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十四章 入职燕大

第二十四章 入职燕大

    贝当楼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洋人似乎特别钟爱“贝当”这个词,他们来到中国后,就为当地的街道,建筑,甚至酒馆,都起上“贝当”这个名字。

    也许,这位法国一战时候功勋元帅自己也没料到,若干年后,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所有外国建筑都将被迫改名,只有在中国还能留下自己名字的一点痕迹。

    耿朝忠走上了这座西式小楼的二层,司徒的办公室就在那里。

    这司徒雷登的校长办公室甚是简朴,除了一排书架和几个花盆,并没有什么什么华丽装饰,两张办公桌后面,一位是司徒雷登,正在看书,另一位则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正在低头写着什么。

    看到耿朝忠进来,司徒雷登立即站了起来。

    “周先生来了?吃了吗?”司徒用一种特有的中国人的方式与耿朝忠打招呼,出生于中国杭州的他,早已经完全适应了中国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只有在去美国募捐善款的时候,他才会再次利用自己的外表,化身为一个“正宗”的洋人。

    “吃了,慈济院的饭菜还不错,”耿朝忠笑着回答,“谢谢司徒先生的照顾,老人有了安顿,我的心也放了下来,现在只觉得人生何处不自由,真的是畅快极了!”

    “哈哈,周先生是个好人,也是个妙人,”司徒笑道,“我刚才问了一下我的同事,您中意的图书馆管理员职位已经有人了,不过,他还缺一个副手,我想问一下,您愿意担任燕京大学图书管理员协理吗?”

    “当然愿意。”耿朝忠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

    司徒雷登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说道:

    “那就好,与中国人不同,我们洋人喜欢先把薪酬说在前面,您这个职位的薪水是每月十五块大洋,确实不多,但我也不能破坏学校的规章制度。还有,我再次问您一遍,您确定要接受这个职位?如果您担任翻译员的话,月薪则可以达到每月八十块大洋。”

    “是吗?”耿朝忠突然有点犹豫。

    这一来一去,就是四倍的差距,这差别可不小,自己要是拒绝了,那也太不合常理了!

    是的,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是有,可即便是鲁迅先生,也为了更高的待遇才去了上海!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在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同时,兼职做一些翻译工作吗?”耿朝忠低头思量了片刻,终于开口问道。

    “当然可以,”司徒哈哈大笑起来,“只要您愿意,我完全可以按照您翻译的材料数量发给您津贴,这样加起来,每个月应该也有五十块大洋左右了,如何?”

    “好,那就多谢司徒校长了!”耿朝忠不好意思的笑了。

    “无妨,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但不代表君子就不看重利,只是义在利先罢了,就算孔夫子教学生,还要束修呢!”司徒雷登笑道。

    “司徒先生世事洞明,晚辈十分佩服,倒是鄙人,久居象牙塔之中,不通世务,实在是惭愧的紧啊!”耿朝忠赶紧恭维了一句。

    “看来,周先生也不是像自己说的那样不通世务,”司徒雷登湛蓝的眼睛里蕴藏着某种含义,“周先生,您对西洋通史的见解令人佩服,据我所知,即使是在欧洲和美国,恐怕也没有人对蛮族历史和中世纪神学起源有太多研究,您刚刚的说法,可以说开了国内此类研究的先河,我想,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您不会拒绝在燕京大学担任一个讲师甚至教授的职位吧!”

    “这我可不够资格,”耿朝忠连连摆手,“我只是乡野村夫,登不得大雅之堂。”

    “哦?还没请教周先生所学何处,是否留洋?”司徒雷登眉毛一挑。

    “惭愧,只是在美国游学,并无学历。”耿朝忠摇头否认。

    “无妨,燕大校训是: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对学历并不看重,只要先生才华出众,能发一时之洞见,学校并不吝授予先生教学职位。“司徒顿了顿,又开口道:

    “周先生,学校普通教师,每月薪水为360大洋,加上各类津贴,多者可达600大洋,并且,从不拖欠。”

    说到从不拖欠四字,司徒雷登面上傲然之色一闪而逝,显然,他对此事也颇为得意。

    耿朝忠心中了然,燕京大学是教会资助,出了名的有钱,此时的众多国立大学往往拖欠工资,而燕京大学则从未发生过如此情况。

    “鄙人深知才学浅薄,难孚众望,还是先在图书馆做些杂事,以后才学有所长进,再考虑此事,还是多谢校长厚爱了。”

    耿朝忠思前想后,还是推辞了司徒雷登的好意,一是深感才学不足,二是避免树大招风,等北平这边的情况稍微稳定后,再做考虑不迟。

    “好,那我也不勉强,您这边可以到教务处拿学校的证明文件,一应手续办妥之后,您就是我们燕京大学的图书馆协理了,这是我给您开的证明文件,您去了之后,学校会给您安排教工宿舍。”

    司徒雷登低头写了一张证明文件,递给了耿朝忠。

    “好,多谢!”耿朝忠接过文件,连番致谢以后,走出了办公室。

    等耿朝忠走出去,旁边一直低头办公年轻人才抬起头来,不解的问道:

    “司徒先生,此人如此年轻,难道真有什么真才实学?”

    司徒雷登一笑,开口道:

    “人不可貌相,胡适之刚回国的时候,也只是二十多岁,此人研究的学问又是冷门,人才极为稀缺,即使不能单独授课,给齐先生做个助教也是好的。”

    “哦。”那年轻人答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去,显然事务非常繁忙。

    也难怪,司徒不仅负责校务管理,社会事务也参与较多,还与众多政界人士有所来往,所以,平日的很多日常工作都交给这个年轻人负责。

    那边耿朝忠拿了证明文件来到了校务处,办事人员简单核对过证明文件以后,很快就为耿朝忠办理了入职手续,还派了一个人把耿朝忠带到了燕园后面的教工宿舍,整个过程异常迅速简洁,这让耿朝忠唏嘘不已。

    比起后世的大学来说,这燕京大学完全参照哈佛大学的院系设置和教学管理,风格极为西化,效率比之后世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安顿好一切,耿朝忠躺在崭新的宿舍里,看着宿舍里单独配置的洗浴设施和抽水马桶,仿佛回到了后世大学的日子,不,即使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也没有享受过如此待遇。

    这种待遇,堪比后世的留学生了!(我是不是又写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