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猛卒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兵变前夕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兵变前夕

    天子李适的旨意还没有颁布,元家便迅速得到了消息,家主元玄虎立刻召集元氏家族的重要人物商议应对之策。

    参加商议的家族代表共有七人,加上元玄虎一共有八人。

    “各位,长安近期很可能会发生动荡,之前我已经安排各位把财富逐渐转移到河东。我现在想知道,大家目前还有没有什么困难?”

    一名六十余岁的老者举手道:“我儿元友直现任户部员外郎,不光是他,在朝廷各部寺为官的元家子弟有十余人,军队二十余人,还有不少在皇宫当侍卫,他们怎么办?”

    元玄虎缓缓道:“他们风险不会太大,实际上所有元家子弟的风险都不大,我们元家不会那么早冒头,说不定还会用迂回折中的策略,关键是财物和粮食,必须要尽量运走。”

    另一名老者道:“自从上次家主提出要求后,家族库存的钱财差不多都运去了太原,但我们还有不少商业,尤其是几大柜坊,储存的金钱高达百万贯,我最担心它们的安全怎么保证?”

    这确实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商业财富一时间不太好转移,像柜坊的钱财,大部分都是替客人存放,一旦发生兵乱,士兵们可不管是谁的钱,都会抢光。

    元玄虎沉吟半晌道:“把它们运到城外庄园去,实在拿不走,则放在地下石库内,严加看管。”

    有些秘密元玄虎还不能对族人说,就怕有人会偷偷告密。

    “家主,那我们什么时候撤离?”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家主,这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

    元玄虎缓缓道:“我刚才说的,把贵重财富运走,然后就撤离,明天晚上会有一支船队离开长安前往蒲津关,一共三十余艘船,都是千石货船,我分给每房四艘船,大家把贵重财物都装箱收拾起来搬上船,明天跟随船只出城,记住了,只带贴身仆从,一般的下人就不要带了,另外再提醒大家,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决不能传出去,各位听见没有?”

    众人齐声答应,各自回去准备了,元玄虎回到后宅,长子元晋道:“父亲,朱泚此人可用之,但不能信之,我觉得他还有事情没有对我们说实话。”

    “我知道此人是狼子野心,我们只要不对他寄予太高的希望,就不会有问题,其实我更担心的是李曼,这个女人可不简单,手下能人异士众多,我怀疑她和朱泚早就有勾结了。”

    “父亲怎么发现?”

    元玄虎冷笑一声道:“就是刺杀张镒之事,我那天晚上给她说了,结果次日中午张镒就被身边侍女毒杀,从时间上算,根本就不可能,只能说明她早就布置好了,除了朱泚,还有谁会给她安排。”

    “父亲说得对,她的根在长安,肯定会和朱泚合作。”

    停一下,元晋又道:“孩儿要不要出城和朱泚说一下。”

    “去肯定要去的,另外,你告诉李曼,郭宋那边直接刺杀,这件事由她安排。”

    元晋一怔,“难道不需要让郭宋身败名裂了吗?”

    元玄虎笑道:“我策划让逼郭宋造反,其实只是为了让天子关注河西而已,刘文喜造反后,天子对泾源军关注太多,这个时候郭宋有造反嫌疑,天子就会减少对泾源的关注,从而出现灯下黑效应,事实上,郭宋只要死了就行了,用什么方式死并不重要。”

    “就怕李曼会怪父亲欺骗她。”

    “我并没有欺骗她,在杀郭宋这件事上,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我答应了她,最后把郭宋交给她来处死,现在她就可以随意行动了。”

    停一下,元玄虎又道:“我还是要和她好好谈一谈,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姓元,最后一步,我希望她能走对!”

    “孩儿明白了,孩儿现在就去见朱泚。”

    “去吧!你要提醒他,我拨给他的钱已经达五十万贯,我不寻求他回报,但他至少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

    元晋匆匆去了,元玄虎走到门口,望着天空翻滚的黑云,低声自言自语道:“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

    垂钓庄园内,朱泚正全神贯注坐在木台上钓鱼,在他身边坐着另一个钓鱼者,此人年约五十岁,长得身材清瘦,皮肤白皙,他叫做源休,原本是光禄寺卿,张光晟杀了回纥使臣后,朝廷派他出使回纥,希望他能修复唐回之间的关系。

    但源休出使失败,险些被回纥所杀,一直被回纥扣留,辗转近一年多才回到长安,长安已经没有他的官位,加上他出使失败,宰相杨炎对他十分不满,便打发他回家赋闲。

    他对朝廷心怀怨恨,常在各个场合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朱泚便有意和他结交,两人关系逐渐莫逆,源休也成了朱泚的首席幕僚,替他出谋划策。

    “朱公首先要绝天下人之口,要让天下人觉得,朱公是为了平定叛乱才出山,不可让人感觉此事是朱公一手策划。”

    “那该怎么做?”

    “很简单,朱公拒绝两次就行了,第三次才勉强答应,答应出来主持大局的条件,就是士兵不得再抢掠京城,必须要让百官和京城百姓对朱公感恩戴德。”

    “然后呢?”

    朱泚微微笑问道:“听说朝廷已经半年没给官员发薪了?”

    “之前发了两个月,还欠四个月,不少官员过得很惨,被房东扫地出门,搬到城外去住了,朱公笼络他们应该是最有效果。”

    朱泚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就是你们酸儒的事情多,我一向把钱看得很淡,如果花钱就能收买他们,我一定毫不吝啬。”

    这时,管家上前禀报:“太尉,元晋和李曼来了。”

    朱泚一怔,连忙问道:“他们是一起来的吗?”

    “应该不是,只是正好遇到了。”

    朱泚想了想,对源休道:“源公替我接待一下李曼,我去把元晋打发走。”

    源休连忙劝道:“朱公还是不要小看关陇贵族。”

    朱泚冷冷道:“我并没有小看关陇贵族,但元家确实不重要,不过看在以前合作的份上,我暂时不会为难他们。”

    源休又提醒道:“还有白志贞,他执掌两万神策军,全靠元家去争取他,现在还不能和元家翻脸。”

    朱泚点点头,“你倒提醒我了,元家确实还有作用。”

    朱泚和元晋没有什么好说的,元晋来的目的也是要朱泚再次明确之前的承诺,把元晋打发走后,朱泚匆匆来见李曼。

    李曼早就和朱泚勾结在一起,但这种勾结不是指男女之间的关系,而是两个野心勃勃者的惺惺相惜,李曼是女人,天生弱势,天子李适虽然器重她,但不会给她公开官职,甚至承诺的爵位也迟迟不兑现,这让李曼十分失落。

    而朱泚却承诺封她为国公、太傅、大内总管,尽管朱泚距离他的野心还很遥远,但他的诚意却让李曼感动,李曼和他也越走越近,完全绕过了元家。

    “让李阁主久等了!”朱泚笑眯眯走了进来。

    李曼负手站在窗前,腰间佩戴着湛卢宝剑,她看了朱泚一眼,淡淡道:“天子的旨意使君应该知道了吧!”

    “我当然知道,时机要成熟了。”

    “那么按照计划,由我的手下开启春明门,别的还需要我做什么?”

    朱泚点点头,“还有两件最重要的事情交给阁主!”

    朱泚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李曼,李曼看了纸条一眼,着实有点不满道:“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

    朱泚冷冷道:“要想做大事,就必须要有非常手段,我虽然不想当董卓,但我要做曹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