    “武藤先生,在下失言,实在不好意思。”耿朝忠连忙致歉。

    武藤挤出几分微笑道:“无妨,无妨,贵我两国渊源深厚,很多名词互通,不足为奇,像近代中国的很多词汇都传自日本,比如社会,哲学,革命等等。”

    “哦,原来如此,”耿朝忠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些名词都是从西洋翻译而来,没想到却是源自东洋,这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那是当然,贵我两国同出一源,我日本国一向也有中华之誉。”武藤冷哼了一声。

    “不一样,不一样,贵国人物形貌体态,与我中华还是颇有不同的。”耿朝忠摇摇头,然后看了一眼武藤的头顶。

    武藤脸色一变,这周协理个子足足高了他半个头还多,这样无礼的打量自己,显然是讥刺自己身材矮小。

    武藤心中越想越怒,真想一刀劈了眼前这个看似诚恳,实则皮里阳秋的家伙,但想到小泉领事还在外面,武藤只好憋住一口气,挥了挥袖子说道:

    “周协理,我还有事,就不多打扰了,再见!”

    “好,好,那我就不送了,武藤先生再见!”耿朝忠随意的挥了挥手,然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武藤憋着一口气走出图书馆,他来这里,主要是保护领事的安全,所谓的参观,也只是让自己的身份不那么扎眼罢了,但是没想到,小小的一个图书馆协理,竟然也敢讥刺自己!

    “武藤桑,怎么了?”守在门口的江州一夫看武藤面色不善,赶紧询问道。

    “没什么,里面有个不识好歹的酸腐文人!”武藤恨恨的说了一声。

    “武藤桑息怒,这种文人就是逞口舌之利罢了,大佐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以后让罗永乾找机会收拾他一下算了。”江州一夫说道。

    “不用,我还没那么心胸狭小,”武藤挥了挥手,“对了,那几个复兴社特务有没有线索?”

    “刚刚有电话,那辆在东直门出现的汽车已经找到了,丰台那边有警局打来电话,看到那辆车路过,已经派人去追了。不过,另外一辆车还没有找到线索。”江州一夫说道。

    “继续找,我不信他能逃得出去!”武藤狠狠的咬了咬牙。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黑衣特务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跑到武藤的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武藤的脸色蓦地一变,接着就露出了狰狞的微笑,拍了拍那名特务的肩膀笑道:“干的不错,你回去通知大家,千万不能出任何错漏,一定要看好他们!”

    “大佐,什么事?”江州一夫问道。

    “那几个意图行刺赵可桢的家伙,被我们抓住了!真是天助我也,他们那辆车刚走到丰台就抛了锚,那里正好有我们的一个小队,他们弹尽粮绝,已经被我们一网成擒!”

    “恭喜大佐,终于大功告成!”江州一夫大喜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