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二章 武藤的烦恼

第三十二章 武藤的烦恼

    ps:限于某种原因,上文白世維改名为刘世維,望谅解。另,上章文末略有修改。

    “报告大佐,第七小队全军覆没!我们不敢留在原地,已经全体回援待命!”江州一夫快步走进了院子。

    “怎么死的?”武藤的语气十分冷漠,或者说麻木。

    从昨天晚上9点钟剿灭北平站到今天晚上9点钟,短短的二十四个小时,特高课的精锐死伤人数已经达到了二十二人,可他们掀翻了北平站,杀死的中国特工也只是这个数而已。

    这不像是一场大胜,甚至连惨胜都算不上,充其量,这只是一次血腥的兑子!

    现在看来,这次掀翻北平站,不仅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反倒像是捅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马蜂窝!

    “除了零星的爆炸碎片,现场没有别的任何激烈交火的迹象,死去的五个人,甚至没来得及打出一发子弹。我怀疑,有人在他们行进的路上提前埋下了炸弹!”江州一夫说道。

    “八嘎!敌人怎么知道我们会经过那条路?!”武藤勃然大怒。

    “也可能敌人早就埋伏在我们四周,提前侦查到了我们的行动路线!”江州一夫目光闪烁。

    “是吗?”武藤的心突然一抖,然后神经质的向四周看了几眼。

    “我觉得,应该还是那个人,”江州一夫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做了诸多推断,“我怀疑,他在甜水胡同暗算了我们的人之后,并没有走远,反而趁着这个机会,反向跟踪到了这里,这才对我们的一切行动了如指掌!”

    “全体人员列队巡逻,密切监视周围动静!”武藤马上明白了过来,迅速下令道。

    “大佐,不可!”江州一夫赶紧阻止,“大佐,这个人的单兵能力非常强,并且极为狡猾,如果我们人手分散了,恐怕会被他像前几次那样各个击破!”

    “那我们就像老鼠一样窝在这个院子里?!”武藤的眼睛有点发绿,“到底谁是老鼠,谁是猫?!”

    “大佐,当务之急是冷静啊!”

    江州一夫也是真的急了,虽然很不甘,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对方一个人,利用极高的机动性,反而将他们二十多个人围在了这里!

    武藤喘了几口粗气,终于冷静了下来。

    作为一个曾经在苏联远东和东北执行过无数任务的功勋特工,武藤并非是莽撞之辈,他的心里开始迅速的分析着双方的优势和劣势。

    “江州,你说的对,”沉默了片刻后,武藤终于开口了,“我在海参崴的时候,曾经执行过此类任务,特殊条件下,一个精英特工造成的伤害,甚至要远远大于成建制的组织伤害。”

    “是的,”江州一夫也松了口气,他很庆幸,武藤大佐终于恢复了昔日的睿智,“我们特高课的优势在于单兵能力,我们的每一个特工,在个人素质和火力配备上都要强于中国的特务,所以,在以往的交锋中,我们完全可以做到以少打多,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面对的这个人,在个人能力上,绝对要强于我们现有的任何人!”

    “这个姓方的中国特工,一定在复兴社特务处里有着极高的地位,”武藤沉吟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想,我们只有在调查清楚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后,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大佐高见!”江州不动声色的拍了一记马屁,“我建议,您可以向土肥原机关长请示,利用我们再南京的消息源,调查此人的线索!”

    “搜打死内......”武藤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向土肥原机关长请求帮助已经是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了,否则再这么下去,自己的特高课北平先遣队课长成了光杆司令,照样无法向土肥原机关长交待!

    “对了,我们现在的人手还有多少。”武藤突然开口道。

    “除了布置在北平城内的暗子和外围人员,现有的人手还有二十二人。”江州一夫回答。

    “我们刚从宪兵队和陆军师团提拔上来的那几个人呢?”武藤目光闪烁。

    “正在接受培训,不过,以往这种培训必须持续半年以上的时间,短时间内,恐怕........”江州一夫迟疑道。

    “不能再等了!加快对这些人的培训进度,塘沽协议马上签署,一旦北平和华北成了中立区,我们就需要大量的人手对北平进行治安管制,所以,一切进度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武藤大手一挥。

    “嗨依!属下这就给培训班打电话,让他们加快进度!”江州一夫立正敬礼。

    ............

    “田中君,加入特高课,首先要了解我们特高课的具体情况和职责。”

    北平郊外的一处秘密据点里,北平特高课的训练教官正在对田中进行秘密培训,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数名从宪兵队和陆军师团提拔到特高课的“精英”。

    教官目光严厉的看着台下的几名学生,接着开口说道:

    “我们特高课隶属于大日本帝国陆军系统,拥有自己的监狱看守所等审讯司法机构。我们每占领一地,就会相应的成立特务机关,并且以所在城市命名。

    比如说,我们占领奉天后,就会把特高课命名为奉天特务机关,土肥桑就担任过奉天特务机关长。

    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取缔反日抗日团体,拉拢知名人士,搜罗汉奸土匪,抓捕国共地下人员和苏联间谍、共产国际情报人员,拦截破译可疑电台信号等。

    对敌作战方面,主要是派遣精干人员打入敌人内部,进行短期和长期潜伏........”

    田中秀树坐在讲台下面,专心致志的听着教官的训话,不过他的心里,却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

    没有人知道,自己曾经是一个背叛者——虽然他从那次背叛中得到了好处,但真正加入到特高课,他才明白了背叛意味着什么。

    处死,只是最简单的惩罚。

    如果任何一个特高课特务在行动或者任务中背叛了组织,哪怕只是表现出那么一丝丝不妥,背叛者的所有资料就会被传回到国内,他的妻子,儿子,父母乃至所有的亲人好友,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监视,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也将不再被允许担任任何重要职位,甚至不准加入帝国军队,不准进入好的大学,每个人的人生,都会被背叛者所改变。

    幸好,自己遇到了伊达君......

    想到这里,田中秀树的心终于平静下来,耳边又传来了教官的声音:

    “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已经被我们一网打尽,短时间内,南京将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力量,下一阶段的任务重点,是对付潜伏在北平的红党和反日分子进行肃清,这些红党,不仅和苏联人有联系,还与满洲境内的所谓抗日义勇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家一定要专心学习,尽早掌握技能,为帝国攻略北平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