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六章 三个臭皮匠

第五十六章 三个臭皮匠

    翌日一早,燕大图书管里就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前来应聘的行脚,当然也包括王剑秋、谢炎和仇越三人在内。

    所谓的遴选自然是走过场,在耿朝忠的黑箱操作下,除了留下两个老行脚掩人耳目外,其余行脚很快都被遣散。没多久,王剑秋三人就坐在了图书图洪馆长的办公室里。

    “六哥!”三人都用热切的目光看着耿朝忠。

    耿朝忠没有说话,背着手绕着几个人走了一圈,挨个拍了拍几人的肩膀,露出几分唏嘘之色,然后才开口。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耿朝忠微笑着点点头,“沈科长不用你们,自然有他的考虑,不过不管沈科长待你们如何,你们以后见了沈科长,都不能露出半点怨怼之情。这个意思,你们能明白吗?”

    “属下明白!”三人低声回答。

    “嗯,我们这工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以身殉国,多交几个朋友,对大家都好。还有,处座让你们过来,自然也对你们的情况心知肚明,这是处座对大家的体贴,大家可得心存感恩。”耿朝忠又点了几人一句。

    几人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好了,说正事,”耿朝忠笑了一下,脸色渐渐严肃,“这几天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简单跟大家说一下:

    第一,日本领事馆换了新任领事,名为小泉敬二,此人从青岛过来,应该马上就会到任,我需要了解他的详细资料以及日常行动路线。

    第二,北平特高课课长武藤信义,此人是我们在北平的最大对手,对他的行踪和布置,我们也要多加留意,这件事由剑秋来负责,我待会儿给你一些经费,你们在这里借着做行脚的机会,多结交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对能利用的关系,多多加以利用,尽快把情报网铺起来。

    第三,了解一下北平红党的活动情况,红党在北平和天津布局很早,并且与东北的抗日义勇军来往密切,如果你们能掌握一些他们的信息,对我们以后的行动会有好处。

    ...........”

    条条缕缕的给三个人布置好任务,已经是大半个钟头过去了,耿朝忠看了三

    人一眼,挥手道:“好了,都去做事吧,仇越留下。”

    等其余两人离开,耿朝忠从床底下拿出一卷包扎好的铺盖,放在了仇越面前,指着铺盖卷开口道:

    “你打扮成苦力,背着这卷行李带回南京,亲自交给代老板,注意,途中不能有任何耽误,铺盖也不要打开,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南京。”

    “好。”仇越沉声答应。

    耿朝忠又拿出一封信递了过去,“办完这件事后,带着这封信去上海,交给虹口路266号一个名叫北川的日本人,他会让你带一个人过来,那个人的身份,你不用多问,带回来复命即可。“

    “好,我明白了。”仇越答应。

    安顿完一切,耿朝忠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挥手让仇越离开。

    .........

    “山上,田中,池边,你们都是我从陆军和宪兵队一手提拔起来的精英,尤其田中君,连续两次的任务都完成的非常出色,山上和池边,你俩可得努力了啊!”

    与此同时,北平日本特高课驻地,特高课课长武藤信义正坐在椅子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三名新丁。

    而这三位新丁,正是那日在“藤野居酒屋”一同饮酒作乐的田中秀树三人。

    “嗨依,属下一定以田中君为榜样,为帝国效死!”山上和池边两人连忙低头答应。

    “好,现在就交给你们一个最简单的任务,”武藤满意的点了点头,“北平教育署署长赵可桢有一个女儿,现在在燕京大学念书,我要你们查清楚他的行踪,扮作绑匪,将她绑架后,向赵可桢勒索财物,这点,你们能做到吧?”

    “嗨依,保证完成任务!”两人连忙点头答应。

    “嗯,这次的任务,就由山上和池边你们两人完成,田中负责掩护,没问题吧!”武藤问道。

    “没问题!”三人齐声答应。

    “这是赵可桢女儿赵尔笙的详细资料,你们拿去好好看一下,自己制定行动计划,一周后,我要看到你们的成果!”

    武藤递过一张纸条,三人接过纸条仔细传看后,将纸条吞入了肚中。

    “去吧!”武藤挥了挥手。

    招纳了这么多新人,也是该让他们练练手了。

    .........

    三天后,下午四点多钟,燕大门口三个苦力打扮的年轻人正愁眉苦脸的看着大门,其中一个黑脸汉子把头上的斗笠扶了扶,看了一眼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说道:

    “池边君,要不我们干脆下手明抢,如何?”

    “不行啊田中,”另一人摇头,“昨天你也看到了,那个赵尔笙是由他父亲开车亲自接送的,就算我们抢到手,恐怕也跑不了多远,要我说,还是在他家家门口动手比较好。”

    “家门口也不行,”山上也在摇头,“那赵公馆那么大,他们都是直接开车进院子的,估计没等我们进去就被发现了,再说了,还是那句话,抢了人也跑不远,最好还是在外面动手。”

    “外面不行!”田中俨然是三人中的头领,“这赵尔笙除了燕大,几乎哪儿都不去,就算出去了也有汽车代步,我们怎么追得上?在校门口明抢就是唯一的办法,依我说,你们抢了,我把赵可桢引开,这才是好办法。“

    “不行不行,”山上连连摇头,“你看门口的学生这么多,我们一抢人,恐怕这么多学生都会阻拦,到时候跑都跑不掉!”

    “唉,可惜不能打伤赵可桢,如果能对他动手,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池边无奈了。

    三个人看着校门口川流不息的学生,都有点愁眉不展。

    “我有办法了!”田中秀树眼睛突然一亮。

    “什么办法?”山上和池边连忙开口询问。

    “我们扮成学生,混进燕大,找机会动手!”田中秀树开口道。

    “对,这是个好主意!”其余两人连连点头。

    “那怎么把人运出来?”山上问道。

    “简单,趁天黑,七点钟左右天就黑了,燕大这么大,我们把她运到后山上,从那里偷偷的把她运出去!”田中秀树回答。

    “可是赵可桢5点半就来了,找不着女儿怎么办?”池边问道。

    “我现在就去赵家门口,趁他出来的时候,用钉子把汽车扎破胎,赵可桢没法驾车,一定会给他女儿打电话,到时候我们就有行动的时间了!”田中秀树胸有成竹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