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六章 风波

第四十六章 风波

    <div>潜行1933第四十六章 风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洪馆长给耿朝忠安排好了工作,一溜烟儿的离开了图书馆,看样子是真的不愿意在这里多待,耿朝忠则拿了浆糊,骑着自行车一路跑到了校门口,张贴告示的教务栏就在那里。

    到了教务栏跟前,耿朝忠却突然有点无从下手——这教务栏上告示贴的满满当当,各种社团活动,课程安排,宣传倡议琳琅满目,更多的还是痛批日寇的号召书,今天上午去日本领事馆附近游行的倡议书也正好贴在这里。

    耿朝忠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发现也就是这张游行倡议书已经过期,于是伸手就把倡议书撕了一半,正要继续往下撕,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周协理!你不去游行也就罢了,竟然还把我们写的倡议书撕下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耿朝忠回头一看,冤家路窄,这不正是上午来图书馆邀请自己去游行的钟跃嘛!

    更倒霉的是,他的身后还有一大帮学生,正成群结队的从校门口走进来,看到这边情况,也都一个个围了上来。

    “钟同学,你们游行都已经结束了,我贴个图书馆的告示不过分吧?”耿朝忠心底暗暗叫苦,怎么忘了这一茬了!

    “你都没去游行,怎么知道我们游行结束了?!再说,我们今天是回来了,但谁说我们明天不去了?!”

    钟跃一看同学们都走了过啦,脸上也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指着耿朝忠,回头向同学们“介绍”道:

    “这个图书馆的周协理,不去游行也就算了,还趁着我们不在撕我们的倡议书!”

    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二十几个男男女女一窝蜂的围了上来,其中还有几个今天上午和钟跃一块去图书馆的同学,看到大家辛辛苦苦写的倡议书竟然被撕了一半,个个气的面红耳赤,纷纷出言斥责:

    “对,就这这个周协理,今天上午我们好心邀请他过去,他说什么私事重要,国事不用急!”

    “对,我看这家伙就是个汉奸!”

    “对,就是汉奸!”

    “汉奸!”

    三人成虎,耿朝忠竟然一下子变成了汉奸!

    耿朝忠拿着告示一下子僵在了那里——自己骑着自行车速度快,这些学生进了城又难免四处闲逛一番,这赶巧赶的,真是黄泥巴落裤裆,有理也说不清了!

    眼看着校门口人越聚越多,耿朝忠咬咬牙,猛地一拍告示栏,大声吼道:

    “谁说我没去游行了?你们亲眼看到了吗?!如此血口喷人,凭空污人清白!”

    “你去了?”钟跃狐疑的看了耿朝忠一眼,“你去了我怎么没看到?”

    说完回头看了同学们一眼,问道:“大家看到周协理去了吗?”

    “没看到。“所有人都摇头。

    “看到没?”钟跃冷笑,“你没去也就罢了,为了摆脱责任,竟然还撒谎!亏你还是图书馆的协理,你读的什么书,立的什么志?!简直无耻之尤!”

    深深吸了一口气,耿朝忠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各位同学,我真的去游行了,不信可以问问门口的大爷,我12点钟的时候骑车出去的,他一定看到了。”

    “谁知道你骑车去干什么了?出校门就是去游行?我们这么多同学都没看到你,你八成是趁着学校没人,自己骑车出去鬼混了!”钟跃依然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耿朝忠勃然大怒,这钟跃可真是不识好歹,自己也就没去游行,犯得着这样吗?

    其实,如果是执行任务和潜伏在敌营,别人爱怎么误解怎么误解,关键是,自己在燕大可是要长期潜伏的,这下被搞臭了名声,以后还怎么做事情!

    看着人越来越多,还有几个老师也都走了过来,耿朝忠知道,这帮学生热血上头,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再在这里耗下去,只会越来越糟糕,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

    于是耿朝忠告示也不贴了,推了自行车就要走,但学生们哪肯让他走,早有眼疾手快的家伙将自行车拦了下来,场面一时极为混乱。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

    “周协理去游行了!我可以作证!”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耿朝忠往人群中一扫,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人群之中。

    赵尔笙!

    “你看到了?”钟跃回过头。

    “看到了呀!”

    小姑娘眨着大眼睛,萌萌呆呆的看着众人,“我亲眼看到周先生骑车出了校门,刚才我爸还给我打电话,说是看到有燕大的人骑着自行车在日本领事馆后面的小巷子里,他还叮嘱我告诉那个人一声,最好不要去那里。”

    “这.......”钟跃一下子呆住了。

    没想到,这周协理竟然真的去参加游行了!

    耿朝忠的心里却猛地一震——自己去东交民巷可是化了妆去的,怎么可能被人认出来!

    再说了,赵尔笙的爸爸什么时候见过自己了?!

    不过,耿朝忠只是稍微愣了一下,马上接口道:

    “是的,前面人太多,我骑了自行车过不去,就打算从后面绕过去,我还看到现场死了一个日本人!”

    耿朝忠这话一说,现场更加安静了——如果耿朝忠没去过现场,怎么知道那里死了一个日本人?

    “好了好了,一场误会,”耿朝忠看大局已定,脸上露出淡然的笑容,“鄙人虽然不才,也知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只是图书馆里人手不够,洪馆长又千叮咛万嘱咐我不可擅离职守,所以我才没法跟大家同去,后来我看着图书馆没什么人,这才锁了门跑了过去,没想到去晚了,只赶了个晚场,这才让大家误会了!在这里,鄙人向大家道歉!还请各位同学多多海涵!”

    看耿朝忠态度如此诚恳,学生们也都不好意思起来。

    大家虽然热血上头,但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这下子错怪了周协理,一个个也都觉得有点歉疚,当下就有几个人向耿朝忠道歉道:

    “周协理,是我们一时冲动,还请周协理不要怪罪。”

    “对,周协理雅量涵广,受了误解也不生气,颇有古君子之风......”

    ........

    众人七嘴八舌一阵道歉,钟跃见状,也只好向耿朝忠低头道:“周协理,是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虽然语气还是比较生硬,但耿朝忠自然不会跟学生计较——谁还没年轻过呢!

    “好了,这下子我可以贴告示了吧!”

    耿朝忠哈哈一乐,将告示贴了上去,众人围观一看,发现是图书馆招人,当即有数人表示愿去,耿朝忠更是开心,不由得看了旁边的赵尔笙一眼。

    这事情解决的如此顺利,还真是得感谢这个小姑娘。

    只是,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去过日本领事馆后巷的?!

    潜行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