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王者荣耀之蝶梦 > 第两百六十五 大雪落龙城
    王者荣耀之蝶梦第一卷第270章第两百六十五大雪落龙城“好了,就快要到长城了,你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我还有事情必须要去处理就先走了。”赵云看着缓慢靠近的大地,表情变得严肃。

    “知道了…”刘禅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声,又趴在了舷窗处的台沿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舷窗外的景色。

    赵云回过身去,正准备离开,鉴于刘禅一直以来的遗留的历史问题他还是又补充了一句,“千万别乱跑,不然的话你以后就哪里都去不了了。”

    “知道了,知道了。”继续应和着,刘禅浑然不将赵云的警告放在心上。

    “哼哼,话说回来要不将长城的鲁门与墨家的机关造物研究个透彻,傻子才走!”刘禅轻声的嘀咕着。

    同时他的表情又变得苦了起来,研究都是要钱的,何况是有损耗的研究?弄坏了机关造物,或者把机关造物给拆开了又装不回去,都是要给钱的。虽然他刘禅号称蜀都小霸王,却还没有到那种什么都不给钱的究极霸王的境界,因此他在想到长城拥有的各种机关造物的时候一起想到的是他即将迅速干瘪的小钱包,那转瞬会没的私房钱。

    这一次他出门是把私房钱也一起带上了的,这是因为知道要来的是长城,不然天下之大哪里不可去?去的话又何必带上自己的全部身家?

    闻言,赵云便放下了心来,刘禅虽然时常旷课,离家出走,但他对于机关造物的痴迷那是有目共睹的。基本上在蜀都的时候,只要城里面鲁门与墨家的分店有新的机关造物上架,第一个赶到的必然是刘禅,所以只要诸葛亮上的课是有关于机关造物的课程,那刘禅也会一次不落的去认真听讲。

    也幸好来的是长城,换成另外的任何一个地方,只怕他现在得用绳子将刘禅捆在身边才行。

    确保刘禅不会再找机会离开之后,赵云这才向着连接下层的通道走去。

    原本从蜀都到达长城按普通行军的话,起码需要一个半月的急行军才可以抵达,但现在有了飞空艇之后,漫长的时间便被缩小到了七天天,只需要七天天,就可以跨越小半个大陆。

    现在长城已经到了,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整合大雪龙骑,随时准备迎接战斗。虽然初到长城应该不会立刻发生战斗,但谁知道是不是需要立刻战斗?

    因为不知道,所以需要准备到最好,到万无一失的地步。

    战斗并非只是与敌人的战斗,还有与自己,与环境,与时间等等的战斗。只有在一系列的对抗中取得胜利,或者是积累优势,才真正可以在战斗中生存下来,并赢得战斗。有时间,能准备,就必须准备到最好,否则都是对于自己,对于部下的不负责任。

    “将军。”

    赵云走过过道的时候两名等候着的大雪龙骑的亲卫自然而然的跟随上了赵云,在赵云与刘禅交谈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守在远处静静地等候着,直到赵云到来这才从雕塑的状态里面苏醒过来。两名亲卫跟在赵云的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一段距离,随着赵云行走,前进。两个人的步伐几乎一模一样,跨越的距离,频率,都像是同一个人两条腿在交替行走一样。

    经过严苛训练,以及大小各种战斗磨炼后的大雪龙骑拥有的默契便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归属于同一个骑兵小队的骑兵们心意相通,可以透过其他人的眼神领悟到没有说出的话来。这种默契,除了人与人之外,还在人与马的身上出现。

    作为蜀国两大骑兵,也是唯二的两大骑兵之一的大雪龙骑,能够在以步兵,山地战为主的蜀国中脱颖而出,到达闻名大陆,与魏国虎豹双骑相互抗衡的地步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统帅赵云,而是每名大雪龙骑的骑兵都是那种精锐的骑兵。

    用赵云的话来说,这份荣耀归属于每一名大雪龙骑的骑兵,而非个人。

    “报告情况。”赵云出声道,在他的身后已经多出了十名亲卫。

    “战马情况良好,无任何不良情况发生,只不过这三日里面没有充分的活动,因此到了长城后必须先找一片开阔的场地让战马好好活动活动。”一名亲卫在行走之间回答道。

    在这名亲卫话音落下后,立刻有亲卫紧接着开口道:“骑兵状态保持良好,日常按三班值守,保持充分的休息时间。”

    “好。”赵云微微点头,亲卫反应回来的情况符合他的心理预期。

    一场战争里面,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因素有许多,但对于他而言,在他的战争里面,属于大雪龙骑的战争之中,关键因素只有两点,一个是人,另一个是马。

    他开口命令道:“传令下去,整队,令各自小队检查装备武器,正在休息的士兵也将其唤醒,准备进驻长城。”

    “是。”

    赵云的身后八名亲卫齐声应和,当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们已经向着自己目的地快步跑去,只剩下最后的两名亲卫依旧跟随着赵云。

    二十分钟后,长城内围的一块空地上,一艘庞大的飞空艇缓缓的降落,随着舱门的大开,一名又一名身穿白色甲胄,牵着白色战马的大雪龙骑骑兵踏上了长城的土地。一眼望过去,没有任何的杂色出现,全是雪白。

    大雪龙骑,大雪两个字,来自于他们的装束与战马,洁白似雪,策马奔驰起来如冬日里面席卷的大雪,顷刻间可以将面前的阻碍全部葬于茫茫的雪白之中。

    这样的装束原本是军中大忌,任何的一名士兵,一名武将,都不能够成为战场上最显眼的存在,因为死得快。何况白色更是不祥的颜色,夹杂着死亡的严酷冰冷。

    可大雪龙骑不同,他们的白,虽然是战场上最显眼的色彩,但也是敌人的梦魇。这与他们的主将赵云一般,在长坂坡之时,是十数万大军中的那一个异数,刺眼得让人无法抹除的极致。

    何况他们不是一个人,几十个人,几百个人,是一个整体,两千五百人的整体。

    当一场雪足够大的时候,便不会任由哪个人在里面自由的穿行。

    当一颗不断滚大的雪球滚落的时候,不管是谁挡在前面,都会被埋葬其中。

    现在这场大雪,以缓慢的速度落在长城中,这在边塞诗人的诗词中常常出现的四战之地,也是许多人志向的落处一龙城。