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新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 三十九回 黛玉弹奏江湖曲 藕官惊梦潇湘馆
    送走那尤二姐之后,王熙凤自然就病好了,开始忙上忙下打理整个荣国府的事务。好不容易忙过了年,林之孝开了一个人名单子来,共有八个二十五岁的单身小厮应该娶妻成房,想要里面有该放的丫头们好求指配。凤姐看了,先来问贾母和王夫人。大家商议,虽有几个应该发配的,但是各人皆有推辞的理由:第一个鸳鸯发誓不去。自被那贾敕逼娶不成又怀疑她癞蛤蟆想跟贾宝玉之后,一直不和宝玉说话,也不盛妆浓饰。众人见她志坚,也不好勉强。第二个琥珀,刚好又有病,这次不能了。彩云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说因此得了病,而且这病还治不好。只有凤姐儿和李纨房中粗使的大丫鬟出去了,其余年纪未足。剩下的就让那些小厮们外头自娶去了。

    话说宝玉清晨方醒,只听外间房内咭咭呱呱笑声不断。袭人便笑着对他说:“你快出去解救,晴雯和麝月两个人按住玻璃在那里膈肢呢。”

    宝玉听了,忙披上灰鼠袄子出来一瞧,只见她三人被褥尚未叠起,大衣也未穿。那晴雯只穿葱绿院绸小袄,红小衣红睡鞋,披着头发,骑在芳官身上。麝月是红绫抹胸,披着一身旧衣,在那里抓芳官的肋脑她的痒。芳官仰在炕上,穿着撒花紧身儿,红裤绿袜,两脚乱蹬,笑的喘不过气来。原来这芳官因为在戏班子里面学了点戏曲,又生的几分姿色,兼又有一副好歌喉,时常能够得那宝玉的夸赞,宝玉对她也要比别的丫鬟要好些,时常也经常和她玩。这让晴雯和麝月两个暗中不爽,又不好表现,便时不时想办法弄芳官一下。

    宝玉忙上前笑说:“两个大的欺负一个小的,等我来帮忙。”说着,也上床来膈肢晴雯。

    晴雯触痒,笑的忙丢下芳官,和宝玉对抓。芳官趁势又将晴雯按倒,向她肋下抓动。

    袭人笑说:“仔细冻着了。”看她四人裹在一处倒好笑。

    正闹着,人回:“舅太太来了,请宝二爷出去请安。”宝玉请安,刚好又碰到家政寄了书信回来,宝玉便将书信开念给贾母听,上面不过是请安的话,说六月中准进京之类的话。众人听说家政六七月回京,都很高兴。

    近日王子腾之女许给保宁侯之子为妻,这王子腾的夫人又来接凤姐儿,一并请众甥男甥女闲乐一日。贾母和王夫人命宝玉、探春、林黛玉、宝钗四人同凤姐去。众人不敢违拗,只得回房去另妆饰了起来。这是林黛玉重生之后第一次出去做客。王子腾原来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裔,虽然现在已经做到了九省都检点,但是其中的府邸还是原来的伯爵府,只是经过后面的多次修缮。整个伯父显得金碧辉煌,假山池沼,绿树成荫。里面九进院落,层层叠叠,雕栏画栋,巧夺天工,期间又有各种金玉、红木、沉香、琥珀、珊瑚等名贵摆件,更显得底蕴不凡。婚庆之事自然更是热闹非凡,各种王孙公子、官宦人家都来庆贺,人来客往,络绎不绝。林黛玉更是趁机见识了很多命妇、小姐,其中北静王妃拉着林黛玉聊了好长一段时间,大体初次见面该聊的无非就是什么时候出生,年岁几何,念什么书之类的。林黛玉觉得,就差不好意思问自己有没有婚配了。林黛玉现在也正想着怎么样多找几个靠谱一点的靠山呢,自然也就有问必答。那北静王妃见林黛玉彬彬有礼,又不失落落大方,对答之间显得真诚,又不过度热情,东拉西扯之前又感到林黛玉学识渊博却又谦虚谨慎,心里对她赞不绝口,竟有一种要引为知己的冲动,当场就邀约林黛玉到北静王府叙谈。当果然,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林黛玉也只是答应下来,先给自己埋一条路先。

    五人到了掌灯时刻才回到。宝玉进入怡红院,歇了半刻,袭人便乘机劝她收一收心,闲时把书理一理预备着到时候贾政回来抽查功课。宝玉屈指算一算说:“还早呢。”

    袭人道:“书是第一件,字是第二件。到那时你纵有了书,你的字写的在哪里呢?”

    宝玉笑道:“我时常也有写的,难道都没收着?”

    袭人道:“哪里没收着,你昨天不在家,我就拿出数了一数,才有五六十篇。这三四年的工夫,难道只有这几张字不成?依我说,从明日起,你把别的心全收了起来,天天快临写几张字补上。虽不能按日都有,也要大概看得过去。”

    宝玉听了,忙的自己又亲检了一遍,只见稀稀拉拉的几张,实在搪塞不去,便说:“明日为始,一天写一百字才好。”说话时大家安下。次日起来梳洗了,便在窗下研墨,恭楷临帖。

    贾母听了,便十分欢喜,吩咐他:“以后只管写字念书,不用出来请安也使得,你去回你娘知道,就说是我说的。”

    宝玉听说,便往王夫人房中来说明。王夫人早就知道是搪塞贾政的,便说:“临阵磨枪,也不中用。有这会子着急,不要又急出病来才好。”宝玉回说不妨事。

    这里贾母一听说,觉得有道理,也叫他不要急出病来。探春、宝钗等都笑说:“老太太不用急。书虽替她不得,字却替得的。我们每人每日临一篇给她,搪塞过这一步就完了。一则老爷到家不生气,二则他也急不出病来。”贾母听说,很高兴说好。林黛玉刚好前段时间自己练字顺便教紫鹃、雪雁他们识字,所以写了一大堆字,就全部送给宝玉这二货了,拆开看时,确实是一色老油竹纸上临的钟王蝇头小楷,喜的宝玉和紫鹃作了一个揖,又亲自来道谢。

    过完年又开了春,太妃的国丧期间已过,可以开始歌舞宴饮了。那藕官便拿出她的一把古筝来。原来藕官在唱戏之余,便是戏班之中弹奏配乐的。林黛玉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得了资助,也参加过民族音乐的培训班,学得便也是古筝。从“高山流水”到“笑傲江湖”,林黛玉都练过,大学的时候选修课,修的也是民族乐器,所以对古筝非常熟悉。乍一看见古筝这个月起,便想起自己曾经无忧无虑有激情飞扬的大学生活,忍不住有些手痒,跟藕官要了那古筝,便弹奏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在公司做高管的时候没有弹奏,所以有点手生,慢慢开始适应之后,便逐渐进入了状态。这林黛玉虽然是个女的,却有一点巾帼英雄的味道,喜欢看金庸武侠,因此对“沧海一声笑”这首金庸武侠的曲子也是非常喜爱,练得最多,并且这个曲子也是最简单容易记,这一会便把这一首弹奏出来,心中默默唱起来: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清风笑竟若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林黛玉最近修炼的无相功,最容易让人凝神静气,过不了一阵子,林黛玉便随着曲子,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地。突然间感觉自己身边全部安静下来,一片空明,自己手里的古筝不再是乐器,仿佛变成了神奇的画笔,不,是全息的投影仪,投影出来一片辽阔的大海,海水不断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又有海风吹来,神清气爽,海上孤帆点点,岸上渔民欢歌笑语,更有海边的小木屋冒出淡淡青烟,直上云天......

    等林黛玉一曲终了,按住琴弦,那画面渐渐消失,林黛玉也逐渐回过神来。然后她就发现了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严格来说,看到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先是书房里面伺候的紫鹃、雪雁和藕官,三个人都定定的站立不动,仿佛已经灵魂出了窍一样,紫鹃的书掉到了地上,雪雁端着一壶茶呆若木鸡,藕官双手平举,像是正在弹这古筝。原来这林黛玉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之后,不知不觉就运起了那无相功来。这无相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功法,或者说是辅助功法,能够模拟和增强各种动作、功法的效果。当然,模仿武功也是可以的,但是本身并不局限在武功上面,模仿舞蹈、各种魔术杂技动作都是可以的,而且还会自动微调,把这个模仿的动作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只是林黛玉这一项修炼以来,也从来没有试过用这个无相功干别的事情,除了打通穴位之外。今天机缘巧合,便用了出来。本来佛家讲究的就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无相便是有相,有相也是无相,无色无相,幻化万象。这无相功练习到更高一点的境界,就看破一切幻想,也可以自由控制幻想,不过林黛玉的境界毕竟浅薄,只能够通过古筝的曲子,且机缘巧合之下引动了出来。当然,她身边的那些人原本就是普通不过的人,比那武林到手自然更加没有什么抵抗力,一下子便被拉入到幻想里面去了。

    林黛玉看她们几个像失了魂一样,便心下有点明白,恐怕是自己不小心运了功导致的,虽然怎么样会这样她还没有弄明白,但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调整一下状态,运起无相功来,对着那古筝弦用力一划,哗啦一声过去,紫鹃等人所处的环境便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中间被一刀划开,露出后面的东西来。当然,后面的东西就是潇湘馆了。

    紫鹃、雪雁和藕官回过神来之后,看着黛玉就如同看着神一样!对林黛玉的琴技赞不绝口。她们说,看书里面说以前有个叫做伯牙的人,弹琴的时候能够让人看见巍巍高山和宽阔的大江,又听说有人弹琴的时候声音会环绕在房屋的梁柱之上三个月没有停止,还有听说甚至弹琴的声音引来了凤凰,好吧,那个真是夸张了。不过她们发誓,她们真的看到了一片大海,还看到了船,有渔民出海捕鱼......,和林黛玉自己看到的情景也都差不多。

    林黛玉想不到自己运功弹奏竟然会有如此效果,甚至都怀疑自己还在梦中。然后又想着,看外面的丫鬟婆子会不会有事。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发现院子里面的丫鬟婆子居然一如往常,问她们可听见有弹琴的声音,他们都说听见了。问是否好听,都说好听,还有几个丫鬟拍马屁说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琴声,感觉听了之后人都得更加精神了。但是问她们有没有感觉自己到了海边?她们都说没有感觉到,当然也有说感觉到好想自己听到风的声音的,但是和他们几人说感觉的东西完全不同。林黛玉心下明白,这恐怕是自己功力不足的原因,所以只有距离比较近的人看到了幻想,其他人只是听到了琴声,并不会产生幻想。真是谢天谢地,不然就说不清楚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林黛玉控制自己不运功的状态下,再次弹奏了一次,问丫鬟婆子们是不是听到一样的声音。丫鬟婆子们都说,就是这个曲调,不过好像感觉不如刚才那次那么好听了。藕官几个才终于完整地听了一次这一首笑傲江湖曲!大家都觉得这个曲子美妙动听,难以用笔墨形容。藕官本来就是爱好音乐之人,更是当场跪下,千万恳求林黛玉教她。林黛玉想着,自己以后恐怕还要用到这一项技能,便同意教她这一首,只是严令几人不可对外传扬说是自己所教,只说是一首无名古曲。紫鹃和雪雁深知林黛玉的想法,藕官自然也不敢多说半个字。从此之后,潇湘馆便琴声悠悠,丫鬟婆子们有时候心烦意乱,但是听了之后也觉得心旷神怡。神清气爽的。当然,对外只说是藕官练琴,当然林黛玉教琴的时候紫鹃和雪雁也在的,只是吩咐外面的丫鬟婆子看住院门,当她运功练琴的时候,便会这几个人全部赶到外面来,偶尔让藕官站近一点。经过反复确认之后,林黛玉得出一个结论,当林黛玉运功激发幻境的时候,在两米范围内的人会陷入幻境不能自拔。在两米到五米范围内可以明显感觉到部分幻境,例如看到海的感觉,感觉到风......,在二十米范围内的人会有情绪变化,如感觉到自己变得精神,感觉到放松等。在外面就是听见声音,会觉得曲子动听美妙,却不会有情绪变化。

    林黛玉这一次对无相功的神奇有了初步的认识之后,便如同得了新玩具的小孩一样欣喜若狂!几天之内不断尝试,反复练习,逐渐发现除了“沧海一声笑”这一首曲子,其他一些曲子也能够弹奏出幻境的效果来,例如“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等,但是以目前林黛玉的功力,还不能够做到首发随心的效果,所幻化的景象跟音乐的主题必须比较贴合才行。例如她在弹奏春江花月夜的时候只能够幻化出江河、游船来,最多可以幻化出白天的江河,但是确实不能幻化出高山和大海,另外也能够幻化出一些人和老虎、奔马、大象之类的动物,不过都是在比较远的距离,一旦靠近,幻想会消失,更加不具备攻击能力,这一点有些遗憾。不过林黛玉非常相信,随着自己修炼功力与日俱增,总有一日自己能够做到收发随心的境界,可以做到像《功夫》电影里面的那两个高手一样,幻化出具有攻击能力的的战士,把琴技修炼成一种武技,也算是让自己有一个防身技能。虽然林黛玉构建幻境的能力还有待提升,但是解除幻境的能力确实非常娴熟了。因为每次她把藕官拉入幻境,都要把她解出来,当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古筝上面一划,据说这个也是一个曲子,叫做“惊梦”。

    藕官本来是一个秀才的女儿,家道中落后父母又得了病去世,她就被叔叔卖到戏班子唱戏,也算是无依无靠。林黛玉见她身世和自己差不多,重要的是她也有悟性,又聪明又勤奋,便愿意多教她一点东西,也是希望以后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能够有一个生存的技能。在林黛玉的教导和幻境的双重作用下,藕官最近一个月琴技突飞猛进。特别是林黛玉花了六千多两银子买了一架梧桐木做的古筝后,两人经常对练,让她受益匪浅,现在她的琴技也算是可以登堂入室了,偶尔还能够引动情绪变化,一天她弹奏的时候,紫鹃发现书房外面竟然飞来了几只画眉鸟在那里吱吱叫,赶都赶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