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九章 湖畔

第四十九章 湖畔

    迟疑了片刻,赵尔笙终于还是坐了下来。

    初夏的风轻轻吹过,未名湖卷起阵阵涟漪,耿朝忠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突然苦笑了一声道: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有些事,本来不该让你这个小姑娘知道的,可你已经知道了,再瞒下去,恐怕事情会越来越多。”

    也许是美丽的湖光山色感染了赵尔笙,又或许是耿朝忠轻松自如的表情所致,赵尔笙僵硬的身子一下子松弛下来,她看了看耿朝忠棱角分明的侧脸,终于试探着开了口:

    “你是为政府做事的?”

    “是,”耿朝忠很肯定的回答了她的提问,“我从南京来,原计划是到北平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但是没想到出了意外,我的战友几乎全都死了,我也与南京断了联系,不得已,只好临时找个身份安顿下来。”

    “死了........“

    赵尔笙打了一个寒颤,在她衣食无忧的生活中,死这个字似乎是一个遥远的字眼,即使北平城外炮声隆隆,她也从不曾见过哪怕一个死人。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没错,死了,”而身边的这个男人还在强调着这一点,“二十六个精壮汉子,有的还不到二十岁,或许比你还小一点,全都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

    赵尔笙的身子又抖了抖,不过,当知道耿朝忠是为政府做事的时候,她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她看了一眼耿朝忠,又问道:

    “那你去日本领事馆附近,是为了执行任务吗?”

    “是,”耿朝忠再次肯定,“不过具体是什么,你没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这点就够了。”

    “好,那我不问了,”赵尔笙的表情越来越镇定,语气也越来越平稳,“我还想知道,你会在这里呆多久?”

    “呆多久?”耿朝忠的表情也似乎有点茫然,“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一辈子,当然,更可能的是,明天你就再也见不到我。”

    赵尔笙没有再问,她抱着膝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湖水,水里小小的漩涡不停的旋转着,看着看着,她的脑袋突然晕了起来,那漩涡似乎有着很深的引力,想要把她吸入其中。

    “别盯着湖水看,越看越晕,”耿朝忠在旁边好心的提示了一句,“这还只是湖水,如果你盯着大海看,不一会儿你就想跳下去。”

    “那你是湖水呢,还是大海?”小姑娘闭上了眼睛,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是个烂泥潭!”耿朝忠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他的心中却多了几分警惕,对这种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自己可不能感情用事,万一惹上麻烦,那可真是甩都甩不脱。

    听到耿朝忠的这句话,赵尔笙也笑了起来,她轻拂了一把额前的刘海,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一下耿朝忠的眼睛,这才低声道:“你是特务吧?”

    “没错,我就是你们眼中那种神憎鬼厌的特务,不过我不是日本人的特务,我是中国人的特务。”耿朝忠笑道。

    “特务......”赵尔笙嘴里琢磨着这两个字的意味,过了好久才又开口道:

    “那你会不会武功,就像侠客小说里写的那样,可以飞来飞去的那种?”

    “............”

    “那你一定会开枪了?”赵尔笙又问。

    耿朝忠点点头,顿了一下又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武功?其实我手无缚鸡之力的。”

    “不,你一定很厉害,你骑车带我的时候,脚稍微一用力,车子就蹿出了那么老远。”赵尔笙伸出手比划了一个老远老远的距离。

    耿朝忠哑然失笑,这小姑娘真是温室里的朵,随便一个人用力蹬一下自行车,不都能跑出老远?

    “特务是不是都像你这样,又聪明又厉害,既会武功,又会教书认字这种?”赵尔笙又问。

    “不,”耿朝忠摇头,“不是每个特务都很聪明,也有那种很傻的特务,不过这种特务一般都活不长。”

    “那你做这个有多久了?”

    “这个,”耿朝忠有点迟疑,不过还是开口道,“也算有年头了吧!”

    “那你应该很厉害,”赵尔笙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要不你以后给我做保镖吧!我偷听到我爸和我妈说话,他说日本人前段时间在北平绑架了很多官绅的家迫他们为日本人做事,所以他才天天来接我。”

    “那你还敢坐我车回家,难道你就不怕碰到日本人?”耿朝忠有点吃惊。

    “我不是忘了嘛!”赵尔笙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声,“再说了,我也不想让我爸妈担心,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的安全,才让我上的燕京大学。他说,燕京大学是美国人开的,日本人不敢捣乱,换了别的学校,日本人说不定就闯到学校里抓人了。”

    “你爸想的真是周全。”耿朝忠不由得点了点头。

    赵可桢为了自己的女儿,确实是操碎了心,他想的没错,日本人确实很忌惮美国人,把女儿送到燕京大学念书,确实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其实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赵尔笙长长的睫毛下似乎有了点淡淡的忧愁,“日本人去我家找了我爸好几趟了,前些日子,还有一个人去我家,给我爸送了很多钱,不过被我爸推出去了。”

    耿朝忠明白,那个人应该就是死在六国饭店的张敬尧,此人携带巨款,奉命在北平城收买社会各界人士,并且张敬尧以前为北洋政府做事,八成认识赵可桢,他去赵家,一点都不奇怪。

    “你经常偷听你爸?”耿朝忠问道。

    “对啊!”说到偷听父亲谈话,赵尔笙马上兴奋起来,“我昨天晚上还听我爸说,北平要换日本公使了,听说是从青岛调过来一个新公使,叫什么,,,什么来着,我忘了......”

    “小泉敬二!“耿朝忠突然说出四个字。

    “对,是小泉,”赵尔笙惊异的看了耿朝忠一眼,“你怎么知道?”

    耿朝忠苦笑一声。

    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纯子那可爱娇俏的模样浮现在了耿朝忠的脑海,四年过去,那个半大小姑娘,现在也一定长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