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五章 免费保镖

第六十五章 免费保镖

    “你也很惊讶吧!”赵尔笙得意扬扬的说,“我爸说了,车子坏了,得要好几天才能修好,再说我也长大了,老住在家里也不好,到学校里锻炼锻炼有好处。”

    “挺好,挺好。”耿朝忠无奈道。

    赵可桢可真是心大,日本人都要绑架他女儿了,他竟然丝毫都不操心,还敢把女儿一个人留在燕大,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把我的事告诉你爸了?”耿朝忠低声问道。

    “没有啊!”赵尔笙茫然。

    “他是不是问了你什么?”耿朝忠又问道。

    “都是些小事。”赵尔笙的脸微微一红。

    耿朝忠没有再问,他已经肯定,赵可桢这老狐狸一定是嗅到点什么气味,起码,能“恰逢其会”的救她女儿,恐怕这个范围圈不会太大,赵可桢有所怀疑也很正常。

    看耿朝忠神色有点不对,赵尔笙连忙道:“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的,就连若眉姐我都没说。”

    “我相信你。”耿朝忠点了点头。

    两人正低着头咬耳朵,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哎呦两位,图书馆这么多人,注意点影响好不好?”

    耿朝忠抬头一看,一个女子款款走来,正是赵尔笙的“好闺蜜”柳若眉。

    “别瞎说,”赵尔笙红着脸白了柳若眉一眼,“我们在讨论几个学术问题。”

    “什么学术问题?我能不能也参加一下?”柳若眉似笑非笑。

    “哦,是有关男女平权的问题,不过已经讨论完了。”耿朝忠赶紧接过话,顺便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子。

    这柳若眉生的落落大方,鼻梁高挺,眉宇间颇有英气,看上去绝不像是普通中国女子,倒很像是后世那种律政女精英的气质。

    “行,我一过来,你们就讨论完了,都不待见我过来是吧,好,那我就不打扰了。”柳若眉瞪了耿朝忠一眼。

    “若梅姐!”赵尔笙看柳若眉生气,赶紧拉住了她的胳膊。

    这女子不好惹——耿朝忠心里迅速下了判断。

    “你们聊,我手头还有点事。”耿朝忠拱了拱手,赶紧告辞。

    柳若眉冷哼了一声,看着耿朝忠的背影,伸手拧了拧赵尔笙的脸蛋,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人太滑,你们不合适,以后少跟他接触。”

    赵尔笙吐吐舌头,若眉姐好像和周先生不太对盘啊!

    ........

    赵可桢出了校门,钻进了旁边的汽车里——很显然,他的车子已经修好了。

    “可桢,女儿怎么样?”

    说话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华服女子,相貌极为秀丽,正是赵可桢的夫人雍婕。

    “女儿倒没事,不过我可以确定,她昨晚曾短暂昏迷过,看来,昨晚那个蒙面人说的应该不是假话。”赵可桢回答。

    “那你打算怎么办?”女儿遇险,换做一般女人早已是焦急万分,不过,雍婕的语气却依然镇定。

    “我跟尔笙说了,让她留在燕大,不过绝不能踏出校门半步,只要不出燕大的门,日本人也拿她没办法。”赵可桢开口道。

    “话虽如此,不过就怕还出现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雍婕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无妨,日本人一定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动手了,再说,就算把女儿送到上海南京也不一定保险,还是在我们身边稳妥点,更何况......”赵可桢嘴角微微翘起。

    “何况什么?”雍婕看着丈夫自信的脸庞,眼里流露出崇拜的眼神。

    “何况,还有一个不得不保护她的人存在。”赵可桢不再掩饰自己的笑容,呵呵笑了起来。

    “昨天那个人,就在女儿身边?”雍婕的眼睛很是灵动,马上就猜出了丈夫的意思。

    “不错,我怀疑那个图书馆的周协理,就是昨天晚上见我的那个蒙面人。”赵可桢眼里精光四射。

    “哦?我看你好像很确定的样子。”雍婕眨了眨眼睛。

    “可能性很大,女儿谈到他的时候,总是遮遮掩掩的,显然是有心事,这是其一,第二,我问过此人的一些情况,他是上个月才来的燕大,并且我们知道,日本人就在上个月端掉了南京的几个特务据点。还有,此人的身高嗓音,与昨晚那个人有相似之处。”赵可桢冷静的分析道。

    “哦?你看这人怎样?”雍婕开口问道。

    “这个不好说,干这行的,谁能把心思写在脸上,不过,我看对尔笙应该没什么坏心眼。”赵可桢摇摇头。

    “说不定,他是故意接近尔笙,最终的目的,还是接近你。”雍婕沉吟道。

    “也有这个可能,并且我严重怀疑,我在日本领事馆后面见到的那个骑自行车的中年人,就是他所装扮。”赵可桢说道。

    “你之前见过他?”雍婕一愣。

    “就日本领事请北平各界吃饭那回,我当时看到一个人骑着燕大的自行车在日本领事馆后面,也是出于好心,就让女儿告诉燕大的人一声,没事别往那边去。可是你猜,尔笙通知的是谁?”赵可桢眼睛里露出几分笑意。

    “那个周协理!”雍婕嘴角一抿。

    “这小丫头,也就骗骗她自己。”赵可桢也乐了起来。

    夫妻两人笑了一阵,雍婕才又开口道:

    “那就很可能了,复兴社在北平的机构覆灭,他也许急于在北平发展一些关系,他既然潜入燕大,想到你是很自然的事情。”

    “那没关系,至少在北平,我们和他的利益是一致的。”赵可桢点头道。

    “嗯,如果能通过他,搞到南京对苏区的一些情报就好了。”雍婕若有所思。

    “恐怕难,虽然都是复兴社,但特务处和南昌行营是两个系统,江西那边都是康泽的人在负责,就算是代江山也不可能了解苏区的情报,更不用说告诉下边的人了。”赵可桢摇头。

    “那还是算了,这个人先留着,以后对我们说不定有用。”雍婕点了点头。

    “走吧!女儿的事就别担心了,复兴社派来的免费保镖,不用白不用,哈哈!”赵可桢哈哈一笑,踩下了油门。

    旁边的赵夫人也抿嘴一笑,汽车很快消失在了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