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六章 推断
    <div>潜行1933第十六章 推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耿朝忠缓缓回过头,树叶沙沙作响,黑暗中,墨绿色的槐叶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人到中年,有流落异乡之苦,不过财运亨通,倒也无妨。”黑暗中,一个苍老沙哑声音继续传来。

    “是你!”耿朝忠又是一惊。

    他听出来了,这是甜水胡同门口与自己接头的那个算命老头,王天木口中的外围人员!

    “是我,你快回来,别过去冒险。”算命老头开口道。

    耿朝忠缓缓的移了回去,很明显,这个老头是友非敌,否则,刚才随便来一下,自己就已经尸横就地了。

    慢慢移动到声音来处,耿朝忠终于看清楚了,这老头穿着个段马褂,矮小的身子正窝在树干和枝杈的交界处,再加上枝深叶茂,大风吹的叶子沙沙作响,自己竟然没有发觉。

    “你怎么在这?对了,你是怎么上来的?”耿朝忠心中疑团重重,这老头能逃出生天也就算了,可这槐树不算矮,这么一个干瘪老头,是怎么上来的?

    “当然是爬上来的,”黑暗中,老头的眼睛犹如一窝深潭,“长官,你别回去了,里面现在全是日本人,他们一个都没跑出去。”

    “王站长呢,他回来了没有?”耿朝忠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他八点多钟就出去了,一直没回来,日本人也在找他。”老头又答道。

    看来,这算命老头知道的不少,那个时间段,正是王天木出去和耿朝忠汇合的时间。

    “那么,你是谁?”

    耿朝忠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问道。

    “长官是问我的名字?”老头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我叫耿运兴,您叫我耿老头就行了。”

    “”

    “怎么了?”老头有点好奇。

    “没什么。”耿朝忠有点不知所谓,在这个奇怪的夜,在这棵奇怪的树,遇到的这个奇怪的人,竟然也姓耿!

    “你是哪里人?”耿朝忠突然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河北皋城耿村人,怎么了?”老头同样莫名其妙。

    耿朝忠又吸了一口凉气,身子挪了挪,与老头挨的近了一点,仔细的打量着老头的脸庞。

    “怎么了?”

    老头嫌弃的往后缩了缩——这个家伙太奇怪了,这种情况下,不问日本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却净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王站长说你是热河的。”耿朝忠说道。

    “是热河的,不过是我儿子去的热河,我是跟过去的。”老头说道。

    耿朝忠再次沉默了,不过很快他就开了口“你不趁机逃命,躲在这里干什么?”

    “我怕有人回来不知道,被日本人逮着了。”耿老头说道。

    “能跑的都跑了,跑不了的也跑不掉,别等了,我们走吧!”耿朝忠身子动了动,看样子是准备下树了。

    “好,”耿老头犹豫着看了看四周,“王站长跑了?”

    “跑了。”耿朝忠轻巧的跳下树,伸出手想扶住耿老头,哪知道,那耿老头根本没接茬,只是轻轻一跃,就像一片落叶一样飘在了地上,竟然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老头,你是个高手啊!”

    耿朝忠感叹了一声,没再说话,快步向着胡同外走去,耿老头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因为他只是一个外围人员。

    “耿,,,前辈,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耿朝忠边走边问。

    “我就在胡同口的柴房里住着,人老了睡不牢,听到外面有响动就朝外瞅了瞅,一瞅可好,一大堆人围在了胡同外面,我刚想进去报信,还没等我动,那帮人就冲了进去,后来我就再也不敢动了。”耿老头回答。

    “你是怎么加入的复兴社?”耿朝忠又问。

    “我儿子是特务处的,不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死了,站里就把我接过来了,王站长看我能来几下,以前也跑过江湖,就让我在这里做个外线。”耿老头的语调有点沉闷。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走边聊,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刚才那座废弃的宅子里,耿朝忠拿了个破碗,跳到隔壁人家,不一会儿,就端着碗走了回来,递过去说道“耿前辈,喝口水吧!”

    “长官,多谢。”耿老头接过水,一饮而尽。

    在树上窝了几个钟头,这老头也是渴的狠了。

    “别叫我长官了,我也不是什么大官,你叫我小方,我叫你老耿,如何?”耿朝忠说道。

    “好,”老耿一口答应了下来,看样子倒挺洒脱,“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凑合一晚上,明天再想办法。”耿朝忠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

    “好。”老头已经六十出头,看样子一晚上也累的够呛,喝完水,就缩在墙根里一动不动了。

    “皋城耿村人,是那个朱洪武传下来的耿村?”黑暗中,传来了耿朝忠的声音。

    “对,我们祖上,是洪武爷手下大将耿再辰,方圆几十里,就是到了热河内蒙,也都有我们耿家的子弟。”老头回答的很是爽利,看样子年轻时候也是个干脆角色。

    “您是什么班辈?”耿朝忠又问道。

    “运旺玉和朝,我是运字辈,”耿老头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接着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你去过耿村?”

    “我有个老舅是耿村人,”耿朝忠随口敷衍了一句,“听说你们村里人人练武?”

    “也不是人人,不过多少都学过几手,主要还是形意八卦,学成了,就去看家护院考武举走镖,”老头嘴角露出几分苦笑,“要不是学过几手,我儿子也不会加了特务处,要不是加了特务处,我儿子也死不了。”

    耿朝忠叹了口气。

    乱世,就是如此,没本事的种地,有点能耐的看家护院,再厉害点的,那就使劲念书,那时候的出路不外乎是这几条。

    “我听王站长说你有个孙子”耿朝忠再次说道。

    “死了,被鬼子炸死了。”

    耿老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耿朝忠听得出来,那是一种深入到骨髓的恨意。

    耿朝忠不再说话,似乎在静静的想着往事。

    其实,耿朝忠的祖辈就是耿村人,他的父亲,就是‘运旺玉和朝’里的和字辈,而他的爷爷,是玉字辈

    这耿老头,按辈分是他的老祖宗啊!

    “儿子死了也就死了,我年轻时候也走镖,干这营生,还能有个好死?可是我孙子,他才五岁啊!胖乎乎,圆嫩嫩的,才五岁啊!我的亲亲宝贝儿啊!”

    墙角里,耿老头突然号啕大哭起来。

    。

    潜行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