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九章 被逼无奈

第十九章 被逼无奈

    <div>潜行1933第十九章 被逼无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王天木也在听广播,只不过是在被窝里面听。

    作为北平站站长,王天木并非浪得虚名,昨晚逃离现场后,他并没有出城,而是绕了一个大圈之后,又回到了东交民巷!

    原因很简单,这个时代,最安全的地方永远都是租界和大使馆周边地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一般情况下,都不敢在大使馆附近大动干戈,这是一个巨大的保障。

    是的,虽然有安全屋,安全屋里还有供他和南京联络的电台——但他不敢去,谁知道有没有叛徒招供,交代出了安全屋的下落,相比之下,倒是自己在东交民巷购置的这所豪宅最是安全。

    豪宅里有佣人,有保姆,甚至还有一个老婆!

    当然,这种事情是没法对人讲的,即使是对处座,对耿朝忠,自己也必须隐瞒——特务处的家规虽然四处漏风,但在明面上,大家还都表现的清廉自许,像耿朝忠那样贪污被发现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只是,现在困扰王天木的,是如何联系到耿朝忠。

    这次变故来的太急了,昨天耿朝忠刚到,还没来得及和自己约定好紧急联络暗号,哪知道,当天晚上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得尽快想个办法!

    王天木紧蹙着眉头,不由自主的搂了搂怀里的娇柔的躯体,怀里的美人“嗯”了一声,以为王天木又要有所“行动”,不过,男人却很快把她推开,钻出了被窝。

    “这么早,去哪儿啊?”美人慵懒的伸出手臂,纤纤玉指轻轻一勾,这一勾,又把王天木的魂勾了回去,王天木“嗯”了一声,再次钻回了被窝。

    天还早呢,现在出去,弄不好就被日本人抓个现行,不如隐藏几天,等风头过了再回南京复命,反正文物已经派人送回去了,回不回去,倒也不急在一时。

    耿朝忠如果知道王天木现在的状态,一定能把肺都气炸,自己殚精竭虑的考虑军国大事,王天木却沉浸在温柔乡里不可自拔。

    秋蝉计划,名为计划,实际上就是认怂,意思就是先把自己埋起来,等来年春天到了再挖个洞钻出来。

    耿朝忠当然不可能这样做。

    先不说文物只找到一半,能不能在处座那里交差,就说北平这边,按王天木的意思,北平这一摊子是要交到自己手里的,自己也是名义上的驻北平特派员——现在成了光杆司令,难道还能指望着处座再派人来?

    不过,眼前的困难也很明显,就是北平这边自己没有资源。

    出狱之前,自己的家早就被抄过一遍,值钱的东西也没剩下多少,即使有,自己刚出来就大手大脚,那不是凭空惹人怀疑?

    所以自己这次来北平,几乎什么都没带,现在除了这身衣服和两块大洋,甚至连认识的人都没有几个,要在这种情况下开展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一边走一边思索,耿朝忠很快回到了那所废弃的旧宅,刚一进去,发现屋里变得焕然一新,耿老头趁着自己不在,竟然把屋子打扫了一遍,现在正忙着搬土坯安灶台,看样子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

    “大爷,您就别忙活了,这地方,我们呆不久!”耿朝忠看耿老头忙的满头大汗,赶紧拦住了他。

    “这地方挺好的,周围没啥人家,既清净又安全,先好好呆一阵子,以后再想办法。”耿老头瞠目道。

    “大爷,如果我们是平常人,住也就住了,也不怕别人来查看,有个流氓滋事也好打发,关键是,我们不是平常人,别人一查,两个外路人,一老一少,万一被日本人注意到了,跑都跑不了!”耿朝忠无奈道。

    “那怎么办?”耿老头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耿朝忠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破瓦缸前面,对着清水当镜子照。

    水中倒映出的,是一张年轻的脸庞,浓眉细目,金丝圆框眼镜,虽然有点彪悍之色,但只要稍微拉一拉嘴巴,整个人就马上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对啊,我在南京还做过教授呢!

    虽然入狱的时候辞去了职位,可这年轻学者的模样风范儿,可都一丝不缺,,只要胳膊里夹本书走在大街上,任谁都会竖着指头说一句

    青年才俊!

    再说了,王天木不是说过,要让郑季民安排自己去燕京大学吗?

    水中的年轻人突然笑了,他回过头,对耿老头说道“大爷,跟我来,我想到了一个好去处!”

    片刻后,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扶着一个容貌苍老,拄着拐杖的老人走在了大街上。

    “小方,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老头有点不自然的问道。

    虽然他年龄已经五十有九,不过他自幼习武,年轻时还走镖,身子可算得上极为强健,无论如何,也还远远不到拄拐走路的份上,耿朝忠把他打扮成八十多岁的样子,是想搞哪一出?

    “爷啊,以后别叫我小方,叫我小周,您老记清楚了,我叫周宣合,您叫周运兴,我是您孙子,您是我爷爷,我们是河北沧县人,以后见了谁都这么说,明白吗?”耿朝忠说道。

    “明白,”老头点了点头,还装腔作势的咳嗽了几声,“只是,这样占长官您的便宜,实在是有点”

    “无妨,您的年纪,我叫一声老爷子也不吃亏,再说了,工作是工作,着急了,什么都得叫。”耿朝忠一笑。

    其实,真要算起来,这耿老头算得上是自己爷爷的爷爷辈,自己叫他一声老爷子,还真不算吃亏,按道理该叫老祖宗才算。

    两人互相扶持,足足走了三四里路,终于来到了北京西郊海淀镇的燕园附近,也就是后世北京大学的校址。

    其实,燕大是燕大,北大是北大,燕大消失后,北大才搬迁到原燕大校址,成为了后世的北京大学。

    两人走到学校门口,耿朝忠看着这形似寺庙,上书燕京大学四字招牌的学校,不由得有点发愣,这排场,比起后世某些大学可实在是差的有点多,更兼破破烂烂,附近还有不少贩夫走卒挑担卖菜,不像是学校大门,倒像是一个菜市场一般。

    正发呆间,一个穿着旗袍的女生夹着一摞书走了过来,看耿朝忠打扮斯文,像是个读书人,再加上也颇有点风姿,于是开口问道“先生,请问您找谁?”

    “我找司徒雷登。”耿朝忠脱口而出。

    s:人生首盟,有点激动,打字的手都抖了起来,容我缓一下,明天再爆更庆祝。

    再s感谢古海月明朋友打赏盟主,好激动啊,以前一直以为微信阅读的读者都是佛系读者,没想到

    又s还有感谢死神,城北竹林,言西早,张汶等朋友,还有之前在老书打赏的诸位朋友,是你们给了我继续写的底气,感恩!

    。

    潜行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