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四章 潜行
    此时,甜水井胡同12号,复兴社特务处在北平的秘密据点里,早已是鲜血狼藉。

    七八个驻守在此地的复兴社特工被五花大绑的困在房檐下,还有数人浑身是血的躺在院子里,他们有的还能用无比愤怒却又绝望的眼神看着旁边看押着他们的日本特务,有的却早已是气若游丝的躺在血泊中,恐怕用不了多久,缺医少药的他们就会在痛苦中静静的死去......

    一名身穿中式长衫的中年人站在院子正屋的台阶上,手中拄着一把长刀,傲然看着眼前这些绝望的俘虏和死伤者,嘴角不由的浮上一丝微笑——长城阻挡不了帝国陆军的步伐,复兴社自然也阻挡不了特高课的精英,复兴社,这个特高课在北平,热河唯一的对手,终于拜倒在了自己的脚下!

    只是.......

    想到这里,中年人的视线转到了四合院的门口:

    “王天木呢?还没有消息?”

    “没有,不过刚才已经听到了枪响,应该快了。”守在门口的一名黑衣人用日语答道。

    就在这时,巷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一名头戴鸭舌帽的西装男人冲进了四合院,飞快的跑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报告武藤大佐,情况有变,敌人火力凶猛,王天木和另外一人冲出了包围圈,消失不见!”

    “八嘎!”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报信的男子瞬间倒飞出去,捂着脸躺在地上,畏怯的看着面前勃然大怒的中年人,却再也不敢有半句言辞——发生了如此大的疏漏,大佐暴怒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就在这时,正屋里突然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个特务飞快的跑到武藤面前,低声汇报道:“报告武藤大佐,搜遍全屋,没有找到文物!”

    “没有?”武藤的脸又是一僵。

    这次任务,首要目的是找到南京政府藏匿的几件重要文物,次要任务是剿灭复兴社在北平的分支机构,但现在看来,两件事情都竟然都未竟全功!

    文物没找到,王天木也跑了,那自己端掉特务处秘密据点的意义何在?

    武藤大佐脸色铁青的绕着四合院转了几圈,心中郁闷之气难以消解,一低头,又看到地上卧着的一名复兴社特务嘴角露出笑容,武藤的一股怒火再也压抑不住,刺啦一声,雪亮的长刀出鞘,紧接着,狠狠的刺入了地下那人的胸口。

    长刀刺下,却没有传来惨叫,地下那人圆睁双眼,咬紧牙关,死死的盯住了武藤,却不肯发出哪怕是一声低低的呻吟!

    “八嘎!”

    武藤猛然拔起长刀,完全不顾溅射在自己脸上和身上的鲜血,一刀,又是一刀,直到将地上的人刺成了一堆烂肉,这才喘着粗气站起身来。

    “通知我们控制的北平警署,全力查找王天木的下落,还有,”武藤的脸转向了角落里的阴影处,“金总管,其余的那几幅画,还安全吧?”

    角落里,一个矮瘦的人影抬起头来,赫然是故宫中负责看守宝物的金老太监!

    此时,他光滑干瘪的脸上满是得意的微笑,尖声道:

    “大佐放心,宝贝我已经托人运往了奉天,相信不用太久,皇上就可以收到本来就属于他的宝贝!只是,剩余的宝贝,还请武藤大佐多多费心了!”

    “不必客气,这些东西本来就该属于大同皇帝,现在也只是物归原主罢了,只要找到王天木,剩下的东西一定唾手可得!”

    武藤笑了一笑,对这个太监,他还是比较客气的,毕竟,去年伪满洲国刚刚成立,天皇陛下和土肥原阁下可是给了大同皇帝诸多保证,其中一条,就是尽量将故宫中几件最为珍贵的文物送还。

    “那就多谢武藤大佐了,先帝深谋远虑,逊位之前就提前让老奴留在宫中,为的就是今天!如果不能将宝物如数交给皇上,那老奴可真是无颜再见先帝与九泉之下!”金老太监脸上露出几分凄楚之色。

    “金总管放心,一定物归原主。”

    武藤随口保证了一声,马上走出了门外。

    这死老太监,还真以为自己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大同康德皇帝卖命?所有的宝贝,就是都交给那个傀儡又何妨?归根结底,还不都属于伟大的天皇陛下?

    ........

    “呼!”

    黑暗中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耿朝忠躺在一处废弃的民居里,透过片瓦不存的房梁,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此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钟,两个多小时的东躲西藏,终于让耿朝忠暂时确定了安全。

    去燕儿岛咖啡厅见田中秀树之前,耿朝忠把国宝分成了两份,一份为真品,一份为赝品,真品交给了王天木,由他负责带回南京,而赝品,则由自己暂时保管。

    只是,天木大哥逃出去了没有?还有,那些文物,是不是已经落入了敌手?

    耿朝忠的心有点惴惴,没人知道,王天木对自己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朋友,一个兄长那么简单。自己在东北的时候,曾经持枪杀死了当时奉天特高课课长早川仟吉,这件事,王天木是知道的。

    如果王天木被捕叛变——虽然耿朝忠很不愿意这样想,但一旦王天木真的叛变了,那自己在东北的一切都将暴露,而自己在日本特高课红叶的身份也必然会受到威胁,这,才是自己愿意冒着生死危险营救王天木的原因。

    至少,也是原因之一。

    希望王天木能够逃得出去——耿朝忠再次默默的祈祷一番,然后站了起来。

    他必须回甜水胡同一趟——作为一个见惯了阴谋和背叛的特情来说,自己必须对最坏的可能做最好的准备,这种准备包括,杀掉王天木.......

    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耿朝忠摸着身上仅剩的装备,一颗手雷。

    没错,只有一颗手雷——双枪早已扔掉,军刀也在搏斗中卷了刃,除了这颗手雷,自己现在是别无所长。

    跳出废弃的旧宅,耿朝忠快步消失在了夜色中.......

    半个小时后,耿朝忠终于出现在了甜水胡同外面,黑漆漆的胡同里面,除了偶尔几声老鸹的低鸣,就是甜水胡同12号里传来的那一声声若有若无的痛苦嘶吼声。

    耿朝忠明白了,甜水胡同已经陷落,日本人,已经将复兴社在北平的据点一网打尽!

    咬了咬牙,耿朝忠手脚并用的跃上了巷口的那株老槐树,来甜水胡同之前,他就已经关注到了这颗槐树,通过这棵槐树,他可以直接纵跃到巷口第一户人家的屋顶,顺着屋顶,沿着院墙,就能一路来到特务处据点所在的位置。

    选择了一个较为坚固的树杈,耿朝忠正要纵深一跃,旁边突然啊传来了一个声音:“等等!”

    耿朝忠一惊,差点从树杈上掉下去。

    身旁竟然有人!

    以自己的耳力,竟然没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