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章 慈孝宁安

第七章 慈孝宁安

    “不错,就像我拿到手的这个鼻烟壶,”王天木从炕上拿起刚才端在手里的鼻烟壶,递给了耿朝忠,“你看看,这东西是真是假。”

    耿朝忠接过鼻烟壶仔细端详,看这玩意儿晶莹剔透,做工精巧,但到底是真是假,那可真是一点都摸不着门道。

    看了老半天,耿朝忠终于把鼻烟壶递了回去,苦笑道:“天木大哥,小弟对此一窍不通,您这和问道于盲没什么区别。”

    “假的,”王天木哈哈一笑,也不难为耿朝忠,只是眼睛里却露出几分冷意,“这鼻烟壶,就是从前几批运往南京的货物中挑出来的,幸亏送之前找了个行家过了过眼,要不真送上去,那可就丢了大人了!“

    耿朝忠也是一笑,王天木从货物里挑出几件精品送人,认真讲也是贪墨,但王天木能把这件事说给自己听,足见信任,心下也不由得微微有点感动,开口道:

    “天木大哥,这次我能出来,大哥其中出力不少,小弟我实在是......”

    “自家兄弟,说什么见外话!”王天木手一挥,打断了耿朝忠的感激之语,“宫里那帮死太监,前朝皇帝还在的时候就开始偷东西出去倒卖,然后在外面做个假物件回去糊弄人,你以为和平门外的琉璃厂一条街是怎么来的?“

    琉璃厂一条街,就是在后世也很有名,最早,却是清宫太监贩卖故宫文物的所在,那里不少的掌柜,其实都是宫里的大太监!

    这么多年过去,谁知道宫里的东西还剩下多少是真的!

    “再说了,”王天木的声音突然放低,“处座是个讲究人,假东西,估计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耿朝忠也是一笑,很显然,这件鼻烟壶,王天木原本是打算送给处座的。

    处座极为迷信,对民俗风水文物都有研究,他认为自己命中缺水,所以改的名字里也带了个水字。而他重用王天木,也不单单是因为王天木跟他相识于微末,更是因为五行生克里面有一条木生水,王天木这名字,也就意味着能补水,对他可是大吉大利。

    耿朝忠甚至一度怀疑,处座重用沈醉,也是因为沈醉的名字跟水有关,还有处座的另一个属下萧洒,名字里也有水,所以耿朝忠最近也在考虑,要不要把名字改成方水。

    正低头瞎寻思,肩膀上被王天木重重的拍了几下,接着王天木的声音传来:“好了,别瞎寻思了,先吃点饭,一会儿我领你过去。”

    .......

    王天木换了一件马褂,头上顶个瓜皮帽遮住了光头,两人结伴而行,没多久就来到了故宫门前,看着这堂皇巍峨气象万千,却又杂草丛生难掩破败的旧皇宫,耿朝忠一时也不由得有点唏嘘。

    “别看了,亡国旧宫,晦气!”王天木点了耿朝忠一句,拉着他往里走。

    从和平门走进去,里面有一排仅仅一人高的小屋子,这就是阉人们的居所了——虽然前朝某些大太监权倾朝野,但实际上限于祖制,他们的居住条件十分之差,不过有钱的太监早就在和平门外置办了宅子,甚至还娶妻生子,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

    王天木领着耿朝忠走进去,来到最东头的一间小屋子前面,敲了敲窗棂格,朝里面喊道:“金老头,出来说话!”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脑后还残留着一根小辫子,脑门光亮的老头跑了出来,睁开老眼昏花的眼睛看了王天木一眼,脸上顿时露出几分畏惧之色,作了一个揖,恭恭敬敬的说道:

    “王统领,您来啦?”

    声音尖利,显然是个阉人。

    耿朝忠听了他的话,却不由得一乐,转头看了王天木一眼,王天木也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说道:“这帮人还活在过去的世界,不过官名也不算错,我多少也算个大统领吧?”

    说完,还不自信的摸了摸光头,不过却只摸到了脑袋上的瓜皮帽。

    闲谈几句,问了问宫里最近的情况,王天木又开口问道:

    “金老头,那间屋子,没人进去过吧?”

    “回禀大统领,绝对没有,那帮小东西谁敢过去,老奴一定打断他们的狗腿!”那金老头腰板突然一挺,居然颇有几分威风。

    “好,带我过去。“王天木下令。

    那金老头应了一声,转过身就往里走,没想到这家伙看着七老八十,脚下步子确是飞快,耿朝忠迈开大步,竟然也只是勉强跟上,不由得又是惊奇又是好笑,笑道:“这老头跑的倒快!”

    “那是,手脚不麻利,怎么服侍皇上?你没听说过吗?这太监除了没有屌,跑的比记者都快!”王天木笑道。

    耿朝忠也是哈哈大笑,此时北平城里报社众多,很多小报记者平日里走街串巷,当地人都把记者叫“快腿子”。

    转念一想,这太监可能练过啥武功宝典,跑这么快倒也不稀奇。

    耿朝忠满脑子恶趣味,脚下却丝毫不停,没多久,三个人就来到了一座偏殿旁边,偏殿的大门上,还上着一把大铜锁,王天木走上前去,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殿门。

    门被推开,一股子陈谷子烂木头的味道飘出来,只见里面灰尘满地,蛛网密布,显然已经荒废良久,殿里正中央有一个大牌匾,上面写着“慈寿宁安”四个大字。

    “这是哪里?”耿朝忠问道。

    “这是慈安太皇太后的做妃子时候的旧宫,也没住多久,和同治爷大婚后,很快就搬到了里面的慈安宫去了。”那金太监答道。

    耿朝忠看了王天木一眼,意思很明白,东西放在哪里——他可没兴趣听这老太监讲清宫掌故,拿了东西赶紧走人是正经。

    “就在那里。”王天木指了指牌匾后面。

    耿朝忠抬起头,看着“慈寿宁安”的大匾,微微有点愣神。

    没想到,这几件宝贝和历代皇帝的传位诏书一样,居然都放在牌匾后面!

    想想也正常,放下面,只要仔细找,总能找的着,但放上面想要拿到,那怎么也得搬个梯子过来,这皇宫里动静一大可瞒不了人,这倒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天木大哥,你看过吗?”耿朝忠看了牌匾一会儿,回头问王天木。

    “没有,我不看,我也不想看。”王天木摇头。

    耿朝忠明白了,不看就没责任,东西都没见过,真的假的都和他无关,但如果看了,万一是个假的,那就有了嫌疑!

    但自己是运宝的,岂能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