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三章 暗夜惊变

第十三章 暗夜惊变

    ps:上章被屏蔽,正在申请解封.....无力吐槽......无力......

    黑暗中,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这东交民巷地势繁华,虽然已经临近晚上9点钟,但依然有不少外国人和汽车驶过,两人在路边的一个电线杆子下面抽烟交谈,倒也不是太引人注目。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后,耿朝忠突然开口问道:“那个田中去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了,”王天木下意识的回答,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怎么还没人回来报信?”

    跟踪田中去的人是两个,一个持续监视,另一个会在确定对方的据点后回来报信,此时的北平城区并不大,这么长时间按道理也该有消息了——难道,这田中去的地方很远?

    “不对劲,”耿朝忠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们的目标是文物,聚合点一定离故宫不太远,不应该这么长时间还没音信。”

    “世维,你再找几个人去看看。”王天木朝旁边吩咐了一声,黑暗中,一个人答应了一声,迅速远去了。

    “刚才那个人是刺杀张敬尧的白世維,是我现在的副手,小伙子身手很不错。”王天木随口介绍了一声,哪知道他话音未落:

    “啊!”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王天木面色一变,冷声道:“是世维!”

    两个人快步冲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没走多远,一个黑影就踉踉跄跄的向着两人跑过来,嘶哑着声音大喊:

    “快跑,我们被包围了!”

    耿朝忠和王天木悚然一惊,不远处,影影憧憧数个人影已经包围了过来,对方知道行迹已露,也不再遮掩身份,昏黄的路灯下,六七个黑衣人纷纷掏出短枪,向着耿朝忠和王天木猛冲了过来。

    “跟我走!”

    虽然濒临险境,但耿朝忠的声音依然低沉而有力,他拿出手中的大红九,对着那几个人抬手就是一梭子,然后一个翻滚,,快步向南面的一条小巷子里冲了过去,而王天木也早已掏出手枪,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巷子快速跑去。

    砰!砰!砰!

    尖利而又低沉的枪声传来,王天木咬了咬牙,“是南部手枪!”

    南部手枪,是日本特务的制式手枪,声音不大,但却异常尖利,此时耿朝忠也早已经意识到,包围他们的,是日本人!

    两人冲进小巷,耿朝忠依托地形,守住了巷口,而王天木则背靠着耿朝忠,紧张的看着巷子的另一头——如果日本人是处心积虑,那么,一定早已在巷子那头布置了人马!

    果然,巷子那头也已经传来了频密的脚步声,王天木的心一凉,看来,这回要栽在这里了!

    “我他妈刚才就不该说丧气话!”王天木气的咬牙,刚才他跟耿朝忠说的话颇多颓丧,哪知道一语成谶,危机来的这么快!

    “跳墙走!”

    耿朝忠却来不及计较什么,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这当儿也来不及考虑这个,说话间,他已经矮下了身子,示意王天木跃上墙头。

    “你,”王天木刚开口,耿朝忠却抖手就是一下,将迎面冲来的一个日本人击倒,“大哥,快走,别回甜水胡同,直接出京!”

    王天木咬了咬牙,也不再啰嗦,一脚踏上耿朝忠的肩头,迅速越过了墙头,在翻过墙头的一瞬间,他不由得看了耿朝忠一眼,却发现小耿早已掏出双枪,冲出了巷口!

    “小耿!”

    王天木狠狠的咬了咬牙,决绝回头,不顾而去!

    “有人翻墙跑了!”

    不远处,已经有日本人发现了两人的动静,但此时的耿朝忠,早已把两把大红九装上了枪托——他选择大红九的惟一原因就是,这把枪在装上木制枪托后,可以当冲锋枪使!

    砰砰砰砰砰!

    黑色的风衣在夜色中张扬,火红的烈焰喷涌而出,仿佛一只巨大的蝙蝠在黑暗中睁开了通红的双眼,而这通红的目光扫过,对面的七人瞬间躺倒四人!

    呵呵,南部废铁!

    仅仅30米有效射程的南部手枪,怎么可能是大红九的对手,只要躲避过了流弹,50米内,自己占有绝对优势!

    耿朝忠的嘴里冷笑着,与对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三个仅剩的日本特务,手中的小手枪不断的盲目射击着,但显然,这几人被他悍不畏死的冲锋和无比强悍的火力吓到了!

    街斗,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打完子弹的一瞬间,两把手枪像锤头一样飞了出去,迅速砸在了剩下两人的头部,对面传来了几声闷哼,接着是几声空挂枪机的啪嗒声,显然,对面也没了子弹!

    耿朝忠的双肩火辣辣,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抑或是被流弹击中,但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像一头黑色的野兽一样,疯狂的冲进了东倒西歪的人群当中!

    啊!啊!啊!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传来,耿朝忠一手持短刀,另一手赤手空拳,刀光漫天,拳影挥舞,兔起鹘落之间,几个日本特务瞬间倒地!

    被他短刀刺中的,还能发出惨叫,但被他拳头击中的,却只能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

    血路中,耿朝忠沿着长街狂奔,而他的身后,是从小巷里冲出的剩下几名日本特务,但此时,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消失在街角深处!

    日本人绝对早有预谋!

    王天木领的人不多,但是也不少,三个负责跟踪,两个负责保护,但这几个人,却都没有发出任何示警,这表明,日本人在燕儿岛咖啡店外面,早已经布置了一个更大的包围圈!

    先前跟踪田中秀树而去的那两人,显然早已经遭了毒手,而白世維如果不是身手了得,恐怕也根本没机会跑回来报信!

    到底哪边出了问题?

    田中秀树,还是甜水胡同那边有内奸?

    田中秀树那看似憨厚黢黑的面孔浮现在耿朝忠的面前,甜水胡同里北平特务处的众多面孔也在眼前闪烁。

    到底是谁?

    耿朝忠穿梭在狭窄的京城胡同,漫无目的的奔走,他不能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现在追踪他的,恐怕不仅仅是日本人,说不定,东交民巷乃至整个北平的警察机构,也早已做了日本人的帮凶!

    否则,刚才那么剧烈的枪战,早就应该有巡警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