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十八章 白世維

第二十八章 白世維

    白世維早就醒了。

    可他宁愿昨天晚上就死在东交民巷。

    他不想受到日本人的审讯和侮辱,这毫无意义。

    就在九一八的时候,他在长春服役的大哥就死在了日本人手中,参加复兴社之前,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就曾经告诉过他,即使他不能为大哥报仇雪恨,也绝不能为日本人为虎作伥。

    他做到了,甚至做的更多。黄埔毕业后,他加入了复兴社北平站,战斗在了抗日的第一线。他曾经亲手格毙了数名特高课的间谍,还杀死了张敬尧这个大汉奸,也成为了北平站长王天木最得意的手下。

    但现在,他还是被抬进了特高课的审讯室。

    “白义士,作为一个帝国武士,我十分钦佩您舍生取义的壮举,换了是我,也一定会像您一样,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杀死出卖自己国家的叛徒。可惜的是,我们各为其主,否则,我们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白世維耳边传来了蹩脚的中文。

    “呵呵。”白世維冷笑一声,睁开了眼睛。

    一副故作严肃但又虚伪透顶的面孔出现在白世維的面前,白世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作为北平站最顶尖的杀手,白先生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耳边又传来了这个令人作呕的声音。

    “不,我只是觉得恶心,再多看你一眼,我怕我会吐出来。”白世維说道。

    武藤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转头问旁边的随行医生:“他的伤情如何?”

    “腹部中了一刀,不过伤者反应很快,躲过了要害,先前的昏迷只是因为失血过多,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随行医生答道。

    “那就好。”武藤长出了一口气。

    他还真怕白世維死了,今天在审讯其他人的时候得知,这白世維是王天木的铁杆心腹,王天木的一些行踪和秘密,也只有白世維才知道。

    “白世維,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你这么死扛着还有什么意思?你看看你的几个弟兄,都已经招了。”武藤的副官江州一夫在旁边一唱一和的说道。

    白世維一言不发。

    武藤看了江州一眼,江州没再说话,走出了审讯室。

    武藤明白,对白世維这种人,一般的小手段根本没有效果,况且现在白世維重伤在身,动刑也不是办法。

    “白义士,”武藤沉吟着,“我无意让您出卖王天木,我相信,您也不会出卖王天木,我只想问您一个问题,只要您回答了,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把落在我手里的这六个人都放了。”

    白世維的眼皮动了动,但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不过抱歉,我不能放您,并且,毋须讳言,您的性命我也是无法保住的,因为杀死张敬尧这个案子太大,大到就算贵国的汪总理亲自求情,您的性命也无法保住。”武藤继续说道。

    白世維的眼皮又微微一动。

    武藤如此说,反倒显示出了一定的诚意——开诚布公的告诉自己必死,总比虚伪的保证自己的性命要坦诚的多。

    “白先生,我必须向您,向王站长脱帽致敬,昨夜我抓住的十四个北平站的特工,只有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孩子说出了一点东西,其余的人,没有一个交待哪怕是一丁点问题,即使真的面对死亡。”

    十四个,六个,意味着昨天晚上到现在,活着的兄弟只剩下六个了。

    白世維的心有点颤抖。

    这都是与自己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弟兄们啊,他们都是好样的,他们几乎没一个孬种!

    白世維突然有点犹豫了。

    刚才武藤说过,如果自己回答他一个问题,就会放了他们。

    他知道,这是武藤的陷阱,只要回答了一个问题,被审讯者的心理防线就会被打开一个缺口,到那时,他恐怕会身不由己的说出更多的答案。

    但,那又怎样呢?

    站长是何等聪明,怎么可能让他们抓住?

    “王站长是什么人,既然已经跑了,再抓到他根本不可能,”武藤似乎猜到了白世維的想法,“放心,我绝不会向你打听王站长的下落,我对此也不抱任何希望,我问的只是另外一个人。”

    “你想问谁?”白世維终于开口了。

    武藤的脸上,露出了仿佛魔鬼一般的笑容,他顿了顿,开口道:“很简单,就是14号早上去见王天木的那个人,我想问的是,这个人到底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我无法确定你会信守诺言。”白世維没有回答,反而摇了摇头。

    “没有关系,我现在就可以向您表示诚意。”

    武藤又笑了一声,然后对着门口喊道:“来人!”

    一个属下走了进来,武藤吩咐道:“把那个姓孙的放了!”

    “嗨依!”那个属下毫不犹豫的执行了武藤的命令。

    “如何?”武藤看着白世維。

    “骗局罢了。”白世維不屑的摇了摇头。

    “来人,把白先生带出去,我要让他亲眼看看,我武藤虽然残酷,但却一向信守承诺!”武藤站起身,推开了门。

    两个人把白世維抬了出去,门口,一个日本特务正把一个北平站的兄弟从屋子里推出来。

    “白大哥!”

    那兄弟只有二十出头,满身血污,显然受到过严刑拷打,不过,当他看到白世維被人抬出来的时候,脸上却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告诉我,你没有背叛党国,没有背叛站长!”白世維的脸上却冰冷如寒霜。

    “大哥,您在说什么?!”那小伙子似乎惊呆了,他看了白世維一眼,又看了看白世維旁边的武藤,咬了咬牙,脸上突然露出决绝之色。

    “等等!”白世維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刚要开口阻止,那姓孙的小伙突然迈步一个猛冲,狠狠的撞在了门前的一块大石头上!

    彭!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那小伙子的头颅四散裂开,白色的脑浆洒满了整个门廊........

    “小孙!”白世維的眼睛一下子红了,他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开始疯狂的撕扯。

    他后悔,他后悔不该问那一句,本来,他不问,小孙是可以活下去的!

    旁边的几个日本特务干呕了几声,即使是他们,也没见过如此惨烈的场面,即使是武藤的脸上,也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