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六章 后手

第六十六章 后手

    耿朝忠正在图书馆里埋头看书,却突然打了个寒颤。

    他有一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

    皱了皱眉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耿朝忠摇摇头,放下了心思。

    其实,只要自己“红叶”的身份不暴露,别的问题都不大,就算被赵可桢发现了,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撤回南京,自己一个北平站的代站长,已经算得上特务处有数的大员了,小风小雨,无须在意。

    至于自己红党的身份,那更不可能有人知道,就算是自己在青岛认识的几个人,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这点更是高枕无忧。

    至于“红叶”的身份........

    日本人派自己到特务处潜伏,是想让自己在特务处步步高升,以便在将来战事一起的时候,能为对方提供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再说,按照现在特务处的发展势头,这时候贸然启用,一旦暴露,得不偿失。

    所以,这也是耿朝忠的底气所在。

    他明白,日本人不会让他冒什么险,更不会有什么重大任务派给他——但,对他的掌控是必不可少的。

    很多鼹鼠,埋伏的太久,常常忘了自己原来的身份,所以必要的掌控和敲打是不可或缺的。

    不过,自己也不是全无准备。

    .......

    南京。

    “《富春山居图》,《祭侄文稿》,这是什么?怀素的《自叙帖》!哈哈,你们方组长这回可是立了大功,绝对的大功!”

    代江山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文物,握着茶杯的手都忍不住有点颤抖。

    虽然早就知道耿朝忠已经得手,但是当文物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代江山还是忍耐不住自己兴奋的情绪。

    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校长亲自点名的东西!

    “处座,方组长还有一封信。”

    仇越等处座的情绪有所平复后,又呈递上一封耿朝忠亲自书写的书信。

    代江山接过信,仔细的看了一遍以后,脸上笑容更盛,他看着仇越温言道:

    “好,做的不错,这次你也是有功的,一会儿去财务室领一份特殊津贴。对了,剩下的那副牧马图,你让方组长不用太急,保证安全为要。”

    “多谢处座体恤下情!”仇越连忙感激道。

    “嗯,你去吧!走的时候带一部电台过去,方便和南京联络。还有,告诉你们方组长,每到一处,落地生根,该成家成家,该立业立业,只有身份掩护好了,工作才能持久。至于你们几个,也是一样的。”处座语重心长是说道。

    “卑职明白!”仇越大喜。

    按照复兴社规定,执行任务是绝不能有任何男女私情的。但长期潜伏工作则不在此列,因此时民风,绝大部分人都是早婚,独居男子格外惹人注意,如果是那种有能力结婚却一直不结婚的,不仅街坊邻居奇怪,更容易引起敌特机关的怀疑,这是通例。

    “好了,你去吧!”代江山吩咐道。

    “好!卑职告退!”

    仇越立正敬礼,不过他刚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了一声“等等”。

    “你们方组长,还有没有吩咐你什么事情?”戴雨农恍若无意的问道。

    “这........”仇越突然有点犹豫。

    耿朝忠走的时候,还吩咐他去上海见一个人,还让他捎了一封信,不过看样子这事六哥的私事,似乎不应该告诉处座。

    “嗯?”

    处座眼光何等锐利,立刻发现了仇越的踌躇,仇越被处座冷厉的目光一扫,心中那一丝犹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当即开口道:

    “报告处座,方站长确实有事,他吩咐我去上海见一个人!”

    “见什么人?!”代江山眼睛一咪。

    “是去见一个日本人,还带了一封信!”仇越咬着牙,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

    “日本人?!”

    处座的眼睛猛的一缩,瞳孔犹如一柄利剑一样刺向仇越,似乎要将他看个通透。

    “这是方组长让我托他带的信。”仇越不敢怠慢,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呈了上去。

    代江山接过信封,仔细看了一遍,发现上面火漆密封,并且做了若干个暗门,摇摇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把信递了回去,笑道:

    “原来是这件事,我还以为什么情况,去吧!”

    仇越满头冷汗,赶紧把信封接过,陪笑着走出门去。

    “唐纵!”

    仇越刚出门,处座就冷声喝道。

    “卑职在!”一个三十余岁戴眼镜军官走了进来。

    “派人跟着仇越,看看他去上海干什么。”处座冷然下令。

    “卑职遵命!不过,仇越是方组长一手训练,伪装,侦查能力出众,恐怕一般人很难跟得住他!”唐纵开口道。

    “无妨,就是让他知道!”处座冷笑。

    “卑职明白!”唐纵也走了下去。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处座看着窗外,不由得喃喃自语。

    .........

    仇越出了鸡鹅巷,领着一个手提箱,直接去了火车站。

    仇越很快发现了身后跟踪的人,甚至他都已经认出了那家伙——自己在六组的一个同僚。

    但他只能假装没看见,处座这半年,对内部保密是越来越重视了,自己人跟自己人这种事,实在是常见得很。

    就连自己,执行这种内部调查的任务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仇越领着身后明目张胆的“跟踪者”,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上海,直到来到了虹口区的日本人聚集区。

    按照耿朝忠提供的地址,仇越很快敲响了一家名叫“川记”日式钟表店的大门,柜台后面坐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日本人,仇越走过去,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用日语问道:

    “是北川君吗?”

    “我是,你是谁?”这络腮胡子用不善的目光打量着来人。

    “我有一封信,要送给您店里的渡边太郎。”仇越递上一封信。

    那叫北川的日本人接过信,看看都没看几眼,直接朝里面吼了一嗓子:

    “渡边,出来见人!”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和服木屐的日本人踢踢踏踏的走了出来,此人用审视的眼光看了仇越一眼,出口就是半生不熟的日式中文:

    “六哥让你来的?”

    “是,”仇越答应二楼一声,也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正经八百的日本人,只是,这一打量,却越看越是面熟,终于,他张大嘴,指着这个“日本人”开口道:

    “云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