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四章 老狐狸

第六十四章 老狐狸

    赵可桢举起枪,紧紧的对准了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此人黑巾蒙面,礼帽低垂,看上去十分神秘。

    “快点出去,我不会报警,否则,我就开枪了!”赵可桢的语气颤抖却又严厉。

    耿朝忠一笑,到底是文化人,开枪就开枪,还报什么警?

    “赵先生,别紧张。”耿朝忠摆了摆手,“我并无恶意,否则我就不会坐在这里,更不会故意叫醒你。”

    “那你什么意思?”赵可桢坐在床头,丝毫不敢有任何放松。

    “我来通知您一声,日本人要对您的爱女动手。”耿朝忠沉声道。

    “你怎么知道的?”赵可桢的语气有一丝放松。

    “今天下午五点钟,您的车应该坏了吧?”耿朝忠问道。

    “不错,”赵可桢微微点头,“我的车刚出门,车胎就被人用刀扎破了。”

    “事实上,日本人已经动手了,他们一边破坏您的车辆,一边派人到燕大迷晕了您的女儿。”耿朝忠的语气很放松,甚至还端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

    “我女儿怎么样?!”赵可桢语气一下急促起来。

    “暂时没事,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继续动手。”耿朝忠说道。

    “是您救了我女儿?”赵可桢的枪放了下来。

    “不错,不过我也只是适逢其会,我也不可能一直留在那里保护您的女儿,所以,我建议,您最好让您的女儿转学,去上海或者南京。”耿朝忠很诚恳的说道。

    “这........”

    赵可桢有点犹豫,不过他现在已经确认来人并无恶意了。

    “您必须这样做,”耿朝忠的语气很严肃,“日本人绝不会善罢甘休,我甚至建议,您可以辞去北平教育公署的工作,去南京上班。”

    “我不可能离开北平,”赵可桢摇了摇头,语气很坚决,“我在这里有自己的工作。”

    “那就按我说的,尽快安排您女儿秘密转学。”耿朝忠用无可置疑的口气说道。

    “我考虑一下。”赵可桢仔细的打量着耿朝忠。

    “相信您能做出最好的选择。”耿朝忠将茶杯一放,准备起身离开。

    “还没请教您的身份。”赵可桢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是南京的人,至于身份,不重要。如果不是怕打电话您不相信,我也不会亲自来这一趟。”

    耿朝忠回头说了一句,紧接着就从窗口一跃而下,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赵可桢松了一口气,看了看窗外,快步走向了卧室门口——这件事,他需要和自己的夫人商议一下。

    .........

    耿朝忠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赵可桢就亲自来到了燕京大学。

    他更没想到的是,司徒雷登竟然陪同赵可桢来到了燕大图书馆!

    不过原因也并不奇怪,赵尔笙也是一大早就和一帮同学来到了这里,赵可桢来这里,显然是找自己的女儿来了。

    “爸爸!”

    赵尔笙欢呼雀跃的扑向了自己的父亲,这才发现破坏了图书馆里安静的环境,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向大家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赵可桢宠溺的摸了摸女儿的头,笑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上进了?我以前可是听说,你可很少来图书馆的。“

    “快要考试了嘛!”赵尔笙扁了扁嘴。

    “好了,你先出来,我问你几句话。”赵可桢拉住了女儿的手。

    出了门外,赵可桢四顾无人,低声问道:“乖女儿,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赵可桢仰起了脑袋仔细回想,“没有啊!昨天我和几个同学玩儿了,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你再仔细想想。”赵可桢无奈的说道,他深知自己女儿是个马虎性格。

    “哦,我昨天在湖边睡了一觉,做了个噩梦,现在都还有点头晕呢。,”赵尔笙摇了摇头。

    “嗯,”赵可桢沉吟着,“还有没有什么事?”

    “没有了,”赵尔笙又摇头,不过马上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今天早上若梅姐告诉我,说是半夜好像听到后山有枪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

    “嗯,”赵可桢的脸色变了一变,继续问道:“你把你昨天睡觉前的事情详细说一下,还有,最近学校里发生什么有趣的事都跟我说说.”

    “好呀,我还有好多有趣的事儿要跟你说呢!”赵尔笙拍手道。

    .........

    不一会儿,赵可桢又迈着步子踱进了图书馆,司徒校长迎上前来,笑道:

    “新图书馆刚刚落成,赵署长恐怕还没有参观过吧!要不我们一起,参观参观?”

    “好!”赵可桢点了点头,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一边的耿朝忠。

    “这位是?”

    “这是我们图书馆的周协理,非常优秀,我们图书馆现在旧貌换新颜,还是全靠了他呢!”司徒校长介绍道。

    赵可桢走过来,和耿朝忠握了握手,此人风度翩翩,颇有北洋政府旧式官员的派头,但说话仪态却很谦和,看上去没有丝毫架子。

    “原来是周协理,我听我女儿说起过你。”

    “哦,尔笙肯定是说我标新立异出风头了,哈哈。”耿朝忠笑道。

    “没有,尔笙很佩服你呢。”赵可桢又看了耿朝忠一眼。

    “好,今天就让周协理陪同赵署长参观一下我们的新馆,走,我们上二楼!”司徒校长指了指楼上。

    赵可桢点点头,回头吩咐女儿:“你先自己读书,爸爸有正事要办。”

    三人一同走了上去。

    “赵署长,我们燕大图书馆共分四层,计有图书五万多册,古今中外典籍众多,但最有特点的,还是........”

    耿朝忠打起精神,开始介绍图书馆的格局和情况,不过,他看赵可桢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在自己身上流转,不由得也有点忐忑。

    这赵可桢,不会是认出自己了吧?

    应该不会,没这个可能性。

    耿朝忠很快否定了这一点。

    半小时后,赵可桢走马观花的将图书馆参观了一遍,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下楼来,他向司徒校长和耿朝忠致谢后,又把赵尔笙叫出去吩咐了几句,这才离开。

    片刻后,赵尔笙满脸兴奋的跑了回来,耿朝忠有意无意的看了她一下,笑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我爸同意让我住校了!”赵尔笙憨态可掬的凑过头来,低声说道。

    “什么?!”耿朝忠一愣。

    这和自己想的可不太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