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十六章 各有筹谋

第七十六章 各有筹谋

    “利用他做些事情?”雍婕睁大了眼睛,“怎么利用?这个人不简单,按女儿的说法,他第一次见面就吸引了司徒校长的注意,不显山不露水的谋得了图书馆协理的职位,这样的特务,必然不是复兴社的小角色,想要利用他,恐怕一不小心就引火烧身。”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赵可桢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几分笑容,“三天前,我接到一封密信,有一个我们的人,已经来到了北平。”

    “谁?”雍婕开口问道,不过她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连忙歉意道:“对不起,我不该问。”

    “无妨,这件事你迟早会知道的,他既然来了北平,那肯定要和我长期联络,你在这其中的角色不可或缺。”赵可桢低声说道。

    雍婕点了点头,两人虽然是夫妻,但本质上,她只是个电报员和生活助理的角色,很多机密她并不知道。

    “这个人,是我们组织打入复兴社特务处的鼹鼠,代号104,这次他来北平,是配合我长期工作的。”赵可桢继续说道。

    “104?这个代号倒挺奇怪。”雍婕眨了眨眼睛。

    “这代号是有来历的,”赵可桢也笑了,“30年在南京,我党在黄埔军校里潜伏下了一百多名学生,号称黄埔108将,不过后来被国民党发现,绝大部分都离开了学校,但还是有极少数潜伏了下来,他就是其中之一。”

    “哦,看他的排位,应该是小字辈了。”雍婕说道。

    “不错,那108人,大部分都是黄埔第七期,但这个人是少数几个八期里面的,所以排名比较靠后,不过他在黄埔表现很突出,前几年被特务处看中,加入了代江山手下。”赵可桢说道。

    “不容易啊!”雍婕点了点头。

    我党在日本人内部是有眼线的,两人都知道,日本人也一直试图派人打入这个30年刚刚成立的特务处内部,但好像收效甚微。

    “是不容易,复兴社刚成立的时候,伍豪同志和南飞同志就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准军事特务组织,未来必然会对我们构成重大威胁。所以,党组织提前在黄埔军校里做了准备,潜伏下了若干暗子,但即便如此,成功者仍然寥寥。”赵可桢叹息道。

    “对了,会不会就是这个周协理?”雍婕突然问道。

    “不是,”赵可桢摇了摇头,“好了,别问了,到时候就知道了,通过这个人,我们就可以掌握这个周协理的一些动向,从而引导他为我们做些事情。”

    “嗯,”雍婕点了点头,“难得有我们的同志来北平,这下工作就好开展了,你找机会加入日本人那边,再加上这位同志在特务处帮忙,我们在北平的局面就打开了。”

    “不错,以后会更好。”赵可桢点了点头,眼睛里也是满满的喜色。

    .........

    此时,燕大附近王剑秋的居所里,耿朝忠一行三人老酒就花生,正喝的不亦乐乎。

    “我说六哥,这个赵可桢,杀不能杀,放不能放,明摆着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我看,我们干脆别管了,留给陈站长伤脑筋算了!”王剑秋借着几分醉意说道。

    “是啊,我觉得也是,如果陈站长能拿下,早就自己拿下了,告诉我们,明摆着就是没法动手,想借刀杀人。”谢炎也从旁附和道。

    “话不能这么说,”耿朝忠摇了摇头,“赵可桢人在北平,即使要动手,处座也会通知我们北平站动手,所以陈站长其实是好意,也让我提前做个准备,这是人情,你们不要会错了意思。”

    “那倒是,以陈站长和六哥您的关系,确实用不着这么算计。”谢炎点了点头。

    特务处行事是有规矩的,天津站到北平站抓人,如果不通知当地的分站长贸然动手,那就是坏了规矩,以后万一需要北平站帮忙,难免会受到抵制,也不利于以后工作,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功劳大家分,见者有份。

    “那六哥您打算怎么办?”王剑秋又问道。

    “你说怎么办?”耿朝忠笑着看向王剑秋。

    “我觉得,不如告诉赵利君,让他动手算了。”王剑秋哈哈一笑。

    耿朝忠也呵呵一笑——利用赵利君是最简单的选择,但这件事需要做的很巧妙,既不能引起赵利君的怀疑,也不能留下什么后手,否则,一旦被处座知道了,少不得落一个戕害同僚的罪名。

    旁边王剑秋察颜观色,早已看出了耿朝忠的心意,凑过头来低声道:

    “六哥,要不我们放个风出去?”

    “呵呵,有点头脑,”耿朝忠笑着点了点头,“既然你也想到了,那这事情就好办了,你和赵利君那几个手下,关系怎么样?”

    “还凑合吧!”王剑秋点了点头。

    “你呢?”耿朝忠看向旁边的谢炎。

    “他不行,以前六哥您入狱的时候,赵利君说风凉话,谢炎和那几个家伙还闹了一场,见面不打起来就算不错了。”王剑秋笑道。

    旁边谢炎尴尬一笑。

    耿朝忠拍了拍谢炎的肩膀,说了声“好兄弟”,然后转头看向王剑秋道:

    “好,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瞅个机会,和赵利君的那几个兄弟处一处,把口风放出去,看赵利君怎么做。”

    “行,”王剑秋一口答应下来,“那我就放风出去,说六哥您人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任务推回去,赵利君那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哪有不抢功劳的道理?”

    “嗯,不过隐晦点,别让人觉得是我故意放风的。”耿朝忠笑道。

    “不会,我找他们喝酒,喝醉了说胡话,他们还能不信?这么一来,以后出事了也怪不到我头上,我喝醉酒早忘了说啥了,六哥您说是不?”王剑秋满脸促狭的笑。

    “哈哈,你可真是个机灵鬼!”

    耿朝忠大笑一声,端起酒杯,与两个兄弟碰了碰,朗声道:

    “咱们兄弟来这边时间也不短了,但还真是难得聚一聚,今天好好喝一杯,来个不醉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