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七章 疑窦

第四十七章 疑窦

    耿朝忠满腹疑窦,可这个时候也不方便多问什么,贴完告示就回到了图书馆。

    不过这么一来,给图书馆招人的任务却完成的异常顺利,不到下午五点钟,耿朝忠就超额完成了任务,手头报名的人足足有二十多人!

    耿朝忠经过察颜观色和精挑细选,终于选定了其中六个,从此以后,自己可就轻松多了!

    以前虽然图书馆里也有学生帮忙,但那都是洪馆长利用自己历史系教授的身份,挖了自己的学生过来干白工,现在不一样,这六个学生都是正儿八经的兼职,六个人分两班倒,那自己以后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很多计划好的事情就可以尽快进行了!

    简单给学生培训了一下基本常识,耿朝忠很快走出了图书馆。

    他现在最迫切的,是知道赵尔笙是怎么知道自己去了东交民巷的,如果这件事不调查清楚,那自己可真是寝食难安!

    耿朝忠自问潜伏多年,也经历过很多危险的事情,经验也算丰富,但来燕大的第一天就被人盯了梢,这简直不可想象!

    耿朝忠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校门口,静静的等待。

    燕大的学风较为自由,住校生和走读生各居其半,耿朝忠刚才跟那几个学生旁敲侧击的问出了赵尔笙住在东城,每日里都会在五点钟左右步行回家,这才等在这里守候。

    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赵尔笙背着个绣小布包走到了校门口,看到耿朝忠推着自行车似乎在等人,笑靥如的打了声招呼道:

    “周协理,你在等人啊!”

    “对对对,我是在等人,等的人你也知道。”耿朝忠笑道。

    “等谁?”赵尔笙瞪大了眼睛。

    “等你啊!”耿朝忠嘴角一翘。

    “哦,”赵尔笙这才明白过来,“你等我干什么。”

    “感谢你今天为我解围,同时也有点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去了东交民巷。”耿朝忠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这个啊,我都说了是我爸告诉我的。”赵尔笙脸上懵懵懂懂的。

    “哎呀,你爸又不认识我,就算见到我又怎么知道我是燕大的?再说了,就算知道我是燕大的,又怎么能知道我是图书馆的?”耿朝忠无奈道。

    “对啊,我爸怎么知道?”赵尔笙蹙起眉,也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

    看着耿朝忠一副无语的样子,赵尔笙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笑着说:“我爸没说你是图书馆的呀,是我自己猜到的。”

    “这你怎么猜到的?”

    耿朝忠是真好奇了,这完全不合逻辑啊!就算她父亲见到自己在游行现场,也不可能认出自己,更不可能确定自己是燕大的人,要知道,自己当初可是化妆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赵尔笙的父亲怎么就能这么肯定自己是燕大的,而不是一个过路人呢!

    再说,就算知道自己是燕大的,赵尔笙又怎么能猜出是自己,耿朝忠做特务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感到智商受到了挑战!

    “哎呀,你可真傻,我看到你骑自行车出去了呀,不是你还是谁?”赵尔笙捂着嘴笑起来。

    耿朝忠无语了,到底是谁傻,就算自己骑着自行车出去了,赵尔笙又怎么能判定自己就是她父亲见到的那个人?就不能是另外的人?

    看耿朝忠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赵尔笙感到更加好笑,这个人好奇怪啊,你自己骑着车出去被别人看到了,还有什么好想的?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了,跟你掰扯不明白,我正好要去市里买点东西,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耿朝忠拍了拍后座。

    “好呀!我还没坐过自行车呢?平时都是坐汽车,闷死了!”

    赵尔笙一听耿朝忠要送自己回去,不由得欢呼雀跃,不等耿朝忠蹬车,就跳上了后座。

    耿朝忠翻了个白眼,这是在无形装13吗?

    看到赵尔笙坐上去就没下来的意思,耿朝忠只好抬腿从前面跨上去,然后蹬动了车子。

    送赵尔笙不为别的,得摸清楚她父亲的情况,自己化装成那个样子,都能被她父亲认出来,这件事太诡异了!

    自己在南京,在东北,和国民党日本人打交道这么久都没有暴露,怎么来了燕大还没到一个星期,就暴露了?!

    这边耿朝忠在冥思苦想,后座的赵尔笙却显然没心没肺,她一边好奇的东张西望,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周先生,你不知道,小时候我看到别人骑自行车,可羡慕啦!可我妈说我年纪太小,等长大了再学也不迟,可后来我上学的地方离家很近,用不着自行车,上了大学我爸又说不安全,非要开车接我,所以就一直没学,对了,以后你教我骑车好不好?”

    “好......”耿朝忠无奈的回答了一声,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你说,你平时都有车接送?”

    “对呀!”赵尔笙随口回答了一句,接着就醒悟了过来,惊呼道:

    “对了,平时我都是在校门口等我爸来接我的,今天怎么忘了!”

    耿朝忠无语,刚准备停下车,就看到对面路口一辆黑色小轿车迎面驶了过来,耿朝忠随意瞥了一眼,心头顿时一凛!

    35279!

    这辆车就是自己今天中午在日本领事馆后面见到的那辆!

    难怪了,当时坐在车里的那个八字胡中年人看来就是赵尔笙的父亲:赵可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应该认识自己啊!

    正寻思间,那辆车已经迎头驶了过来,不过对方显然没看到自己背后坐的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赵小姐,你爸见到的那个人是我的事情,你可不可以不告诉他?我怕他知道了不高兴。”耿朝忠快速开口道。

    “为什么?”赵尔笙很好奇。

    “原因以后告诉你,不过你得向我保证不告诉你爸。”耿朝忠的语气很严肃。

    “那,好的吧!”赵尔笙也没多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辆轿车疾驰而过,不过没走多远就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显然看到了自己身后坐的人。

    耿朝忠也把车停了下来。

    “你把我送回去就好了呀!”赵尔笙看到耿朝忠停车,不解道。

    “你看后面那辆车是不是你爸的?”耿朝忠指了指背后。

    赵尔笙回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35279!是我家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