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五章 故旧

第五十五章 故旧

    燕大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王剑秋!

    “六哥!”

    看到耿朝忠过来,王剑秋脸上露出激动、畏惧、钦佩、兴奋等各种情绪交杂的笑容,这种笑容,甚至让他的脸都有些扭曲。

    “来了就好,走吧,去我的宿舍。”耿朝忠简单回答了一句。

    王剑秋连忙心情激动的跟在了耿朝忠的后面。

    对这位以前的下属,耿朝忠的心情也很复杂。

    自从自己入监以后,王剑秋的直属上级就变成了沈醉,但耿朝忠了解到,王剑秋在沈醉手下其实得不到重用,沈醉依赖的,依然是他从上海带过来的几个亲信,只是为了安抚南京原有的弟兄,这才接受了王剑秋作为行动六科的副科长。

    正因为如此,王剑秋这一年来其实是郁郁不得志的,而沈醉又非常善于笼络手下弟兄,没用多久,六组除了几个最早跟随耿朝忠的弟兄,其余人几乎都成了沈醉的亲信。

    而王剑秋,作为“前朝重臣”,夹在其中可就难受的很喽!

    两人脚程很快,没过多久,就来到了耿朝忠的宿舍。

    “六哥,不错啊!这地方比我们处里可强多了!“

    刚一进门,王剑秋就感叹不已。

    “美国人援建的,差的了嘛!”

    耿朝忠没好气的说了一声,指了指椅子让王剑秋坐下。

    “六哥,您出狱的时候我不在处里,没能见上一面,其实,自从您进去以后,大家伙儿可都盼着您回来,还是跟着您干痛快.......“

    王剑秋刚一坐下,就有点声泪俱下的意思。

    “先说正事。”耿朝忠挥挥手,制止了王剑秋的哭诉。

    “好,”王剑秋尴尬的抹了抹眼睛,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了耿朝忠,开口道:“处座的意思都在信里了。”

    耿朝忠接过信封,看到上面的火漆完好,夹着的一根头发丝也很规整,没有丝毫动过的痕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打开了信封。

    处座熟悉的笔迹落入耿朝忠眼中:

    “方途,干的不错!此次你成功找回文物,厥功甚伟。

    当此之时,北平站覆灭,王天木又不知去向,处里决定,你由特派员转任为北平站代理站长,就地展开工作。注意,根据塘沽协议之约定,我方不得在北平设立任何党务机构和秘密组织,所以,北平站的名字,绝不可对任何人提起!对内可称之为,通元社!

    令,附北平银行十万元汇票一张,另外,还委派王剑秋、仇越、谢炎三人协助你之工作,此三人皆为你旧日属下,相信必可得心应手。

    注:阅后即焚。

    代春风。

    .........“

    其余内容则是一些接头暗号,联络安排等等,耿朝忠看完内容,心头默念数遍,然后点起一根烟,顺手将信烧成了灰烬。

    王剑秋则在旁边心情忐忑的看着耿朝忠,等待着耿朝忠的指示。

    “剑秋,你在六组的情况我都了解,”沉吟片刻后,耿朝忠终于开口了,“我知道,你在沈科长手下干的不是很愉快,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些都正常。从今以后,你还是跟着我。”

    “太好了!”

    听到耿朝忠这句话,王剑秋一下子兴奋的跳了起来。

    其实,看到谢炎和仇越跟自己同行,王剑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现在终于得到了确认,那可别提有多高兴了!

    “不过也别高兴太早,”耿朝忠挥挥手,语气变得分外严肃,“北平不比南京,日本人在这里的势力不是南京可比,再加上现在华北自治,北平市政府中亲日者众多,一个不小心就有暴露的危险,北平站覆灭前车之鉴,你我都得小心在意,否则,恐怕有不测之祸!”

    “是!”王剑秋心中一凛,沉声答应。

    “嗯,”耿朝忠微微颔首,对王剑秋的态度表示满意,“还有,我现在在燕大落脚,不方便在外面指挥工作,很多事情你们都得自行其是,不过有一点,京城声色犬马花街柳巷,很容易让人乐而忘返,万一因此误了大事,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方途不念旧情!”

    说到最后几个字,耿朝忠已经是声色俱厉,王剑秋脸上的肌肉一抖,连忙低头答应。

    “好了,你先回去吧!告诉谢炎和仇越两人,明天上午我会在燕大门口贴出告示,招收图书馆行脚,你们三个都来应聘,明白吗?”耿朝忠吩咐道。

    “好,我这就回去办!”王剑秋快速答应。

    “去吧,我在这里的身份是图书馆协理,平时也有一些事务,你们有了这个角色,就会方便很多。”耿朝忠眼里精光闪烁,显然早已成竹在胸。

    王剑秋点头答应,很快走了出去。

    耿朝忠则站在原地沉思。

    图书馆行脚,是北平各个大学图书馆的一种特有的雇佣工,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北平的各个图书馆之间运送书籍,教材之类,并且各个图书馆之间的图书交流,往往也有他们代办,不过报酬很低,跑一次的酬劳是四角钱。

    就算如此,很多人也趋之若鹜,毕竟比起拉黄包车等营生来讲,带几本书那可就简单太多了,耿朝忠刚刚接手燕大图书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安插几个自己人,搜集传递情报都会方便很多。

    只是,处座的这封信,意味着自己以后就将长期驻守北平,这就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自己在南京和上海的一切,都将失去联系!

    别的都好说,我党现在在苏区的情况很复杂,短时间内自己也不会去趟那个浑水,最大的问题是,自己红叶的身份!

    是的,红叶在南京是有联络人的,那个名为“黑羽乌”的日本老头。

    这个日本老头绝非普通人,耿朝忠在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那必定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对手,自己任何的异常举动,恐怕都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万一自己长时间不在南京,又不向他汇报自己的行踪,恐怕会遇到非常大的麻烦,这点必须有一个比较好的处理办法。

    想了想,耿朝忠索性坐了下来,开始提笔写信。

    对红叶这个身份,自己并不是没有准备,并且这个布局已经长达一年半之久,现在,也该到了收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