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四章 图书馆之歌

第五十四章 图书馆之歌

    耿朝忠并不知道有两个日本老头为了他职位的升迁操碎了心,事实上,这几天他过的很惬意。

    自从跟赵尔笙挑明了身份,他反而没了太多顾虑,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对整个图书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首先,燕大图书馆作为北平最大的图书馆,直接跟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对接,可以接触到全世界最先进和尖端的技术理念,各种外文类书籍更是汗牛充栋,所以,耿朝忠招收的学生里,有两位是燕大外文专业的学生,他们可以对各种科学杂志和专著进行简明归纳,做成分类标签,方便理学院学生查阅。

    同时,耿朝忠还招收了两名国学功底较为深厚的学生,对各类中国历史文献专著进行分类管理,方便文学院查阅。

    剩余的两名学生,则对外借图书进行统一管理,一人负责校内,一人负责校外——没错,燕大图书馆的很多图书都是被北平的其余大学借走的,同时,燕大图书馆也会向外校借一些燕大没有的书籍,进行资源互换,如此,则需要一个相应的制度,而这方面的制度,图书馆以前一直都很缺乏。

    耿朝忠深信,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永不过时,这几天他除了按照现代的图书分类方法对几名学生进行培训,更多是灌输一些服务理念。

    没错,是服务理念,图书馆作为一个公益性机构,管理分类很重要,服务同样重要,而民国的图书馆恰恰缺乏的是这一点。

    6月7号早上八点半,当洪馆长领着司徒校长走进图书馆的时候,耿朝忠正在对图书馆招聘的六个学生和数位打扫卫生的杂务人员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晨会。

    “防火,是图书馆管理的第一要务,无论何种程度的强调都不过分,历史记载,鲁南魏氏藏书楼因为一把大火,数万珍贵典籍毁于一旦,广府林氏藏书楼也曾发生过此类事件,教训,何其深刻!

    所以,我们今天再次跟大家强调图书馆的防火规章:

    明火,决不允许出现在图书馆的任何一个角落!电路,一定要按时检修,每层楼都必须配备有沙包和水桶,以便发生意外情况后及时救援,这些问题,都是重中之重。

    还有,防火宣传,必须从小处着手,防微杜渐,比如我手中的这个——”

    耿朝忠拿起了手中的几个小卡片,上面是一些火柴和烟头的图案,不过上面都用醒目的红字画了一个大x。

    “大家把这些东西贴在图书馆的各个角落,这样可以随时提示进入图书馆的每个人,大家必须知道,图案,永远都比文字更有说服力!”

    啪啪啪啪!

    门口响起一阵掌声,司徒校长和洪馆长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司徒校长得意的指着耿朝忠对洪馆长说:

    “看看,看看,洪仁远,我给你找了个多好的帮手,你得怎么感谢我!”

    洪馆长也是笑容满面,几天没来,图书馆竟然焕然一新,不仅书籍分类井井有条,还多了很多的防火设备和警示标语,更重要的是,这个周宣合周协理竟然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在所有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面前树立了威信。

    “司徒校长,洪馆长,错漏欢迎两位提出宝贵意见。”耿朝忠看到两位领导进来,连忙谦逊。

    “不用,你做的很好,可谓是开一时风气之先,你继续,不用管我们!”洪馆长挥了挥手。

    “好,”耿朝忠也不多说,回过头对着众位工作人员喊道:

    “现在,唱图书馆馆歌!预备,起!“

    话音刚落,所有图书馆工作人员突然庄严肃立,引吭高歌:

    “太阳出海,太阳出山,太阳出现天地间。

    图书馆员,意气飞扬,昂首阔步,游弋书山书海溪河边。

    鸟迹代绳,有册有典,源远流长,九曲望洋似潮落潮涨。

    斗转星移,巨变沧桑,国势日盛,文运益昌如云飞云散。

    我们是光荣的图书馆员!

    追求光明,赶超时代,于潮流之中立于顶端。

    我们是睿智的图书馆员!”

    众人精神抖擞的唱完耿朝忠自编自写的《图书馆之歌》,现场再次响起了极为热烈的掌声,甚至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叫好声:

    “好,周协理真厉害!”

    耿朝忠回头一看,不仅校长和馆长,旁边的学生也早已来了一大堆,其中就有刚才为自己叫好的赵尔笙。

    这小姑娘,这几天来的也忒勤快了点......

    看到众人都用极为惊诧,甚至可以说震惊的目光看着自己,耿朝忠呵呵一笑,干咳一声后,挥手道:

    “好了,今天晨会到此结束,散会!”

    等众人散去,司徒校长示意耿朝忠跟过来,两人并肩走到了图书馆门外,司徒校长看着耿朝忠微笑道:

    “周先生,看来你对图书馆的工作很在行啊!看来,我还真是无意中为我们燕大招了一个人才!”

    “校长过奖了,其实这只是鄙人的偷懒之举。”耿朝忠笑道。

    “偷懒?”司徒一愣。

    “不错,图书馆的工作既杂且乱,再说来兼职的同学往往也是来了又走,人员非常不稳定,所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让大家对图书馆产生一种荣誉感,这样,我们的工作就会维持相对的稳定,以后我就不用经常培训新来的同学了。”耿朝忠呵呵笑道。

    “有道理,有道理,”司徒连连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刚才那首歌是你自己写的?”

    “鄙人岂有这种本事,只是一首西洋歌曲,我换了一下词而已。”耿朝忠笑道。

    “不错,不错。”

    司徒点点头,刚要继续说话,远处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正向着这边远远的打招呼:

    “周协理,门口有人找,说是姓王!”

    耿朝忠眼里精光一闪,向司徒校长抱拳道:

    “不好意思校长,可能是我老家来人了,我得过去一趟。”

    “好,你去吧!”司徒点点头,眼里同样有精光闪烁。

    这个新来的周协理,不简单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