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一章 攻心为上

第五十一章 攻心为上

    南京,鸡鹅巷。

    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鸡鹅巷二楼的处长办公室里依然灯火通明,写字台对面的留声机里,正回响着胡蝶的那首《何日君再来》。

    代江山并没有睡,自从做了这个特务处处长以来,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就很少超过5个小时,今天也是一样,他必须等到电讯科将当天收听的所有情报汇总以后,才会休息。

    “处座,有急电!”

    门外传来了秘书唐纵的声音,戴雨农轻轻的“嗯”了一声,关掉留声机,门被推开了,唐纵拿着一份电报纸走了进来。

    “处座,北平来电,您请看!”唐纵把手里的电报纸递了过来。

    货已到手,请即日来提,燕大图书馆协理,周。

    简简单单十七个字,代江山却足足看了有一分钟,他不是看不懂,只是有点不相信。

    货,到手了?

    几天前,他收到了王天木托专人运回来那批文物,可惜其中却少了最重要的那几件,随货物附带的来信里说的很清楚,剩下的半批货物都是赝品。

    这件事,代江山有心理准备,早在好几年前,他就见到过一些从北平故宫里流传出来的文物,那些太监监守自盗,在北平盗售文物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代江山也没有抱太大希望,这回派耿朝忠过去,也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找到了原物!

    大功啊!

    这批文物,就算校长和校长夫人也很关注,并且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必须要确保完璧归赵,如果不是因为校长的严令,自己也根本不会把耿朝忠从老虎桥放出来。

    现在看来,自己是用对人了!

    代江山抬起头来,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他轻轻的摩挲着桌上的陶瓷茶缸,沉吟片刻后,才吩咐唐纵:

    “派几个精干人手去北平,到燕大图书馆找一个姓周的协理,注意,地址密封,到地拆开,除了领头的,谁都不能知道!”

    “好!”唐纵答应了一声,想了想又回头问道:“处座,派谁去比较好?”

    “哦,”代江山脸色微微一凝,“就派王剑秋去吧!让他从六组里挑几个人,最好都是以前方途的老部下。”

    “明白!”唐纵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等等!”代江山又叫住了唐纵,“明天上午让王剑秋来见我。”

    “好,”唐纵开口,“那要不要给北平回电。”

    “回‘甚慰’两个字就行,别的不用多说,具体的事情,我会让王剑秋带信过去。”代江山开口道。

    等唐纵走出去,代江山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开始写信。

    .......

    耿朝忠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南京的电报回复,不过译过来却只有两个字:甚慰。

    耿朝忠摇摇头,这是处座一贯的风格,虽然只有两个字,但耿朝忠知道,处座一定非常满意,看来不久后就会有人来北平找自己。

    点起火柴,烧掉纸条,耿朝忠很快也离开了实验室。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小轿车趁着夜色驶入了北平日本领事馆,领事馆门口灯火通明,所有使馆人员分成两列排在大厅两旁,每个人的目光都注视在这辆刚刚驶进使馆的黑色小轿车上面。

    显然,有重要人物到场了。

    车停了,站在门口的武藤信义一个箭步冲向车门口,殷勤的将车门拉开,一个穿着西装拄着文明棍的老者从车上跨步走下,此人年约五十多岁,略带秃顶,一副倒八字眉下面,两颗三角眼在黑暗中熠熠闪烁,一望而知就是久居高位之人。

    他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全场马上传出了整齐划一的声音:

    “欢迎土肥原机关长莅临视察!”

    此人,就是策划了满蒙事变,又一手主导了华北自治的日本特务机关最高头目:土肥原!

    土肥原微微颔首,向着所有使馆人员微微鞠躬致意,然后在武藤信义的护持下,缓步走入了使馆大门。

    片刻后,两人出现在了使馆的一处豪华客房内。

    “武藤,我以前告诉过你,不要搞这种排场,你忘了吗?”土肥原斜睨了站在旁边的武藤一眼。

    “嗨依!卑职不敢忘!卑职知错!”武藤额头冒出一滴冷汗,连忙低头认错。

    “算了,看在你最近剿灭北平站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土肥原文明棍敲的雨花石地板嗒嗒作响,“中野领事已经去南京了?”

    “是,昨天下午宴请了北平各界要人之后,就已经出发了。”武藤回答道。

    “嗯,”土肥原点了点头,“即将来北平的小泉领事,你熟悉吗?”

    “在东京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还在东京外事厅当副厅长。”武藤回答。

    “嗯,小泉领事主掌岛城多年,为人亲善,特别善于处理和地方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关系,岛城十万帝国侨民对他的评价都很好,所以天皇陛下才决定派他来北平主管外事,这里面的意思,你明白吗?”土肥原开口道。

    “属下明白,”武藤信义连忙点头,“北平已经事实自治,接下来来北平的帝国侨民人数势必大幅增加,小泉领事在管理侨民方面经验丰富,相信一定可以完成帝国经略华北的大业!”

    “这只是一个意思,”土肥原脸上略带几分失望,“更重要的,是北平的形势。有些东西可以用战争的手段得到,有些东西却不可以,小泉领事来北平,最重要的任务不是管理帝国侨民,而是安抚中国民众,你如果把握不好这点,还是用以往的强硬手段来解决问题,恐怕会让天皇陛下失望。”

    “属下明白,陛下派小泉领事来北平,目的就是为了让帝国亚洲一体,亚洲共荣的理念深入人心,减少帝国未来统治华北乃至整个中国的阻力。”武藤低头道。

    “不错,你能领会这点,才能抓住以后工作的要点,拿纸笔来!”土肥原突然挥了挥手。

    武藤会意,赶紧从旁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文房四宝,摆好放在一条长案上。

    这是土肥原机关长的习惯,每到一地,都会为下属留字一幅。

    “我送你四个字,你牢牢记住。”

    土肥原满意的点了点头,提笔挥毫一挥而就,雪白的宣纸上,立刻出现了遒劲的四个大字:

    攻心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