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章 协作
    “谁?!”

    大河间一和宫久健齐声怒斥,迅速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那是一株低矮的怪柳,就矗立在河岸旁边的一个土坡上,两人刚才搜索了不少地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

    两人掏出手枪,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颗柳树,刚才那人要是开枪,自己两人恐怕绝无幸理,但他没有开枪,还发出笑声,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自从发出这声冷笑后,那个人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仿佛刚才的那声冷笑只是幻觉而已。

    “出来!”宫久健终于忍耐不住,冲着那棵柳树大声吼道。

    “我出来了,你们还能回去吗?”

    又有一个声音传来,不过这次的声音,似乎是来自两人的后方。

    大河间一迅速转身,与宫久健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此人的声音如此飘忽,两人实在想不通,怎么同一个人的声音,可以从两个不同的方向传出来?

    嗖!

    突然之间,破空声起,一个黑影从怪柳中跃出,如一道闪电一样窜向了两人头顶。

    砰!

    宫久健举手抬枪,那黑影轰然落地,不过两人很快意识到,这黑影体积如此之小,绝不可能是人类!

    糟糕!

    两人意识到不妙,刚要有所动作,脚下却传来一阵风声——一道长索紧贴着地面,精确的缠住了两人的脚踝!

    “哈哈!”

    狂笑声中,那条绳索猛然一拉,大河和宫久两人立刻失去了重心,被绳索拽倒在地,还不等两人有所动作,那条绳索像活物一般又是一抖,两人立刻头下脚上的飞上了半空!

    “剑秋,动手!”一个声音传来。

    柳树旁边早已跳过一个人,此人手里拎着一根巨大的木棒,只听“砰砰!”连声,那人举起木棒,几下就打掉了两人手中之枪,紧跟着又是几记重击,可怜大河和宫久健两人身子倒吊,根本无力躲闪,瞬间就被砸的晕头转向。

    “谢炎,卸掉下巴!”

    说话间,又有一人冲过来,身手极为利落,三下五除二的就卸掉了两人的下巴,然后伸手在两人口中一阵摸索,很快就惊喜的喊道:“六哥,果然有毒药!”

    “不错!你们两个,没白跟我这么久。”

    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正是耿朝忠。

    早在干掉池边和山上的时候,耿朝忠就已经预料到,一定还会有人过来查看,如果来的是大队人马,他自然不会轻举妄动,但如果来的人不多,那就正好来个瓮中捉鳖!

    大河和宫九两人被倒吊在半空,身子不停的扭来扭去,不过当谢炎和王剑秋捡起地上的枪指住他们脑袋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停止了徒劳的挣扎。

    耿朝忠从地上捡起手电筒,明晃晃的光束照在两人的脸上,仔细打量了一番后,这才指着大河间一说道:“给他接上下巴!”

    谢炎点点头,给大河接上了下巴。

    耿朝忠看着大河间一冷笑道:“刚才我听说你叫大河?

    “你是谁?”大河间一没有回答,反而用沙哑的声音反问。

    “我是谁,你还不清楚吗?东交民巷,甜水胡同,北平东郊,我们打过的交道不少了吧!”耿朝忠冷冷一笑。

    “果然是你!”大河恨恨的喊了一声。

    旁边的宫久健无法说话,不过脸上也露出极为愤恨的表情。

    “当然是我!”耿朝忠的眼睛里露出更加愤怒的眼神,“自从北平站的兄弟们惨死,我就发誓,一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动手吧!”大河间一抿住了嘴唇,不再多言。

    “动手?”耿朝忠不屑的一笑,“动是肯定要动手的,不过你们大概忘了刘世维是怎么死的了吧?”

    大河间一和宫久健两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他们到现在还记得,刘世维是如何亲手掏出了自己的肠子——那种场面,恐怕他们就算死了化成灰都不会忘记!

    “谢炎,王剑秋,你们一人一个,别让他俩死的太痛快!”耿朝忠吩咐道。

    “好,六哥!“

    两人答应了一声,一人提了一把刀,走到了两人面前。

    “先给这个家伙切片肉下来!”耿朝忠指了指宫久健。

    王剑秋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刀,宫久健身子猛地一抖,他的肩胛骨上一片肉已经被削了下来。

    “就这样,慢慢来,咱们中国有种刑罚叫凌迟,是用小刀将人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让人嚎哭三天三夜为止,不过呢,我们学艺不精,恐怕耗不了那么久,你俩今天可算是有福了!”耿朝忠慢条斯理的说道。

    大河间一身子猛地一抖,脑袋突然猛地一撞,耿朝忠早有准备,伸手轻轻一推,按住了大河间一的脑袋,笑道:“着急了?别急,我得让你先欣赏一下你同僚是怎么享受的,然后才轮到你。”

    大河间一死死的瞪着耿朝忠,他突然有点后悔,今天不该来执行这个任务。

    “继续!”耿朝忠又看了王剑秋一眼。

    王剑秋点点头,又把宫久健的肉削了一片下来。

    宫久健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用喉咙发出无声的嘶吼,耿朝忠的脸上露出冷酷的笑意,似乎很欣赏宫久健的神态。

    “你如此侮辱帝国武士,以后会死的比我们惨一万倍!”大河看着自己最好的同僚身受如此酷刑,无比愤怒的诅咒着。

    “有可能吧!不过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耿朝忠轻轻的拍了拍大河间一的面颊。

    王剑秋一刀接着一刀,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宫久健开始的时候还能扭动身躯,但不久后他就疼得晕了过去,然而马上就会有一盆水浇到他头上,让他保持更清醒的头脑。

    “你叫什么名字?我知道你姓方,我们已经在调查你了,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们手上!”大河间一无奈而又绝望的怒吼着。

    “你知道的不少,”耿朝忠笑嘻嘻的看着大河,“还知道些什么,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会给你同僚一个痛快。”

    “唔!”

    就在这时,旁边的宫久健突然传来一声嘶吼,耿朝忠抬眼一看,只见宫久健的口中鲜血如注,王剑秋惊呼一声:“他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不错,”耿朝忠却熟视无睹,“算是条汉子,从地上抓把土帮他止止血,做事总得有始有终对不对?”

    “你想知道什么?”大河间一突然开口了。

    他也是特务,他也精通刑讯,耿朝忠这么做的原因他明白,一定是想从自己口中问出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