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七章 燕大杀人案

第五十七章 燕大杀人案

    与此同时,燕大图书馆里,耿朝忠正把几本书递到王剑秋手里,不过嘴里说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你确定,确实有日本特务在燕大门口晃荡?”

    “确定,”王剑秋的神情非常小心,“那三个人从相貌,体态和口型来看,必然是日本人无疑!”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吊住他们,不要靠近,先搞清楚他们干什么的再说。“

    “好!”

    王剑秋拿了书快步走出了图书馆。

    日本人?

    耿朝忠摸了摸下巴。

    日本人跑到燕大来干什么?

    燕大可是美国人办的教会学校,现在因为华北事变,国联正在给日本人压力,美国人在其中的态度更是关键,就是给武藤信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派人来燕大捣乱,他们来燕大干什么?

    耿朝忠倒没想到是来抓自己,要抓自己,派来的人绝不可能轻易被王剑秋发现。

    这点自信耿朝忠还是有的。

    略微沉吟了片刻,耿朝忠就不再多想,现在的燕大安全的很,看看那几个日本人的动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没多久,图书馆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靓丽的身影,不过耿朝忠没有抬头,似乎早已沉浸在了知识的海洋中。

    那纤细的身影在耿朝忠面前晃来晃去,却始终得不到回应,很快就失望的离开了。

    耿朝忠抬头朝外看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赵尔笙百无聊赖的踢着石子,沿着河边走来走去。

    这个家伙,自从认识以后,就从来对自己爱搭不理的!

    难道书就那么好看嘛?

    哪有自己好看!

    越走越气,越走越气,她突然气恼的跺了一下脚,揪下今天早上刚刚别在领口上的一朵晶莹剔透的珠,一伸手,扔进了未名湖。

    湖水荡起一片涟漪,赵尔笙叹了口气,抱膝坐在了湖边的一块石头上。

    可是她不知道,身后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接近。

    突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就是一股浓烈的乙醚味道,赵尔笙身子一软,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得手了!就这么简单!还是我名字取得好!”

    学生打扮的池边麻利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大麻袋,将赵尔笙套了进去。

    另一边,山上推着一个独轮平板车走了过来,不知道是从哪里偷来的,两人齐心合力,将赵尔笙抬上了平板车,然后推着车子往后山走。

    燕园很大,有山有水有林,尤其是后山,虽然只能算是个小土丘,但是一到夜晚,来的人却非常少。

    池边和山上推着赵尔笙,越过土丘慢慢的来到了学校外围,这里以前是皇家园林,人员稀少,历任皇帝又绝不与许自己的猎场附近有平民居住,所以两人很快就找到了一条小溪边。

    越过这条小溪,就可以安全的出去了。

    池边擦了把汗,示意山上和他抬起赵尔笙,溪水不深,赵尔笙也不重,两人稍微费点力气就可以把她抬过去。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两位同学,要不要我帮忙?”

    池边手一抖,山上也是一个愣怔,天色已经擦黑,两人又跋山涉水的,竟然没发现身后有人!

    回过头,一个身穿中式长袍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影影绰绰的看不清容貌。

    山上和池边对望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放下赵尔笙站了起来,慢慢的向着那个人影靠近。

    “不用了,东西又不是很重,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

    池边操着流利的中文问道。

    他很得意,因为他在日俄战争后的旅顺口长大,精通东北话,如果不是仔细听,甚至还带着几分北平口音。

    这也是他自告奋勇扮成学生混进学校的底气所在。

    “哦,我是图书馆的,你叫我管理员先生就好了。”黑暗中的声音似乎有点老气横秋。

    “好,管理员先生,你来这里干什么?天都这么晚了,大家很少来后山的。”池边脸上露出几丝狞笑。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鄙人今晚诗兴大发,来山间行走几步,说不定片刻后就是一首好诗。”那声音依然很淡定。

    近了,越来越近了,近的已经能看到那个所谓管理员的面容,他戴着眼镜负手而立,似乎真的在吟诗作对一般。

    “死吧!”

    池边从正面,山上从侧面,两人一跃而上,像捕食的猫儿一样扑向了管理员!

    “啊?我好怕啊!”

    那管理员肩膀一缩,嘴里竟然还来得及发出几声调侃,但是,就在池边的拳头接触到他下巴,山上的双手快要抱住此人膝盖的一瞬间,那人的头突然一偏,同时原地轻轻一跃,两人就都扑了个空!

    但是,这并没有完,半空中,那人左右脚一个高一低接连踢出,只听“砰砰”两声闷响,山上的太阳穴和池边的下巴被瞬间击中!

    两人头一歪,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晕倒在了地上。

    “十步杀两人,汗不出一分。”

    那人口里念出两句歪诗,然后低下身子,一手一个,拎着两人的领口,将他们拖到了湖边。

    此人自然是耿朝忠了。

    虽然他没有理会赵尔笙,但不代表就真的不闻不问,尤其是,就在赵尔笙进图书馆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两道隐秘的目光盯着那个小姑娘。

    月光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乙醚味道,耿朝忠先看了一眼赵尔笙,她睫毛弯弯,似乎在沉睡,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耿朝忠放下心来,又仔细打量着两个学生打扮的绑架者。

    有点熟悉,就是那天和田中一起在居酒屋喝酒的那两个日本特务。

    很明显,这是要绑架赵尔笙。

    看来,赵可桢那天去日本领事馆并没有就范,否则武藤不会出此下策。

    略微沉吟了一下,耿朝忠抓起两个人的头发,将他们的脑袋按到了溪水中。

    在冰凉的溪水刺激下,两人很快就醒了过来,不过他们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口鼻中塞满了河底的污泥,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挣扎,两人的双手不停的扑腾着前面的溪水,他们拼命的用力,试图站起身来。

    不过,摁在他们后颈的那只手太强大了,这让一切挣扎都成了徒劳。

    两人像两只被大手捏住的蚂蚱一样扑腾,五分钟后,他们终于停止了任何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