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三章 线索

第三十三章 线索

    耿朝忠在牌楼下找到了已经昏睡过去的李顺义。

    这家伙浑身污浊的躺在牌楼的石墩子下面,看样子已经睡了很久很久,耿朝忠叹了口气,走过去推了他一把。

    李顺义浑身猛地一颤,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看清楚是耿朝忠,这才松了一口气。

    “长官,您来了?二哥怎么样了?”李顺义惊喜的问道。

    在复兴社北平站,王天木是站长,是大哥,刘世维是二哥,大家一直都这么喊。

    “跟我走,”耿朝忠没回答,拉着李顺义往东走,李顺义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二哥是不是出事了?”

    “世维兄已经殉国,很壮烈。”耿朝忠声音低沉。

    “二哥!”李顺义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世维兄求仁得仁,死得其所,”耿朝忠用严厉的目光瞪了李顺义一眼,“别哭了,有点志气的话,就多杀几个鬼子,给你二哥报仇!”

    “长官放心!”李顺义抹了一把泪。

    “你是黄埔几期生?”耿朝忠开口问道。

    “八期。”李顺义回答。

    此时的复兴社特务处,绝大部分骨干都是黄埔学生,处座是六期骑兵科,论资排辈并不算最大的,他的手下冷欣,陈恭树等人反倒是四期生。

    李顺义是八期生,去年刚刚毕业,其实已经算是黄埔里面的小字辈了。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你是去年来的北平站?”

    “嗯,毕业的时候,正好北平站缺人,王站长就把我要到了北平。”李顺义回答。

    “世维是七期吧?”耿朝忠又问道。

    “是,二哥是七期生,在学校里就是我们的榜样,前年天木大哥要来北平的时候,就把他带到了北平。”李顺义回答。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才开口问道:“昨天晚上武藤占领甜水胡同的时候,问了你们什么?他有没有在找什么东西?”

    “有!”李顺义的眼睛也是一亮,“他们翻箱倒柜的找了很多地方,然后就开始审问我们几个,问我们有没有见过一些古董字画之类的东西。”

    “他们有没有找到?”耿朝忠问道。

    “没有,武藤很生气,因为这个,他还杀死了郭坚兄弟,”李顺义眼睛里露出回忆的神色,紧跟着,李顺义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开口道:“他还跟旁边的一个老头聊天,说什么宝贝,皇帝之类的事情。”

    “宝贝,皇帝?”耿朝忠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说仔细一点!”

    李顺义看到耿朝忠的神色,不由得也紧张起来,他皱了皱眉头,仔细回忆了片刻后,才开口道:

    “武藤抓了我们之后,没多久就来了一个老头,因为抓我们的都是特高课的人,又都是年轻人,突然来了一个老头子,我就多看了几眼。”

    “继续,继续,说的详细一点。”耿朝忠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芒。

    “那个老头和武藤交谈,说的是中国话,说是要把什么宝贝送到奉天,别的就听不太清了,对了,那个老头脑袋后面还留着一个小辫子。”李顺义说道。

    “他说话声音是不是很尖,还有,他是不是面白无须?”耿朝忠的语速越来越快。

    “是,没错,我想起来了,就是你说的这个样子!”李顺义说道。

    “金太监!”

    耿朝忠嘴里迸出三个字。

    故宫的文物被盗换,自己一直没来得及查明真相,现在清楚了,就是故宫里的那个金老太监做的手脚,显然,此人还和日本人有勾结!

    “那家伙是太监?”李顺义也吃了一惊。

    “不错,就是那个没鸟的家伙!”耿朝忠咬牙切齿的说道。

    当时自己就觉得那个老阉人有点问题,但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变故太快,先是田中秀树,后来自己和王天木就遭到了突袭,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找那个老东西的麻烦,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藏得这么深!

    怪不得,自己和王天木一拿到文物,武藤就动了手,原来,金老太监就是日本人安排的内奸!所谓的皇帝,自然就是曾经跟自己有过一番交往的宣统皇帝,现在的伪满洲国大同康德皇帝,溥仪了!

    “长官,怎么,有事情?”李顺义看耿朝忠的神色阴晴不定,开口问道。

    “没事,你还是先养好伤要紧。”耿朝忠的表情一缓,笑道。

    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聊,走了足足有两个多钟头,李顺义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对,开口问道:“长官,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去丰台,坐火车回南京,”耿朝忠看了李顺义一眼,“为北平站留个香火吧!”

    “不!”李顺义激动起来,“我要留下来,为二哥报仇!”

    “别冲动,”耿朝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露了相,呆在北平站不合适。这是纪律,由不得意气用事。”

    李顺义低头不语。

    耿朝忠摇摇头,继续说道:

    “回去以后,记得报告处座,就说:北平有我,不用担心。还有,洪公祠特训班刚开了第二期,你向处座申请一下,先去特训班学习半年,等你学成了,我再向处座申请,把你调回北平。”

    “好。”李顺义咬了咬牙,终于答应了下来。

    “嗯,”耿朝忠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远处,吩咐道:“你稍等。”

    耿朝忠走向了附近的一家农户,片刻后,他拎着一身衣服走了回来:

    “前面就是丰台站,你换上这身衣服,连夜赶回南京,记住,途中不要做任何停留,睡觉也不要下车,都在车上睡,懂了吗?”

    李顺义连连点头。

    “这是我从南京过来时候的身份路引,你拿着。”耿朝忠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纸条,递给了李顺义。

    李顺义接过路引,感激的看了耿朝忠一眼,迟疑着开口道:“长官,请问您是处里哪一位?”

    “你叫我六哥好了,”耿朝忠随口回答,然后挥了挥手道:“快走吧!”

    李顺义点了点头,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

    旅行蛤蟆说

    感谢张汶同学千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